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冷小野很快就回过神来,“妈,我现在没有在家,我在小宁的学院,你们先到小区门口的咖啡店做一会儿,我马上就过来,马上”

    电话里,许夏语气惊讶,“你不是在睡觉”

    “哪能天天睡懒觉啊,我这不是给小宁当护花使者呢吗”冷小野笑嘿嘿地答道,“我现在就开车回去,亲爱的女王在人,一会儿见哈”

    许夏不疑有他,忙着叮嘱道,“开车小心点。”

    “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

    将手机收线,冷小野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拍拍自己小心脏狂跳的胸口。

    立刻就如触电一样,急匆匆地从床上跳下来。

    “啊我的内衣啊我的裤子啊怎么找不到呀”

    揭被下床,皇甫耀阳伸手把衣服拿过来,帮她套到身上,帮她把毛衣拉好,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小野,冷静点,深呼吸。”

    她深呼吸二次,夺过牛仔裤迅速套到身上,又忙不迭地冲进浴室,急急地捧水洗脸。

    皇甫耀阳迈步跟过来,帮她把牙膏挤好,送到她手上。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个人卫生,冷小野又抓起梳子,梳了一个利落的马尾辫。

    站在镜子上仔细把自己打量一眼,看到颈上的吻痕,只是皱眉。

    完蛋

    这样回去,非漏馅不可。

    正对着镜子想办法,皇甫耀阳已经从外面走进来,将一只他的装饰用丝帕绑到她的颈间,又帮她调整了一下围巾。

    “果然还是你有办法”

    冷小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定没有什么破绽,忙着又奔出来,跑到门厅换鞋。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将她的包和钥匙、手机之类的拿过来,送到她手上,“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万一被我爸看到就坏了。”冷小野接过他递过来的包,背到肩上,拉开门就要走。

    腕上一紧,人已经被他拉回去,带到怀里,拥住。

    “真得不能和我一起走”拥着她,他在她耳边问。

    “对不起啊,皇甫耀阳,这次真得不行。”看着他的样子,她又不忍心,凑过唇来吻吻他的脸,她竖起手掌,“我保证,下午我肯定去机场送你我我得走了。”

    皇甫耀阳松开她,“等我一下,我送你上车。”

    冷小野看看表,虽然心急,却还是耐心地等在原地,皇甫耀阳很快就换好衣服出来,和她一起走出客房。

    牵着她的手走进电梯,按了楼层,他立刻就将她再次拉到怀里来,紧紧地抱住。

    冷小野没说话,只是伸过手臂去拥住他的腰。

    电梯一路下行,很快就来到地下室,听到电梯门分开的声音,二个人都是皱了皱眉。

    她的车子就停在电梯不远处,走到车边,皇甫耀阳帮她拉开车门,冷小野侧身坐到车内。

    “那,下午咱们机场见。”

    弯下身,伸过大手来抚住她的脸,皇甫耀阳轻声开口。

    “路上小心开车。”

    “知道了”冷小野向他扬扬唇角,“有机会,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指腹轻轻地抚过她的脸,皇甫耀阳再次凑过来,吻上她的唇。

371.第371章 岳父驾到(2)    侧脸,喘息着看着那两只蓝色的小包装,冷小野满心沮丧。

    完了,又没用上

    轻轻吻吻她的肩膀,他抬手帮她擦擦额角的薄汗,“小野,跟我回去吧”

    “现在不行呀。”冷小野转过脸,看着他,“我跟我爸我妈说好的,就在上海呆几天要回去陪陪他们,我我都半年没回来了,这次就陪了我爸一个小时”

    他的心情她能理解,想想要和他分开,她也舍不得,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走掉。

    “而且,我爸妈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我老爸很精明的,要是我没有理由走掉,他肯定会怀疑的。”

    “那我去你家和他说清楚”

    “不行”冷小野立刻直起身,“绝对不行,你去了,我爸非突突了你不可忘了,“突突”你不明白,就是用机关枪把你打成筛子。”

    皇甫耀阳微微皱眉,“他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告诉你,我爸说了,要是有人欺负我,就算是国总统,他也照灭。”

    冷小野语气中带着骄傲,她家老爸那绝对是她的偶像。

    要是老爸知道皇甫耀阳不仅买过她,还曾经把她像宠物一样关着,他家老爹非气疯不可。

    “要是他知道你做过的事情,肯定会生气的。”

    皇甫耀阳的眉越发皱紧,“那我去向他道歉。”

    道歉

    没想到,他竟然肯向她爸爸道歉。

    冷小野心中惊讶,却依旧摇头,“不行的”

    “明天你该回国就先回国,等以后我慢慢地再将事情告诉我爸妈,”看他的眉越发皱紧,她忙着凑到他脸侧,抬起手掌将他皱起的眉毛抚平,“不用担心啦,我爸妈很疼我的,只要你能过了我这一关,就行了”

    当然,她就是这样说说,她爸妈那一关,估计不好过呀。

    她现在才十八岁,他还是这样特殊的身份想想也是麻烦。

    “算了,不说这个”冷小野趴到他的胸口上,“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下午的飞机,我要赶在周一之前回去开会。”

    冷小野趴在他的胸口上点点头,“那我们上午去吃小吃,然后下午我送你去机场,好不好”

    “好。”

    他自然是满口答应,手臂就伸过来,拥住她。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等我陪我爸妈几天,我要回一趟学校去参加学校的期末设计展示,到时候如果你有空,就去纽约看我,如果你没空,我就去看你。”

    “我去看你。”他立刻说道。

    冷小野笑着点头,“好。”

    他再次将她拥紧,冷小野也伸过手去,拥住他。

    手指触到他肩膀上那一道疤痕,她心中一动,立刻就爬起身来,凑到他的肩侧,仔细看过去。

    在他的肩膀上,一条两寸长的疤痕,两侧,缝合的针眼都还没有消退。

    她知道,这是上一次他为了保护她受得伤。

    看着那道疤痕,就能想像到当时有多疼,用手指轻抚着他的疤痕,她满心心疼。

    “你当时就没有想过,你可能会死吗”

    如果那块飞机碎片再偏一点,再深一点,就会伤到他的内脏,说死绝不是危言耸听。

    他轻轻地扬了扬唇角,“我没有死,不是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