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疑惑地看过去,只见她歪着小脑袋,正向他眨眼睛,样子可爱又俏皮。

    “喂,皇甫耀阳”见他没有笑,冷小野不悦地站直身子,“我都已经努力卖萌了,你就能不能给点面子,笑一个呀”

    皇甫耀阳脸色微松,走上前去,宠溺地摸摸她的小脸,将她轻拥入怀。

    “小野,你一定是天使。”

    “我才不是呢”冷小野抬起脸,“告诉你,以后不许用这个词形容我,在我们这边,天使是骂人的。”

    “骂人的”他挑眉,“为什么”

    在他的印象里,天使应该是最美好的东西。

    “还说你是中国通呢,这都不懂。”冷小野白他一眼,“天使吗,不就是天下掉下的屎,难道我是上帝的排泻物”

    皇甫耀阳怔了一秒钟,然后就噗得笑出声来。

    冷小野也笑起来,手就伸过来拉住他的胳膊,“好了好了,快去洗澡吧”

    “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啊”

    “是你说,两次的。”

    “我怎么不记得了”

    “是你说的,说话要做数。”

    “可是我本来就没说过呀”冷小野和他一起走进卧室,“今晚你睡主卧,我睡客房。”

    “小野”皇甫耀阳转身抓住她,“我明天要回国。”

    她有些惊讶,却也知道,他肯定是有公事在身,当即扬扬唇角,“那就回去呗。”

    他挑眉,他说要走,她竟然一点也不留恋

    “快去洗澡啊,洗完再说,一会儿水凉了”冷小野将他推进浴室,替他拉上门,“快点洗,洗完之前不许出来。”

    看着面前的门,她转身走出卧室,走到客厅的桌上翻找。

    很快,就打到药袋。

    从里面翻出一盒安全t,她迅速打开包装,从上面撕下一个独立包装,想了想,又撕了一个。

    再让他满足两次,应该够了吧

    将小包装捏在手里,冷小野重新回到主卧,看看紧闭的浴室门,她揭开大床上的被子,钻进去。

    看看手中的小包装,悄悄地塞进枕头下,然后就在被子里等。

    等啊等啊,等得她都要忍不住去他敲的门的时候,皇甫耀阳终于从浴室走出来。

    听到他的声音,她立刻就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皇甫耀阳走出浴室,看着大床上只露着一个小脑袋的冷小野,疑惑走过来。

    冷小野闭着眼睛,装睡。

    都已经主动爬到他床上了,他应该懂了吧

    难不成还要她主动献身呀

    皇甫耀阳只当她是睡着了,替她拉拉被子,拧暗床头灯,然后又关了大灯,这才轻手轻脚地准备走出去。

    他还有一些文件,需要处理。

    怎么走了

    冷小野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到门边,心中疑惑,张开眼睛悄悄看他一眼。

    咬咬牙,故意翻了个身,将自己晾到外面,又在床上哼哼了两声。

    皇甫耀阳闻声转脸,见她整个被子都踢掉,忙着走过来,帮她盖被子。

    感觉着他的动作,冷小野只是气得暗暗咬牙。

    怎么又盖被子呀

    笨蛋,看不出来我是主动献身的吗

    这时,皇甫耀阳注意到歪掉的枕头,伸手过来,想要替她整理好,目光却捕捉到枕侧两个亮晶晶的小包装。

368.第368章 又撕了一个(2)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快乐”冷小野张口吃下他送过来的牛排,突然脸上笑意一僵,“对不起呀一时高兴就说起这些,你你别介意。”

    他的童年没有什么乐趣可言,她却在他面前说这些,真是的,怎么就这么笨呢

    “你讲得很有趣。”皇甫耀阳向她笑笑,将空盘子放到桌上,“吃饱了吗”

    “恩。”她点头。

    皇甫耀阳拥着她站起身,“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好好泡个澡。”

    “不用,我自己去”冷小野忙着拉住他,将他那份牛排端来,放到他面前,“你快吃吧,一会儿凉掉就不好吃了。”

    说着,她就抬起手掌,像大人哄小孩子一样摸摸他的头。

    “小阳阳,乖,要好好吃饭哟”

    皇甫耀阳轻挑眉尖,她就笑着跳开,自己跑进卧室去了。

    抬手摸摸被她揉乱的头发,他扬了扬唇,坐直身子,开始吃饭。

    牛排已经有些微凉,如果是照以前的脾气,这样的东西他是不会吃的。

    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介意这些。

    等到牛排快要吃完的时候,老管家敲门走了进来。

    “公爵先生让人打来电话,请您马上回去。”

    公爵先生,当然是指皇甫耀阳的母亲,阿曼达女大公。

    这个一向强势的女人,喜欢别人称呼她为“公爵先生”,就是想要证明,自己不比男人差。

    皇甫耀阳放下手中的刀叉,“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很忙。”

    老管家轻声开口,“周一要开议员会议,您应该出席的。”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安排明天晚上回去的飞机。”

    “是的,伯爵先生。”老管家应了一声,收拾起桌上的餐具,退出门去。

    皇甫耀阳站起身,走向浴室。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抓起手机,看一眼上面的号码,立刻就直接按了挂断键。

    只过了两秒,电话就再一次响起来。

    他抿抿唇,将电话接通。

    “因为一个女人,丢下所有的工作和公务不管,特蕾莎上将先生,这就是您所谓的忠于职守吗”

    电话里,女大公的声音刻薄而强势。

    皇甫耀阳的声音,同样冷漠。

    “特蕾莎公爵先生,虽然您的爵位比我高,但是按照实际的军衔来排的话,我们的位置是同等的,您没有权力指责我的工作。如果你不满意我的工作态度,你可以向国会提出申请,取消我的上将之位。”

    垂下手掌,他直接挂断电话,将女大公的声音锁死在信号那头。

    冷小野已经洗完澡披了一件浴袍出来,本来是帮他放好了水让他也去泡个澡,走出门来,刚好听到他气愤地回应电话的样子。

    走到他面前,她抬手扶住他的胳膊,“是不是,因为我呀”

    皇甫耀阳抬起手掌,帮她把鼻尖上沾着的一颗水珠抹掉,“与你无关,我们两个一直就是这样子。”

    从小到大,他们不是在冷战就是在争吵,他都习惯了。

    他们的关系,从来不像是母子,倒更像是敌人。

    看出他心情不好,冷小野后退一步,微微提起自己的浴袍,向他行了一个欧式宫庭礼。

    “尊敬的伯爵大人,您的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去沐浴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