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啊这个明天再说吧,太晚了,我的手机好像是停机了。”

    因为是为了应付他临时买的两张手机卡,全部都是预付费的,她也没充多少钱在里面。

    刚才那一通越洋电话,里面那点话费自然是经不起折腾,这功夫手机已经直接停机了。

    虽然沈宁不会介绍她用她的手机,可是用她的手机打越洋长途总是有点小过分,而且他坐了这么久飞机,肯定早已经累了。

    “坐了这么久飞机,你也洗个澡,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那你早点休息。”

    “恩,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将沈宁的手机放到桌上,冷小野拿过手机的手机查了查话题,果然,余额已经是零。

    手中的手机,因为长时间使用,都已经开始有些发烫。

    看看手机,冷小野再次自嘲地扬起唇角。

    生平第一次,打电话打到话费用完,手机发烫,却是因为皇甫耀阳。

    “蛇精病”她舒展身体躺到枕头上,“我果然已经是蛇精病了”

    说着说着,自己就又笑起来。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转脸看向老管家。

    “明天,记得再帮她准备一个新手机,话费直接挂在我的帐上。”

    “是,伯爵先生。”

    老管家恭敬答应,皇甫耀阳就迈上小楼。

    女佣早已经为他准备好洗澡水,看到他上楼,立刻弯身行礼。

    “伯爵先生,水已经准备好了。”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走进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扔进脏衣篓,拿下领带的时候手臂碰到耳朵,左耳上的耳洞还有些微疼。

    他转身,面对着镜子,看向镜中的自己。

    镜子里,小小的红色耳钉,璀璨闪耀。

    抬手,轻轻捏捏那颗小耳钉,他缓缓扬起唇角。

    生平第一次,疼痛也会让人觉得很幸福。

    此时此刻。

    在北太平洋宽阔的海面上,一艘几十米的超级巨轮正在缓缓地驶过海面。

    最顶层的偌大办公室内,墙上的屏幕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是从监控录像中调取出来,剪辑到一起的。

    如果冷小野此时,也在这里的话,立刻就会一眼认出,那是她的视频确切地说,是她之前那一艘赌船上救下陈思远和安妮时的监控录像。

    屏幕上,她利落地出手,无论是身手动作还是出枪都是如行云流水一样,潇洒而漂亮。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抬起略显苍白的右手,按下手中的遥控,画面立刻定格在她转身回眸的瞬间。

    “你是说,我的那艘赌船全军覆没,就是因为她”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问。

    男人的身形陷在高背沙发内,看不清楚面容,覆在沙发背上的双手,不知道是久未见阳光,还是什么原因,略显苍白。

    “不光是她,还有a国的特蕾莎伯爵,是他出动军队,包围了我们的船。”

    回话的男子正是之前,被皇甫耀阳的军舰包围的那艘赌船的负责人,此刻,他双腿跪在地上,声音都在颤抖。

    男子没有血色的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沙发扶手,“那为什么你能逃出来”

    神秘男子是谁呢

388.第388章 我想你(2)    听着听筒里小丫头明显有些报怨的声音,皇甫耀阳只是唇角微扬。

    还以为,只有他会想她呢,原来,她也一样。

    “你那边,应该已经是凌晨了吧”

    “恩,三点多了,你那呢”

    “我这里还没有过午夜。”

    a国的时差比上海晚四个小时,他那里还是前一天。

    尽管时差这东西,冷小野之前从来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现在,听着他从千万里之外传来的声音,她只是生出不自觉地生出一种感概的情绪。

    他在前一天,她在后一天,这个世界还真是很奇妙

    “你吃过晚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过了,你呢,有没有好好吃吗”

    “当然有了,我告诉你,我和老爸老妈还有沈宁一起去吃私房菜,那个螃蟹做得好好吃下次等你来的时候,我带你一起去吃还有那个那个叫什么菜来着,好像是一种野菜,凉拌的也很好吃”

    她在电话这边说,他在电话那头边。

    一个说得不知疲倦,一个听得专注认真。

    一直到皇甫耀阳的车子驶进庄园,在台阶尽头停下的时候,二个人的电话粥还没有煲完。

    说了半天,冷小野才想到正事,“对了,我爸说要揍你一顿”

    “揍我为什么”皇甫耀阳迈上台阶,走进客厅,抱了一只手抓着手机,任老管家帮他脱下西装外套。

    “因为”冷小野才说了两个字,电话就再次断线了,她自己还没有意识道,只是在那里接着说道,“因为我们两个的事情已经暴露了,我老爸很生气,后果当然很严重了。”

    她故意逗他,结果,却没有听到那边的回应。

    “皇甫耀阳”

    她疑惑地看看手机,竟然又一次断线了。

    奇怪

    她忙着又将电话号码拨过去,结果怎么也无法拨通。

    “怎么回事呀”冷小野正研究着自己的手机,就听外面脚步声响,门锁一转,沈宁半眯着眼睛站在门外。

    “小宁”看着穿着睡衣站在她门口的沈宁,冷小野只是不解地抬起脸,“你你干吗呢大晚上怎么不睡觉啊”

    “你以为我不想睡”沈宁眯着眼睛走过来,将手机向她一送,“你们这两个神经病也得让我睡觉呀”

    正睡得香,被一个越洋电话抓起来。

    结果对方却说,要找冷小野。

    她沈宁也是醉了。

    冷小野抬手接过她的手机,只见上面显示着正在通话的号码皇甫耀阳。

    她忙着将手机送到耳边,“喂”

    “刚才突然掉线,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没事吧”

    “没有啦,可能是手机出问题。”冷小野抬脸看看床侧的沈宁,“等一下”

    招手捂住听筒,她歉意地向沈宁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

    “小宁,宁姐姐,宁爷对不起啊,您现在马上回去睡觉,去吧去吧明天,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给您洗臭袜子都行,嘿嘿”

    沈宁半眯着眼睛斜她一眼,转身回去睡觉了。

    “你的电话打不通。”皇甫耀阳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刚才说什么你爸要揍我是因为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