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沙发上的男人问出的这个问题,跪在地上的男子脸色越发苍白得没有血色,额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是是因为有人帮忙,我我才逃出来的。”

    “哦”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的细长手指,停在半空中,“谁”

    “他他叫夜风扬,是船上的一名庄荷,身手很不错。”男人颤着声音答道。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职,我损失了多少”沙发上的男人淡淡地问。

    “先生”男人在地上跪爬几步,爬到男人的脚边,“我求求你,您放过我这一次,只要你放过我,我以后为您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再所不辞”

    头顶上,传来一声妖娆的轻笑,“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干”

    跪在地上的男人立刻表示着自己的忠心,“没错,先生,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

    “很好。”坐在沙发上,脸隐在一片黑暗中的男子,笑着开口,“我只要你做一件,我就原谅你。”

    跪在地上的男人只当是自己逃过一死,不即忙不迭地说道,“您说,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我都会为你做”

    “我要你”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在半空中轻轻一划,“去死”

    “先生”跪在地上的家伙脸一下子变成了白纸,“先生,不要啊,先生我求求你”

    嘴里说着,他突然就从身上抓出插在口袋里的钢笔,狠狠地向着沙发上坐着的男子刺过去。

    沙发上的男子,纹丝未动,甚至手指都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态。

    嘭

    枪声响起。

    在钢笔距离沙发上的男子衣襟还有一尺多的时候,身子突然一僵,然后就倒了下去。

    在他的眉心上,有一个小小的血洞那是子弹留下来的痕迹。

    沙发上坐着的男子声音里微有不悦,“修罗,我记得我提醒过你,我不喜欢血的味道。”

    站在沙发后的高挑女子缓步从阴影里走出来,将手中的枪插进大腿一侧的枪袋,“对不起,k,下次我会做得更干净一点。”

    女人原本也站在阴影里,现在一出来,立刻就被外面的灯光照亮。

    灯光映出她的身形,那是一个高挑的亚裔女孩,年龄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有着一头笔直如绸的黑色长发。

    生着漂亮五官的脸上,是如霜一样的冰冷。

    身上套着一身黑色的套装,纤细的高跟鞋如钉一样地踩在地板上。

    她轻轻挥手,立刻就有两个手下走过来,将地上的死尸拖出去。

    “去查查那个夜风扬的底线。”沙发上,k抬起脸看向屏幕上的冷小野,“还有杀了她。”

    修罗扬了扬唇角,轻轻向沙发上的k欠了欠身子,“如您所愿,k。”

    “当然。”k轻笑出声,“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修罗笑了笑,转身走出门去。

    k抬手拿过桌上的遥控器,按下播放键,屏幕上的冷小野就再一次动了起来。

    k伸过手指拿过桌上的红酒,缓缓地送到唇边啜了一句。

    “身手不错,只可惜,你不应该和我做对。”

389.第389章 我想你(3)    “啊这个明天再说吧,太晚了,我的手机好像是停机了。”

    因为是为了应付他临时买的两张手机卡,全部都是预付费的,她也没充多少钱在里面。

    刚才那一通越洋电话,里面那点话费自然是经不起折腾,这功夫手机已经直接停机了。

    虽然沈宁不会介绍她用她的手机,可是用她的手机打越洋长途总是有点小过分,而且他坐了这么久飞机,肯定早已经累了。

    “坐了这么久飞机,你也洗个澡,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那你早点休息。”

    “恩,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将沈宁的手机放到桌上,冷小野拿过手机的手机查了查话题,果然,余额已经是零。

    手中的手机,因为长时间使用,都已经开始有些发烫。

    看看手机,冷小野再次自嘲地扬起唇角。

    生平第一次,打电话打到话费用完,手机发烫,却是因为皇甫耀阳。

    “蛇精病”她舒展身体躺到枕头上,“我果然已经是蛇精病了”

    说着说着,自己就又笑起来。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转脸看向老管家。

    “明天,记得再帮她准备一个新手机,话费直接挂在我的帐上。”

    “是,伯爵先生。”

    老管家恭敬答应,皇甫耀阳就迈上小楼。

    女佣早已经为他准备好洗澡水,看到他上楼,立刻弯身行礼。

    “伯爵先生,水已经准备好了。”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走进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扔进脏衣篓,拿下领带的时候手臂碰到耳朵,左耳上的耳洞还有些微疼。

    他转身,面对着镜子,看向镜中的自己。

    镜子里,小小的红色耳钉,璀璨闪耀。

    抬手,轻轻捏捏那颗小耳钉,他缓缓扬起唇角。

    生平第一次,疼痛也会让人觉得很幸福。

    此时此刻。

    在北太平洋宽阔的海面上,一艘几十米的超级巨轮正在缓缓地驶过海面。

    最顶层的偌大办公室内,墙上的屏幕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是从监控录像中调取出来,剪辑到一起的。

    如果冷小野此时,也在这里的话,立刻就会一眼认出,那是她的视频确切地说,是她之前那一艘赌船上救下陈思远和安妮时的监控录像。

    屏幕上,她利落地出手,无论是身手动作还是出枪都是如行云流水一样,潇洒而漂亮。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抬起略显苍白的右手,按下手中的遥控,画面立刻定格在她转身回眸的瞬间。

    “你是说,我的那艘赌船全军覆没,就是因为她”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问。

    男人的身形陷在高背沙发内,看不清楚面容,覆在沙发背上的双手,不知道是久未见阳光,还是什么原因,略显苍白。

    “不光是她,还有a国的特蕾莎伯爵,是他出动军队,包围了我们的船。”

    回话的男子正是之前,被皇甫耀阳的军舰包围的那艘赌船的负责人,此刻,他双腿跪在地上,声音都在颤抖。

    男子没有血色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沙发扶手,“那为什么你能逃出来”

    神秘男子是谁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