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时的情况,哪里来得及思考,不过就是本能地行为而已。

    重要的是,她安好,而他现在也活着,已经足够。

    他的语气很平静,冷小野却是动容。

    如果是那般嘴甜的男人,肯定会说。

    “因为我想要你活着”或者“我宁可为你死”之类的话,可是他没有。

    他一向不是那种会把这些挂在嘴边的男人,只是霸道而强势地说要她,一路从世界另一边追过来,就为了等她的一个约会足足等上几个小时,也不会对她说一声责备。

    她垂脸在他的伤口上吻了吻,然后就紧紧拥住他的颈,将自己的脸重新贴上他的胸口。

    两个人都是一丝未着,她的呼吸微热地拂过他胸口的肌肤,紧挨着的身体,柔软又充满弹性,他的呼吸不自觉地粗重起来。

    “小野,我我还要”

    不用他说,她亦已经知道,他的身体比他的语言表达还要来得早。

    虽然身上还有些酸疼,她宁可现在就闭上眼睛睡一觉,可是她依旧从他胸口上抬起脸,主动凑过唇去,吻他。

    拥住她,他轻轻翻身,就将她再次覆在身上。

    淡淡的灯光将两个人的影子都融在一处,枕边,宝蓝色的小包装毫无用武之地地闪着光。

    第二天早上,冷小野很自然地赖床了。

    皇甫耀阳却是比她醒得很早,多年来养成的生物钟,他从来没有睡懒觉也没有赖床的习惯。

    睁开眼睛,借着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阳光,看着怀中小人的睡容,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清醒之后立刻就离开枕头。

    只是轻拥着她,享受地看着小丫头的睡容。

    桌上,有手机嗡嗡震响。

    皇甫耀阳随手拿过冷小野的电话,看一眼屏幕。

    屏幕显示,“亲爱的女王大人”。

    猜出是她的母亲许夏,皇甫耀阳虽然不忍心,还是伸过手去,轻轻地晃晃她的肩膀。

    “小野,小野”

    “恩”

    她懒洋洋地应着。

    “你的电话应该是你妈妈打来的”

    “手机给我”

    冷小野迷迷糊糊地伸过手掌。

    突然,又像被电到一样,猛地睁开眼睛。

    “你说我我妈”

    老妈

    原本还在和周公玩的冷小野,瞬间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接通。

    果然,屏幕上显示着许夏的电话。

    冷小野忙着将电话接通,“喂”

    电话里,是许夏明媚的声音,“小懒猪,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马上起来给我开门。”

    “开门”

    冷小野嚯得坐起来,“您您在哪儿呢”

    “废话,当然是楼下,赶紧的。”

    冷小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在上海”

    “怎么样,很惊喜吧”许夏轻笑出声,“行了,别感动了,快把门打开,我要冻死了,今天怎么这么冷啊老公,借脖子暖暖手。”

    老公

    自家那个妖孽老爹也来了

    听到这两个字,冷小野的小心脏差点从嘴里嘣出来。

    么么哒

370.第370章 岳父驾到(1)    暗金色的床单上,宝石蓝的小小包装格外地耀眼闪亮,上面印着一个他有些眼熟的商品标识durex。

    冷小野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只是听着他还站在站在她身侧,她一不作二不休,手在被子下面轻轻拉开浴袍衣带,小脚一抬,直接把身上盖着的被子又踢了下去。

    被子踢下,浴袍也随之散开,还带着吻痕的大片肌肤立刻就暴露在皇甫耀阳面前。

    将她的动作收在眼中,皇甫耀阳的目光划过她半掩半露的胸口,落在她的脸上。

    小丫头的长睫毛一抖一抖的,眼皮下眼珠的动作也能看得出来,明显就没有睡着。

    瞬间,明了她的心意。

    轻吸口气,他缓缓地抬起手,轻轻地抚开她小脸上的几绺乱发。

    冷小野就故意伸出舌尖来,舔了舔嘴唇。

    皇甫耀阳弯下身,缓缓向她靠近,却在距离她的脸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他就要吻过来,等了一会儿却依旧没有等到。

    这家伙,干吗呢

    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娇嫩的小脸,他哑着嗓子轻声开口。

    “小野,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睡着”

    呃

    竟然被他识破了

    好丢脸

    冷小野脸一红,只是又羞又气。

    这家伙,看出来是就看出来,还非要把她叫醒干吗

    身子一拧,她直接将浴袍一掩。

    哼

    不是说她装睡吗,她就真睡给他看。

    生气了

    皇甫耀阳看着她微嘟着小脸,朝向一边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抬手拂开她的发,他温柔地吻上她的耳垂。

    冷小野缩起身子,抬起手挡住自己的耳朵,他就垂下脸去,捧住她小手,轻轻地吻着她的手背。

    男人的嘴唇柔软微凉,却仿佛是一下子吻在她的心头,让她全身汗毛倒竖。

    小腿上一热,是他温热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腿侧。

    很轻的碰触,却带起一片火焰来。

    她再缩,再躲。

    可是床有多大,眼看着她就要缩到床底下去了,皇甫耀阳忙着伸过手掌,抓住她。

    “小心。”

    冷小野身子一晃,差点掉到床下,又被他的大手捞了回来。

    她心中惊乱,本能地睁开眼睛,立刻就迎上他深蓝如夜海的眸。

    没有再说一个字,他头一低,就向她吻过来。

    中国人有句话叫“**一刻值千金”,他不应该再把时间浪费掉。

    垂着脸,他一寸一寸地吻着她的肌肤,就像是兽王在自己的领地下留下痕迹一样。

    她是他的。

    这里是,这里是,这里也是全部都是

    嘴唇过处,她的肌肤立刻就泛着红色的吻痕,与那些旧的痕迹混在一起,就如同是一片华美的蔷薇之地。

    她不自觉地喘息起来,感觉着他的吻继续下移,她慌乱地抓住他的胳膊。

    “不”

    要字尚未出口,他的吻已经落下去。

    冷小野脑子里嗡得一下,然后大脑里只剩下一片混沌的华彩。

    他如帝王,可以轻易指握她的情绪和身体。

    冷小野整个人都觉得如同在世界的两极,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游走。

    等到他将她拥紧,她手紧抓住床单的时候,冷小野的指尖被什么东西凉到,她转过脸,才想到那是她准备好的安全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