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指一合,皇甫耀阳的大手就将她的手掌握在指间。

    他的手,握得极紧。

    冷小野微微挑眉,拇指指甲就插上他的虎口。

    卑鄙无耻的东西,竟然敢利用她老妈,她要掐死他

    被她掐得虎口生疼,皇甫耀阳却只是握着她的小小手掌,并不放开也不躲闪,脸上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分开几天,终于又可以看到她了,不能拥抱她,至少可以握握她的小手。

    疼,也不会放开。

    许夏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老管家站在后面,目光扫过二人的手掌,眉就微微地皱起来。

    这二位都是性格很强的那种人,他真得担心,他们二人会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真得在许夏面前抖出真相,对皇甫耀阳以后的局面将会非常不利,老管家忙着轻轻咳嗽一声算是提醒。

    听到老管家的咳嗽声,皇甫耀阳微松手指,冷小野立刻抬起手指,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我把东西提到厨房。”许夏伸手过来,提起地上的食材,“小野,请皇甫先生进去”

    “好”冷小野应了一声,目光就咄咄逼人地落在皇甫耀阳脸上,“皇甫先生,请吧”

    皇甫耀阳迈步走进客厅,冷小野看一眼走进客厅的老妈,手一伸就抓住他的领带。

    “皇甫耀阳,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我妈面前说认识我,我就灭了你”

    话未说完,他的手臂已经拥上她的腰,将她拥到怀里。

    只是摸摸她的小手,他当然不会满足,现在她主动靠近,他自然不会放过亲近她的机会。

    人跌到他怀里,冷小野怔了一秒,然后就用力推开他,退出几步之外。

    这功夫,许夏已经捧着洗好的水果走出来,看皇甫耀阳还在客厅站着,立刻就笑着开口。

    “快坐下,别客气对了,您喜欢喝什么,茶水还是别的”

    “茶水就好。”皇甫耀阳淡淡道。

    许夏立刻开口,“我去沏茶。”

    “妈,我去吧”冷小野拦住许夏,威胁地看了一眼皇甫耀阳,转身走进厨房。

    拿过架子上的茶叶放到杯子,她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边接水,看着被水冲起来的茶叶,突然坏笑。

    哼

    耍手段登门入室,她非得给他来点下马威不可。

    将杯子放到托盘上,她拉开柜子,看看里面的调料,伸过勺子盛了一大勺盐洒进去。

    用力搅了搅,看着盐全部融化,她才坏坏扬唇。

    皇甫耀阳,我咸死你

    走出厨房,她只是不动声色,将没有动手脚的一杯放到许夏面前,将放了盐的那一杯放到皇甫耀阳面前。

    侧身坐到小沙发上,随手拿过果盘上的苹果,一只手就抓过水果刀来削皮。

    “这是前几天我带回的信阳毛尖,不知道皇甫先生喜不喜欢”许夏客气地说道。

    “谢谢。”

    皇甫耀阳道了声谢,抬手端过杯子,目光就扫了一眼坐到小沙发上的冷小野。

    冷小野专注削果皮,看都没看他。

    难道,是他多心了

    拿过杯子,皇甫耀阳试探地喝了一小口。

    顿时,眉头大皱。

    茶水明显做过手脚,又苦又咸得像海水一样。

287.第287章 没空    注视着她的侧脸,想到那张字条,皇甫耀阳轻轻地吸了口气。

    “小野,其实我咳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亚瑟,也没有把你当成小雪球”他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又控制不住地咳嗽了两声,“如果以前我做得不好,我咳咳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听到对不起三个字,冷小野眉尖一跳。

    他说,“对不起”

    那个骄傲得不可一世,霸道非凡的男人,竟然向她说“对不起”

    偏厅的门一声轻响,她忙着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许夏从小偏厅走出来,歉意地笑着坐回原处,“真是报歉,皇甫先生别介意啊。”

    “没什么。”皇甫耀阳道。

    冷小野直起身子,“皇甫先生说他还有事,要走了。”

    “这么快就要走啊”许夏抬腕看看表,“我还想着,晚上请您留下来一起吃火锅呢”

    皇甫耀阳一笑,“这太不好意思了吧”

    许夏大大咧咧地开口,“这也什么呀,吃火锅人多才热闹吗,就是不知道您吃不吃得习惯”

    “妈,人家都是吃西餐,哪吃得习惯火锅啊”冷小野说着,就皱眉看向皇甫耀阳,“再说了,人家还有事呢对不对,皇甫先生”

    最后这“皇甫先生”四个字,她咬得很重,很明显已经在压抑着怒意。

    老管家看出她已经在发飙的边缘,轻轻地咳嗽一声,“是啊,许女士,真是报歉,伯爵先生他晚上还有一个应酬,改日再来坐客吧”

    许夏整个被蒙在鼓里,当即笑道,“这样啊,那我就不强留您了。”

    当着许夏,皇甫耀阳不好发作,只是不悦地看了老管家一眼,目光在冷小野脸上停了片刻,才迈步走向房门。

    许夏立刻过来相送,老管家就故意落在后面,向冷小野欠了欠身子。

    “打扰了。”

    犹豫了一下,冷小野到底还是跟过来,和许夏一起送二人出门。

    皇甫耀阳在台阶下停下脚步,转脸看向她,“小野小姐,能麻烦你送我一下吗,我不太记得进来的路了”

    事实上,冷小野原本是想送他的。

    刚才那一杯咸茶,再加上他的“对不起”,她也是已经有些心软。

    她原本打算借口送他,与他好好地沟通一下,听到这一句,她的心中就生出怒意来。

    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这样她就没有办法拒绝

    她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摆布受人安排,很自然地生出逆反心理。

    “我还要画设计稿,没空”

    转身,她头也不回地进门去了。

    “对不起啊,皇甫先生”许夏怔了怔,忙着向他道歉,“这丫头都是被我惯坏了,一点礼貌也没有,我送您出去吧”

    皇甫耀阳皱着眉站在阶下,强压着怒意,“不用了。”

    “许老师,今天真是打扰您了”管家忙着上来打圆场,“我们找一找,肯定能找到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许夏笑着点点头,“好啊,我随时欢迎,二位路上小心。”

    “再见。”管家向她欠欠身子,走过来轻轻拍拍皇甫耀阳的胳膊,“伯爵先生,该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