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左翻翻身,右翻翻身。

    明明闭着眼前,眼前只是晃过他套着西装在夜色中哈气成霜的样子。

    “啊”

    冷小野气恼地坐直身子,一把抓住桌上那张他的画像,她一拳过去,画像上皇甫耀阳的脸立刻多了一个窟窿。

    将那张画像揉皱,她重新躺回枕头。

    片刻,又坐起身,跳下床,拿过望远镜看向栅栏外。

    他,依旧在原处。

    “皇甫耀阳,这是你逼我的,哼,你等着”

    丢下望远镜,冷小野转身走到柜边,拉开最上面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啪得一声翻开。

    盒子里,一只漂亮的红色复合弓,立刻现出身影。

    拿过盒子里的弓,冷小野抓着弓走到露台门边。

    露台和窗子不在一个角度,从他的角度应该是看不到露台的。

    刚一开门,冷风扑面而来,她冻得打个哆嗦,忙着又退回来,找出一件大衣披到身上。

    重新走上露台,她微眯一眸,搭弓上弦,缓缓开弓,箭尖就瞄准栅栏外的皇甫耀阳。

    瞄了瞄他的脸,又向下,瞄上他的胳膊,想想还是不妥,又向下,瞄他的腿

    最后,瞄中他的脚。

    栅栏外的皇甫耀阳,突然动了一动。

    冷小野心中一慌,忙着退后一步,将身子贴到露台一角的墙上。

    等了一会儿,她小心地探出脸看过去。

    原本他只是将插剩下的烟头,在垃圾桶的灭烟槽内熄灭,将烟头丢进了垃圾桶。

    “看在你看护环境的份上,本小姐今晚上放你一马”

    冷小野退回门来,迅速用笔在纸条上写了一个字,然后将纸条折好,穿上箭身。

    重新回到露台,她拉开弓,瞄准皇甫耀阳站立处不远的一株树。

    感觉了一下风向,调整好力度,开弓,松弦。

    嗖

    碳箭脱弦而出,射出露台,掠过人工湖,斜穿过栅栏间的间隙,嘭得一声钉在树干上。

    射完一箭,冷小野转身回到房间,拿过望远镜继续偷看。

    哼哼

    这回,这家伙肯定会气得摔下纸条走人了吧

    栅栏外,皇甫耀阳听到箭声,吃了一惊,立刻就转脸看过来。

    只见不远处的树上,赫然多了一只碳箭,箭身上还穿着一根纸条。

    他轻轻挑眉,侧脸看看冷小野的别墅,然后唇角就向上扬起来。

    “小东西”

    低语一声,他笑着走上前来,拨下树下的箭,取下上面的字条,在手中展开。

    字条上,只有一个字。

    “滚”

    看看手中的字条,再看看栅栏里的别墅。

    皇甫耀阳微皱眉捏着手中的箭,观察了一眼别墅,然后就向右退了几步。

    从箭的方向,他可以判断出她射箭的大概位置,走到正对着她露台的方向,皇甫耀阳转过身,微眯着眸子看向她的露台。

    “出、来、见、我”

    他一边语速很慢地说,一边就抬起手掌,指指她的露台,再指指自己的胸口,意思简单而明确。

    她不出来见他,他就一直在这里等。

    虽然他看不到她,但是皇甫耀阳知道,她一定是藏在那个角度,偷偷在看他。

    他也相信,她一定懂他的意思。

    摸呀摸呀摸,谁的,这么大

271.第271章 你也睡不着吗    看看平板电脑,只见皇甫耀阳依旧还在原地。

    她无语凝噎。

    这混蛋,怎么这么固执啊

    拿过铅笔,轻点着额头,思考许久冷小野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现在他知道自己就在这里,不抓到她他肯定不会放手的。

    眼前闪过那家伙的脸,她随手扯过一张画纸,三下两下就在纸上勾勒出一个皇甫耀阳的侧脸轮廓。

    “大混蛋,我画个圈圈诅咒你”

    拿起桌上皇甫耀阳的画像,她气哼哼地用铅笔在纸上戳着。

    很快,皇甫耀阳就被她戳出一脸地麻子。

    看着眼前滑稽的皇甫耀阳,冷小野扬唇一笑,突然有灵光闪过。

    拿过干净的画纸,她迅速在纸上描画起来。

    很快,时候不大,一套军装风的女装就出现在纸上。

    只不过,身材是女人的身材,脸却以皇甫耀阳的脸为原型。

    拿过画好的设计稿,看着上面变身女人的皇甫耀阳,冷小野得意地轻笑出声,又在上面添上长发。

    于是,皇甫耀阳在她的画稿上彻底变成了女人。

    “看来,你还挺适合穿女装的吗”

    冷小野将画好的稿子拿到一边,然后又拿过第二张画纸,继续画起来。

    起初的玩笑之后,她很快就真正地投入到自己的创作之中,将手头的危机忘得一干二净。

    一旁平板电脑上的红点,只是在原地。

    一闪,一闪。

    小区外,汽车内。

    皇甫耀阳如雕塑一样,一手撑着扶手,侧着脸看着斜对面的别墅小区。

    老管家抬腕看了看表,“伯爵先生,现在已经是午夜了,要不然让司机送您回宾馆,我在这里盯着小姐”

    抬起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皇甫耀阳依旧保持着侧脸的姿态,动也没有动。

    老管家一脸地担心,“您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过,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

    皇甫耀阳淡淡抬起左手,示意他不要多说,“小区平面图给我”

    助理闻言,忙着将手中的资料翻了翻,取出平面图递过来。

    皇甫耀阳接过平面图,看了一眼被红笔圈出来的001号别墅,他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的身上只套着西装外套,车内开着空调不觉寒冷,车外北京冬夜的寒气却是毫不客气地钻进他的衣领和袖口。

    看他车下,老管家和助理也跟着走下来,守住在车子两侧的保镖立刻就聚拢过来。

    “雪茄给我。”

    皇甫耀阳淡淡开口,老管家忙着从车上取出一只小盒子,送到他手上。

    “你们留下”

    皇甫耀阳淡语一声,自己就迈下台阶,穿过冷清的街道,走到别墅小区的围墙下。

    将手插进衣袋,他转身,顺着围墙一路向前,然后左转,顺着围墙继续向前走。

    最后,在小区西北处的墙外停下来。

    翻开盒子,取出雪茄,用雪茄剪剪掉头,然后放到唇间,点燃。

    缓缓地闭出一团烟雾,皇甫耀阳隔着铁栅栏注视着小区内,那座三层别墅,目光就在三楼那间亮着灯的房间定格。

    “小混蛋,你也睡不着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