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向睿智如冷子锐,也没有想到,让自家女儿这几天来一直心绪不宁的人竟然会是皇甫耀阳。

    微皱眉,仔细将之前许夏讲给他的事情经过梳理一遍,冷子锐立刻就猜出几分真相。

    显然,皇甫耀阳之前故意接受许夏,全都是为了冷小野。

    只是自家那个老婆大人,还被这二个小混蛋蒙在鼓里。

    这两个小混蛋,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演戏。

    如果不是他猜到冷小野是来约会,跟过来看看,就连他都差点要被皇甫耀阳蒙混过关。

    看远处一个皇甫耀阳的保镖向自己的方向看过来,冷子锐立刻转身走开,另外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私人飞机下。

    老管家看了看表,迈步走到还在相拥的二人身侧,小声提醒道,“伯爵先生,还有五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闻言,冷小野从皇甫耀阳怀里抬起脸。

    “你该上飞机了。”

    抬手,捧住她的小脸,皇甫耀阳俯身对上她的眼睛。

    “小野,你不会再逃了吧”

    她想笑,心里却酸酸的。

    这个一向霸道强势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没自信的时候

    抬眸,迎视着他的眼睛。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掂起脚,吻住他的唇。

    她要用她的吻告诉他,这一次,她是真心的。

    他立刻回吻住她,用力地吻。

    直到两个都是气喘吁吁地快要缺氧挂掉的时候,才微微松开彼此,却依旧没有将脸从对面脸前移开。

    额抵着额,鼻尖挨着鼻尖,嘴唇挨着嘴唇。

    “皇甫耀阳,等我,我很快就去看你,在此之前,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早中晚各一次”冷小野喘了口气,突然用力地他唇上咬了一计,“你给我听好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许让别的女人进入你周围一米的距离之内否则,要是让我知道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你”

    嘴唇被她咬得生疼,他却扬着唇笑起来。

    “你也一样,不许接受别的男人否则”

    “你也要杀我吗”她反问。

    “不”他轻轻摸摸她的脸,“我会杀了那个男人。”

    冷小野扬起唇角,“这次算你乖”

    用力控制着自己将手从他的颈间移开,冷小野退后一步,“上去吧”

    “先生,最后一分钟了”老管家提醒道。

    皇甫耀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你真得很烦”

    老管家耸耸肩膀,无奈又歉意地笑了笑。

    “我走了。”

    低低地说了三个字,皇甫耀阳转身踏上飞机,老管家和保镖们立刻就跟着他上了飞机。

    向他挥挥手,冷小野就向后退开,将手抬到耳边。

    “一路平安,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皇甫耀阳轻吸口气,转身走到座椅上坐好,系上安全带。

    飞机缓缓启动,驶上路道,然后冲入云宵。

    冷小野站在停机坪上,直看着飞机变成天空的一个小小黑点,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出口。

    冷子锐从藏身处走出来,立刻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帮我查一个人。”

379.第379章 岳父驾到(10)    “开车小心点。”许夏半眯着眼睛在沙发上说道。

    “知道了。”冷小野背着小手走过去拉开门,又向冷子锐晃了晃手掌,这才拉开门走出去。

    冷子锐抬腕看了看表,侧脸看沙发上的许夏已经昏昏欲睡。

    “又在沙发睡,小心一会儿醒了又落枕”他直腰起身,将她横抱起来,送到卧室的床上,帮她拉过被子来盖好,“好好睡一会儿,我出去一趟。”

    许夏好奇地看看他,“去哪儿啊”

    冷子锐咧嘴一笑,“忘了带安全t,我去买两盒。”

    “没正经的。”她回以白眼。

    “有点正事,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时机尚不成熟。”冷子锐直起身,帮她把窗帘拉好,“好了,睡吧。”

    “你自己带房卡,要不然,我一会睡不着听不到你敲门。”

    “知道。”

    带上房卡,冷子锐大步走出房门,走到最近的电梯看了看,只见电梯已经下行到地下室。

    侧身走进旁边的另一部电梯,他直接按下一楼的按键。

    从地下室开车出来,需要一段时间,他赶到大堂直接出门,可以比她节约时间。

    冷子锐坐电梯下行的时候,冷小野亦已经走进停车场,坐上她的帕萨特,开出来直奔机场。

    眼看着那辆熟悉的帕萨特驶过,冷子锐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先生,您去哪儿”

    冷子锐伸过手掌,随便扯出一沓钞票送到他手里。

    “从现在开始,听我的指挥,放心,我不是坏人。现在,向前开。”

    司徒怔了怔,看看手里的一沓整钞,确定不是假钞,才启动车子。

    然后,就听后座上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不时响起。

    “换二档,左打轮半圈一路回到五档别停,闯不了灯现在,打左灯,并到快车线,不用看反光镜,后面没车”

    车子一路驶进机场停下,冷子锐推开车门。

    “你的车子滤油器有点问题,开起来倒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百公里至少多废一个油,抽时间去检修一下,魔刀不误砍柴工”

    出租车司机一脸惊讶,他这车子上次就检修出来有问题,只是一直没时间去报修,“您您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冷子锐笑了笑,“驾驶爱好者。”

    一路追出机场,他很快就看到冷小野的身影。

    小丫头正一边接电话一边急急地跑向特殊通道,通道入口处,站着的白人保镖看到她,立刻就恭敬地向她行礼,然后就带着她走进特殊通道。

    冷子锐远远地跟过来,从身上取出一个证件向保安晃了晃。

    保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先生,您”

    “工作需要,请保密。”

    拍拍对方肩膀,冷子锐大步走进特殊通道,来到停车坪,远远地跟着冷小野走过去。

    “皇甫耀阳”

    被保镖带到皇甫耀阳的私人飞机附近,看到站在飞机上下的那个高大人影,她立刻迎着他跑过去。

    伸开手臂,皇甫耀阳直接拥她入怀。

    藏在一处警示牌之后,冷子锐小心地探出脸。

    目光落在机场上相拥的二人,冷子锐眉头微皱。

    “皇甫耀阳”

    么么哒,凌晨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