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功夫,许夏侧脸看向身后的助理,“现在几点”

    “快一点了。”助理答道。

    许夏心中担心着女儿冷小野,当即主动道别,“没什么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周眉扶住她的胳膊,“再呆会儿呗,我好久没见你了,一会儿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许夏歉意地一笑,“小野刚从美国回来,一个人在家,我怕那丫头中午不好好吃饭,我回去看看。”

    “这样啊,那我准备一点吃的,你给她带回去”周眉道。

    “不用,我在路上买帮她买点就行了。”许夏拍拍周眉的肩膀,向蔡部长一笑,“二位忙,我先走了。”

    蔡部长和周眉忙着一起将她送出来,和工作人员一起护送她上了车。

    周眉就好奇地向蔡部长询问,“头儿,刚才那位神秘小鲜肉捐了多少啊”

    蔡部长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周眉问。

    蔡部长压低声音,“再加一个零”

    周眉一惊,“我的天,这是哪来的土豪啊”

    蔡部长轻轻摇头,“天知道。”

    许夏坐在车上,再次看了看表,取出手机往家打电话,打了两次都打不通。

    电话里,一直是急促的盲音。

    “臭丫头又和谁煲电话粥”

    她只当是占线,埋怨一句也就挂了电话。

    注意到路侧的一家餐厅,她立刻直起身子,“在前面停一下,去帮小野买一份午餐。”

    车子靠边停下,助理就下了车去帮冷小野买午餐。

    不远处,黑色奔驰车也停在路边。

    皇甫耀阳坐在车子后座上,手指缓缓地转动着手中的红色小耳钉,目光只是紧盯着前面那辆许夏的保姆车。

    好一会儿,助理才提着午餐上了车,车子重新驶上车道。

    看着他们向前走了一段,皇甫耀阳才合指握住小耳钉。

    “开车”

    一路前行,他的车子与许夏的车子,始终保持着几辆车子的距离。

    直到看要行到冷小野所住的小区附近的时候,皇甫耀阳才轻扬下巴。

    “追上去。”

    黑色奔驰车提速,换到外车道,一点点地向许夏的车子靠近。

    这时候,两辆车子已经驶到小区入口附近,许夏的司机打了右转灯,并到右边车道。

    看一眼窗外,皇甫耀阳再次开口。

    “撞上去,轻一点”

    司机答应一声,轻点油门。

    黑色奔驰车,不轻不重地撞在许夏的车屁股上,刹停。

    许夏的车轻轻一晃,司机忙着踩了刹车,将车子停住,关切地看向许夏。

    “许老师,您没事吧”

    “没事”许夏侧脸,看向后面的车子,“你下去看看,要是车子没事就算了。”

    两辆车只是轻轻地撞到一起,自然也不会有受伤现象。

    许夏心中记念着给女儿送午餐,也懒得在这种事情上记较。

    司机应了一声,下了车。

    后面车上,老管家早已经下了车,一脸歉意地向许夏的司机用英文道歉,“真是对不起啊,是我们太不小心了,二位报外价吧,我们赔偿。”

279.第279章 那个年轻人是谁    这位自然就是皇甫耀阳。

    这时候,蔡部长已经将皇甫耀阳引到捐款台,管家送到支票,皇甫耀阳接到手中,随便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又签了名字。

    老管家将支票送到蔡部长手里。

    1000万

    1000万,已经相当于这一整个活动下来,所有人的捐赠金额的总额还要多。

    看到上面的一串数字,握住皇甫耀阳的手掌,蔡部长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

    “先生,真是太谢谢您了,我代表基金会,和所有可能会受益的儿童感谢您的慷慨请您跟我一起下台,接受我们的小盲童为各位捐赠者准备的花环吧”

    皇甫耀阳收回手掌,“不用了。”

    “那么”蔡部长抬起脸,“能问一下您的名字吗”

    其实,这位蔡部长也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何许人也。

    只不过是刚刚突然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人要为基金会捐赠善款。

    这样的捐款,他当然不会拒绝,立刻就邀请对方来参加这个活动。

    所以,到现在为止,蔡部长连皇甫耀阳的名字也没不清楚。

    “皇甫耀阳。”皇甫耀阳淡淡道。

    “原来是皇甫先生”蔡部长迅速想了想,也没有想出这位是谁,也不好多问,当下客气地邀请道,“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就请一起留下来参加宴会吧”

    皇甫耀阳环视一眼四周,“宴会就算了听说许夏女士也在,能帮我引见一下吗,我很喜欢她的音乐。”

    蔡部长原本以为他会拒绝,现在听他答应,只是受宠若惊,当即客气地抬起一手。

    “当然,您请跟我来吗”

    将他引进大厅,蔡部长立刻将他引到许夏和周眉面前。

    “许老师,介绍一个人给您认识这位是皇甫先生。”

    许夏看着走过来的皇甫耀阳,礼貌地伸过手掌,“您好。”

    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皇甫耀阳微笑着开口,“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三年前,我在纽约看过您的演出,我很喜欢您的英文歌。”

    “谢谢。”许夏脸上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这么多年,她的粉丝遍布全球,当然不会随便就被这么一个小马屁拍晕。

    “先生”老管家上前一步,轻轻向皇甫耀阳耳语了一声。

    皇甫耀阳点点头,“真是报歉,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必须要走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到您。”

    “再见。”许夏礼貌回应。

    蔡部长就屁颠屁颠地将皇甫耀阳送出会场,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回来,走到许夏身边。

    “许老师,刚才真是冒昧,您别介意啊”

    这次的活动能够请到许夏这样的大牌,蔡部长也是非常感激她能来。

    他也知道许夏的身份,这样贸然地介绍一个人过来与她认识,显得有点仓促。

    只不过是皇甫耀阳实在出手大方,他也不好拒绝。

    “没关系。”许夏淡笑,“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啊,很特别。”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蔡部长耸耸肩膀,“他只是听说这个慈善酒会,特意赶过来捐款的,我也只知道他的名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