0

    咽下嘴里的咸茶,皇甫耀阳侧眸看向冷小野,后者正扬唇看过来,欢快地向他挑眉毛。

    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活该

    “皇甫先生,茶水味道怎么样”许夏在一旁笑着问道。

    皇甫耀阳轻咳一声,“很特别。”

    许夏只当他是喜欢,立刻热情地向他介绍,“当初我去南方演出的时候,一位炒茶的老师傅告诉我,这种茶要连喝三大口,才会有唇齿留香的感觉,您试试。”

    不愧是她的亲妈,果然给力。

    哈

    冷小野在心中大笑,一对眼睛就似笑非笑地看着皇甫耀阳。

    “皇甫先生,要大口大口地喝哟”

    臭小子,看你怎么破

    端起杯子,侧目看一眼冷小野,皇甫耀阳将杯子送到嘴边,大大地喝了一口,然后咽下。

    冷小野惊讶地睁大眼睛,他他怎么真喝呀

    皇甫耀阳看她一眼,又喝了一口。

    然后,又是一大口。

    杯子里的茶水,渐渐地浅了下去。

    冷小野看着他吞咽的动作,自己的喉咙都不舒服起来。

    许夏当然不知道,自家女儿在茶里加了料,只是向皇甫耀阳笑着开口,“皇甫先生看样子不是中国人,是来北京做生意的吗”

    皇甫耀阳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茶水也咽下喉咙,抬手挡住嘴,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清了清被咸得发涩的喉咙。

    “我是来找人的”

    他的声音,有些明显的沙哑。

    喝了这么一大杯咸水,任何人都会嗓子不舒服。

    更何况,他这一路舟车劳顿,再加上不太适合北京这种干燥的天气,本来就有些不适。

    听着他明显有些变调的声音,冷小野轻轻撇嘴,恶作剧成功,她却并没有太多快意。

    许夏一向是热心肠,皇甫耀阳又是送信又是帮她提东西,她只是不好意思,主动提出帮忙,“不知道您要找什么人,我在北京还有些门路,说不定能帮上您的忙。”

    冷小野轻咳一声,将削好的苹果放在果盘里,手中水果刀手起刀落,一刀就将苹果切成两半。

    这个混蛋,如果他敢说出她的名字,她就剁了他

    皇甫耀阳看一眼把玩着水果刀,斜着他的冷小野,“我已经有点眉目了,暂时不用麻烦您。”

    许夏点点头,“希望你早点找到。”

    “谢谢。”他客气道谢。

    正说着,许夏的手机就响起来,摸出来看看上面的号码,她歉意地向皇甫耀阳一笑。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没关系,您自便。”皇甫耀阳客气地应。

    “小野,你照顾一下皇甫先生。”许夏拿着手机进了小偏厅,顺手关上房门。

    冷小野看看老妈,斜一眼皇甫耀阳,“你该走了”

    侧眸看着她,他平静开口,“你送我。”

    她白眼,“休想。”

    他耸耸肩膀,“那我就留下来吃饭。”

    “你”冷小野气结,“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分了吗”

    皇甫耀阳微眯蓝眸,看向她,“那你呢,不告而别就不过分”

    冷小野轻哼,“如果我告诉你,你会让我走吗”

    他挑眉,“你问都没有问过,怎么知道我不会”

    她瞪眼,“因为我知道,问也白问。”

285.第285章 咸得像海水一样    手指一合,皇甫耀阳的大手就将她的手掌握在指间。

    他的手,握得极紧。

    冷小野微微挑眉,拇指指甲就插上他的虎口。

    卑鄙无耻的东西,竟然敢利用她老妈,她要掐死他

    被她掐得虎口生疼,皇甫耀阳却只是握着她的小小手掌,并不放开也不躲闪,脸上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分开几天,终于又可以看到她了,不能拥抱她,至少可以握握她的小手。

    疼,也不会放开。

    许夏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老管家站在后面,目光扫过二人的手掌,眉就微微地皱起来。

    这二位都是性格很强的那种人,他真得担心,他们二人会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真得在许夏面前抖出真相,对皇甫耀阳以后的局面将会非常不利,老管家忙着轻轻咳嗽一声算是提醒。

    听到老管家的咳嗽声,皇甫耀阳微松手指,冷小野立刻抬起手指,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我把东西提到厨房。”许夏伸手过来,提起地上的食材,“小野,请皇甫先生进去”

    “好”冷小野应了一声,目光就咄咄逼人地落在皇甫耀阳脸上,“皇甫先生,请吧”

    皇甫耀阳迈步走进客厅,冷小野看一眼走进客厅的老妈,手一伸就抓住他的领带。

    “皇甫耀阳,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我妈面前说认识我,我就灭了你”

    话未说完,他的手臂已经拥上她的腰,将她拥到怀里。

    只是摸摸她的小手,他当然不会满足,现在她主动靠近,他自然不会放过亲近她的机会。

    人跌到他怀里,冷小野怔了一秒,然后就用力推开他,退出几步之外。

    这功夫,许夏已经捧着洗好的水果走出来,看皇甫耀阳还在客厅站着,立刻就笑着开口。

    “快坐下,别客气对了,您喜欢喝什么,茶水还是别的”

    “茶水就好。”皇甫耀阳淡淡道。

    许夏立刻开口,“我去沏茶。”

    “妈,我去吧”冷小野拦住许夏,威胁地看了一眼皇甫耀阳,转身走进厨房。

    拿过架子上的茶叶放到杯子,她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边接水,看着被水冲起来的茶叶,突然坏笑。

    哼

    耍手段登门入室,她非得给他来点下马威不可。

    将杯子放到托盘上,她拉开柜子,看看里面的调料,伸过勺子盛了一大勺盐洒进去。

    用力搅了搅,看着盐全部融化,她才坏坏扬唇。

    皇甫耀阳,我咸死你

    走出厨房,她只是不动声色,将没有动手脚的一杯放到许夏面前,将放了盐的那一杯放到皇甫耀阳面前。

    侧身坐到小沙发上,随手拿过果盘上的苹果,一只手就抓过水果刀来削皮。

    “这是前几天我带回的信阳毛尖,不知道皇甫先生喜不喜欢”许夏客气地说道。

    “谢谢。”

    皇甫耀阳道了声谢,抬手端过杯子,目光就扫了一眼坐到小沙发上的冷小野。

    冷小野专注削果皮,看都没看他。

    难道,是他多心了

    拿过杯子,皇甫耀阳试探地喝了一小口。

    顿时,眉头大皱。

    茶水明显做过手脚,又苦又咸得像海水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