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行”

    “那我去打电话。”

    沈宁站起身,去打电话订好位置,冷小野就开车带她赶回宾馆,带上冷子锐与许夏过去吃饭。

    这家私房菜馆在外滩不远处的一处欧式华宅内,正如沈宁所说,非常地幽静清雅,还能远远地看看江景。

    许夏只是赞不绝口,四个人边吃边聊。

    席间,冷子锐的手机响起,看到上面徐少川的号码,他立刻就站起身。

    “你们先吃,我去接个电话。”

    冷小野抬起脸,“您不是休假了吗还有公务啊”

    “你们吃你们的”冷子锐摸摸她的头,走出包间外,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露台,才将电话接通,“查到了”

    “详细资料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冷子锐半俯下身子,看着远处的江景,“是什么人”

    “a国空军上将,无论是单兵作战还是指挥军队都是个中好手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是a国特蕾莎女大公的唯一合法继承人,a国王位继承之一”徐少川在电话那头轻笑出声,“头,怎么突然想起查他来了,难道我们与a国”

    “没有的事情。”冷子锐打断他的胡乱猜测,“好了,我知道了,这几天,队里没什么事情吧”

    “一切正常,除了您儿子之外。”

    “那个小混蛋又捣蛋了”冷子锐立刻追问。

    徐少川大笑,“别担心别担心,是好事,不是坏事。今天他在队里打靶,打了一个100环,已经成为继你之后,咱们军第二个打出100环记录的狙击手。”

    冷子锐扬起唇角,“这个臭小子你去关他一天禁闭。”

    “啊”徐少川一怔,“关禁闭为什么呀”

    冷子锐直起身,“让他冷静冷静,省得小辫子翘天上去。”

    “那也不用关禁闭吧”

    “这是命令。”

    “是,首长”

    挂断电话,将手指在指间转着圈,冷子锐的眉就缓缓地皱起来。

    “空军上将、王位继承人野丫头啊,你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呢”

    诚然,对于皇甫耀阳,他个人确实很欣赏。

    但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光环,也同样背负着太多的期望与压力

    与这样的一个男人谈恋爱,绝对要付出更多的坚艰。

    从口袋里摸出烟来,在露台上,缓缓抽完,冷子锐转身回到包间。

    冷小野看到他进来,立刻就向他挥挥手,“老爸,快点,我帮你留了一个螃蟹”

    冷子锐坐到桌边,看看盘子里那只由螃蟹壳组成的“螃蟹”,明知是假的,还是伸过手去拿。

    哗啦一声,“螃蟹”直接散架。

    冷小野立刻笑出声来,“老爸,知道您最喜欢吃螃蟹,所以我已经帮您吃了”

    “小臭东西”冷子锐伸手过来,帮她擦掉脸上的一抹油渍,“现在吃饱了,什么安排”

    “当然是出去玩喽”冷小野立刻站起身,“我已经租好船了,我们去夜游黄浦江。”

    四个人步行到外滩,坐上冷小野联系好的游船。

    看许夏和沈宁在前面聊天,冷子锐就轻轻拍拍冷小野的肩膀,带着她走到另一侧的船舷边。

    “小野,爸爸想和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亲爱的爸比”

    冷子锐缓缓开口,“关于皇甫耀阳。”

    摸摸大。

381.第381章 关于皇甫耀阳(2)    “头儿,谁呀”电话那头,是助手徐少川的声音。

    “中文名,皇甫耀阳。”冷子锐看看皇甫耀阳离开的方向,“越快越好,越详细越好。”

    挂了电话,将手机塞进口袋,冷子锐转身走向出口的方向。

    “遇事冷静加10分,气质优雅加10分,形象不错加10分,军人出身加10分看上我女儿,算是你还有眼光,再加10分欺骗我老婆扣100分,得分50分”

    走进停车场,远远地看着冷小野启动车子驶出停车场,冷子锐抬手摸摸鼻子。

    “我女儿喜欢你,加100分。第二局暂时得分50分,不及格”

    医学院。

    沈宁摘下手上的医用手套,“走了”

    “是啊,我刚从机场回来。”冷小野靠在门框上,打了一个哈欠。

    沈宁斜了她一眼,“昨天晚上大战了多少回合,这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

    “去你的”冷小野白她一眼,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懒洋洋地靠到沙发背上。

    沈宁就拉开抽屉,从里面摸出一管药膏来丢给她,“那活血化淤,有效消除皮下淤血,纯中药无激素,孕妇也可以用。”

    冷小野已经从里面倒出药膏,听到她这句,直接把空盒子砸过来,“臭小宁,平日里装得特宁静特淑女,其实你骨子里比我还野呢”

    “我又不叫冷小野,怎么可能比你还野”沈宁淡定地接住盒子,丢进垃圾桶,随手拿过一包棉签送到她面前,“然后呢,你准备怎么办跨国异地恋”

    冷小野耸耸肩膀,“没想过。”

    沈宁脸色平静,“被荷尔蒙控制的人是没有理智的,这句话果然没错。”

    “你不用这样三句话不离医学名词,就算你不说话,人家也知道你是医学院的,一身的福尔马林味”

    沈宁耸肩,“你不可能瞒太久的,还是想办法和你爸妈摊牌吧”

    “摊牌,怎么摊呀”冷小野微直起身子,将棉签和药膏递到她手里,解开颈上的围巾,“告诉他们,爸妈,我恋爱了”

    沈宁接过棉签,帮她把药膏仔细地涂抹到颈间的吻痕上,“小野,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两个这样的身份,恐怕将来会有很多阻力。”

    “之前没想到,刚才从机场回来的时候,我想了一路,越想越麻烦。”冷小野微微皱眉,“你说,我怎么就遇到他了呢”

    “从唯物论的角度讲,这叫偶然概率,我们中国人一般称之为缘分。”沈宁抬手将棉签丢进垃圾桶,“用文艺的话说,你们两个已经用千年的时间,扭断了无数次颈椎,这辈子才能睡到一张枕头上。”

    “您这是文艺这纯属后现代”冷小野重新将围巾系到颈上,“明明是千年修得共枕眠,到您这就成了恐怖小说,连颈椎都出来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

    “走吧,我们去找我爸妈吃饭,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推荐给我的”

    “上次我们去的私房菜馆还不错,人少也清静,怎么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