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你逃不掉的,这辈子你都只能留在我身边”

    耳边,是皇甫耀阳的声音。

    身后,是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冷小野用力地跑啊,跑啊

    无论她跑到哪,无论她如何加速,他总是在她身后,甩也甩不开。

    她无路可逃,一路跑上悬崖。

    转过脸,只见皇甫耀阳就在她身后不远处。

    “小野,跟我回去吧,我会给你造一个巨大的金笼子”

    “你不要过来”冷小野用力拉开手中的弓,箭尖瞄准他的心脏,“否则,我就射箭了”

    “我知道,你舍不得”

    皇甫耀阳无视她的箭,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混蛋,你不要逼我”

    她气吼。

    他却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她被他逼得后退,脚下不知道绊倒什么,身子一晃,手中弓弦脱手,箭矢脱弓而出。

    噗得一声,正中他的胸口。

    皇甫耀阳身子晃了晃,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她心中一紧,忙着跑过去,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他却突然睁开眼睛,一把将她扑倒在草地上,她手中的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身上的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头顶的天空,阳光刺激的刺眼。

    她睁不开眼睛,只是感觉着他的吻,在她的颈间灼热地泛滥。

    身下的草地已经不是草地,而是柔软的床单,他紧紧拥着她,霸道地占有着她的身体,嘴里一遍遍地重复着。

    “小野,你是我的,我的”

    “我不是,我是我自己的”

    她喘息着反驳,却见皇甫耀阳笑着从她胸口上抬起脸。

    “那孩子呢,是谁的”

    他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肚子,冷小野垂脸看去,只见她的肚子像一只气球高高地鼓起

    她怀孕了

    冷小野惊呼一声,猛地坐直身子。

    四周,是她熟悉的家具,她睡在自己的床上。

    身上没有皇甫耀阳,被子下她的肚子依旧平坦,并没有像气球一样鼓着,甚至,因为饿还微微地有些瘪。

    冷小野轻吁口气,抬手抹一把脸,除了抹到额上一层细汗之外,还摸到自己发烫的脸颊。

    不仅如此,她的心跳得也很厉害,而且,昨天晚上新换的小内衣也是湿湿的。

    这一次,都是因为刚才的梦境所赐。

    她竟然做春梦,那家伙还是主角

    “皇甫耀阳,混蛋混蛋大混蛋”

    冷小野气恼地跳下床,一路骂着冲进浴室。

    好一会儿,她才重新清清爽爽地走出来,换了一套家居装,她立刻就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平板电脑。

    时间显示,上午10:30分。

    定位坐标显示,皇甫耀阳人在三环辅路上,距离她家很远的位置。

    冷小野微松口气,抓着电脑走出房门。

    对面卧室的门开着,老妈不在,她转身下楼,客厅里老爹专门为老妈准备的留言板上,有自家老妈龙飞凤舞的两行字。

    “对不起,小公主,早餐被助理丢在卖早餐的地方了,只能自己解决了爱你的女王大人。”

    “不愧是你的助理,这都能丢”

    冷小野撇撇嘴,正要迈步走进厨房,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可吃的,门铃却突然响起来。

274.第274章 牛皮糖、磨人精、赖皮狗……    “出,来,见,我”

    将这句话重复了几遍,皇甫耀阳握着那只冷小野射出来的碳箭,笔直地站在栅栏外,等待着她的反应。

    冷小野隔着望远镜,早把皇甫耀阳的一切动作看得清楚。

    她和哥哥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父亲学过唇语,这么简单的话,就算是不看他的手势,她亦已经读出他在说什么。

    见他

    想得美

    她撇撇小嘴放下望远镜,心中就开始后悔,不应该理他。

    原本以为他会气得走掉,现在那家伙没有气死,还知道她能看到他,肯定会更加坚持。

    身上套着厚厚的棉衣,呆在暖气十足的房间,她很快就开始发热。

    垂脸看看身上的棉衣,再想想站在外面只套着西装的皇甫耀阳,她皱起小眉毛。

    到底还是拿过桌上的纸和笔,写了一行字,将字条折好插在箭上,她将窗子拉开一条缝,将箭射出去。

    看到再一次射出来的箭,皇甫耀阳走过去,拨下箭矢,取下字条。

    “我可以出来见你,不过见过我之后,你要立刻离开那里。否则,我一箭射死你”

    皇甫耀阳从字条上抬起脸,竖起右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牛皮糖、磨人精、赖皮狗”

    冷小野嘴里气骂着,丢下望远镜,走到露台门侧,打开了露台上的灯。

    手扶住门把手,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以那个家伙的固执,她不出去见见他,他是不可能走的。

    先把他哄走再说,那家伙一直站在那儿,非冻出病来不可。

    皱着眉毛,冷小野迈步走出房间,来到露台上。

    被窗外的冷风一吹,她也是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忙着将身上的棉衣裹紧。

    皇甫耀阳远远地看过来,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他依旧看到她。

    她站在露台上,身上裹着一件红色的长款棉衣,虽然裹着大衣,身形却依旧显得很是纤瘦。

    揉揉发酸的鼻子,冷小野气呼呼地向他挥着手。

    不是打招呼,而是催促他快走。

    看着她被夜风吹起来的长发,皇甫耀阳虽然不舍得这样离开,却还是向她挥了挥右手,转身离开栅栏。

    外面太冷,他只担心她的身体,前几天的肺炎刚好,万一着凉再冻坏就麻烦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冷小野这才转身,迅速回到温暖的室内。

    拿过平板电脑,看着他一点点地向着正门的方向移动,她暗松口气,拿过桌上的牛奶,大口地喝下肚去。

    棉衣内只是一套纤薄的睡衣,早已经被冻得透心凉,温热的牛奶下了肚,身体似乎也暖和不少。

    搓搓手掌,冷小野转身去洗手间洗脸刷牙。

    等她洗漱完毕爬到床上,平板电脑上皇甫耀阳的位置亦已经重新移到前门,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

    他再次开始移动,这一次,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混蛋,算你守信用”

    冷小野知道他这次是真得离开,在被窝里松了口气,将电脑丢到一边,坐直身子。

    看看门,又无力地躺了回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