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暗金色的床单上,宝石蓝的小小包装格外地耀眼闪亮,上面印着一个他有些眼熟的商品标识durex。

    冷小野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只是听着他还站在站在她身侧,她一不作二不休,手在被子下面轻轻拉开浴袍衣带,小脚一抬,直接把身上盖着的被子又踢了下去。

    被子踢下,浴袍也随之散开,还带着吻痕的大片肌肤立刻就暴露在皇甫耀阳面前。

    将她的动作收在眼中,皇甫耀阳的目光划过她半掩半露的胸口,落在她的脸上。

    小丫头的长睫毛一抖一抖的,眼皮下眼珠的动作也能看得出来,明显就没有睡着。

    瞬间,明了她的心意。

    轻吸口气,他缓缓地抬起手,轻轻地抚开她小脸上的几绺乱发。

    冷小野就故意伸出舌尖来,舔了舔嘴唇。

    皇甫耀阳弯下身,缓缓向她靠近,却在距离她的脸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他就要吻过来,等了一会儿却依旧没有等到。

    这家伙,干吗呢

    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娇嫩的小脸,他哑着嗓子轻声开口。

    “小野,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睡着”

    呃

    竟然被他识破了

    好丢脸

    冷小野脸一红,只是又羞又气。

    这家伙,看出来是就看出来,还非要把她叫醒干吗

    身子一拧,她直接将浴袍一掩。

    哼

    不是说她装睡吗,她就真睡给他看。

    生气了

    皇甫耀阳看着她微嘟着小脸,朝向一边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抬手拂开她的发,他温柔地吻上她的耳垂。

    冷小野缩起身子,抬起手挡住自己的耳朵,他就垂下脸去,捧住她小手,轻轻地吻着她的手背。

    男人的嘴唇柔软微凉,却仿佛是一下子吻在她的心头,让她全身汗毛倒竖。

    小腿上一热,是他温热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腿侧。

    很轻的碰触,却带起一片火焰来。

    她再缩,再躲。

    可是床有多大,眼看着她就要缩到床底下去了,皇甫耀阳忙着伸过手掌,抓住她。

    “小心。”

    冷小野身子一晃,差点掉到床下,又被他的大手捞了回来。

    她心中惊乱,本能地睁开眼睛,立刻就迎上他深蓝如夜海的眸。

    没有再说一个字,他头一低,就向她吻过来。

    中国人有句话叫“**一刻值千金”,他不应该再把时间浪费掉。

    垂着脸,他一寸一寸地吻着她的肌肤,就像是兽王在自己的领地下留下痕迹一样。

    她是他的。

    这里是,这里是,这里也是全部都是

    嘴唇过处,她的肌肤立刻就泛着红色的吻痕,与那些旧的痕迹混在一起,就如同是一片华美的蔷薇之地。

    她不自觉地喘息起来,感觉着他的吻继续下移,她慌乱地抓住他的胳膊。

    “不”

    要字尚未出口,他的吻已经落下去。

    冷小野脑子里嗡得一下,然后大脑里只剩下一片混沌的华彩。

    他如帝王,可以轻易指握她的情绪和身体。

    冷小野整个人都觉得如同在世界的两极,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游走。

    等到他将她拥紧,她手紧抓住床单的时候,冷小野的指尖被什么东西凉到,她转过脸,才想到那是她准备好的安全t。

369.第369章 又撕了一个(3)    皇甫耀阳疑惑地看过去,只见她歪着小脑袋,正向他眨眼睛,样子可爱又俏皮。

    “喂,皇甫耀阳”见他没有笑,冷小野不悦地站直身子,“我都已经努力卖萌了,你就能不能给点面子,笑一个呀”

    皇甫耀阳脸色微松,走上前去,宠溺地摸摸她的小脸,将她轻拥入怀。

    “小野,你一定是天使。”

    “我才不是呢”冷小野抬起脸,“告诉你,以后不许用这个词形容我,在我们这边,天使是骂人的。”

    “骂人的”他挑眉,“为什么”

    在他的印象里,天使应该是最美好的东西。

    “还说你是中国通呢,这都不懂。”冷小野白他一眼,“天使吗,不就是天下掉下的屎,难道我是上帝的排泻物”

    皇甫耀阳怔了一秒钟,然后就噗得笑出声来。

    冷小野也笑起来,手就伸过来拉住他的胳膊,“好了好了,快去洗澡吧”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啊”

    “是你说,两次的。”

    “我怎么不记得了”

    “是你说的,说话要做数。”

    “可是我本来就没说过呀”冷小野和他一起走进卧室,“今晚你睡主卧,我睡客房。”

    “小野”皇甫耀阳转身抓住她,“我明天要回国。”

    她有些惊讶,却也知道,他肯定是有公事在身,当即扬扬唇角,“那就回去呗。”

    他挑眉,他说要走,她竟然一点也不留恋

    “快去洗澡啊,洗完再说,一会儿水凉了”冷小野将他推进浴室,替他拉上门,“快点洗,洗完之前不许出来。”

    看着面前的门,她转身走出卧室,走到客厅的桌上翻找。

    很快,就打到药袋。

    从里面翻出一盒安全t,她迅速打开包装,从上面撕下一个独立包装,想了想,又撕了一个。

    再让他满足两次,应该够了吧

    将小包装捏在手里,冷小野重新回到主卧,看看紧闭的浴室门,她揭开大床上的被子,钻进去。

    看看手中的小包装,悄悄地塞进枕头下,然后就在被子里等。

    等啊等啊,等得她都要忍不住去他敲的门的时候,皇甫耀阳终于从浴室走出来。

    听到他的声音,她立刻就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皇甫耀阳走出浴室,看着大床上只露着一个小脑袋的冷小野,疑惑走过来。

    冷小野闭着眼睛,装睡。

    都已经主动爬到他床上了,他应该懂了吧

    难不成还要她主动献身呀

    皇甫耀阳只当她是睡着了,替她拉拉被子,拧暗床头灯,然后又关了大灯,这才轻手轻脚地准备走出去。

    他还有一些文件,需要处理。

    怎么走了

    冷小野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到门边,心中疑惑,张开眼睛悄悄看他一眼。

    咬咬牙,故意翻了个身,将自己晾到外面,又在床上哼哼了两声。

    皇甫耀阳闻声转脸,见她整个被子都踢掉,忙着走过来,帮她盖被子。

    感觉着他的动作,冷小野只是气得暗暗咬牙。

    怎么又盖被子呀

    笨蛋,看不出来我是主动献身的吗

    这时,皇甫耀阳注意到歪掉的枕头,伸手过来,想要替她整理好,目光却捕捉到枕侧两个亮晶晶的小包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