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子重新驶回酒店,皇甫耀阳当真自己上楼,帮她拿了一套衣服下来。

    冷小野在车子上穿好衣服,和他一起上楼。

    老管家早已经帮二人把晚餐准备好,平静地将二人让到餐桌边。

    “小姐,警局那边已经处理完了,车子已经开回来,就在楼下停车场,您的包和手机都在桌上。之前,沈小姐来了一个电话,因为您不在,我怕有什么事情就帮您接了,她说等你回来给她回个电话。”

    “哦谢谢。”

    冷小野红着脸道了声谢,就算衣服不是让他送的,可是凭白无故地在车上换一套衣服,是个人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冷小野的光辉形象,全让这个大混蛋给毁了。

    “那二位慢用。”

    老管家退出门去,冷小野从茶几上拿过自己的手机,坐到桌边的时候,还在小声报怨。

    “我就怎么就遇到你这样一个磨人精”

    桌子对面,皇甫耀阳耸耸肩膀。

    冷小野就调出沈宁的号码打过去。

    电话接通,沈宁的声音很平静,“今晚不用给你留门吧”

    冷小野立刻反问,“怎么着,不想让我回家呀”

    “我无所谓呀,伯爵先生不介意就行。”沈宁在那头淡淡道。

    “死小宁,你别得意,看我回去收拾你。”

    “您还是乖乖留在那边,被伯爵先生收拾吧。”沈宁轻笑了一声,“虽然本人不想打扰热恋的某人,不过我必须要提醒您,上午夏姨给我打电话,询问我为什么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告诉她,你去野外写生了,信号不好。你最好给她回个电话。”

    冷小野吐吐舌头,只顾着和皇甫耀阳约会,她早忘了手机的事情。

    “大恩不言谢,回头请你吃饭。”

    “好,那我先挂了。”

    “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雨这么大,记得关窗子。”

    “等你提醒,我早就被大风刮走了,好了,为了防止伯爵大人醋海生波把我给淹死,本人还是挂电话了,你自己注意身体,小心纵欲过度。”

    “你才纵欲过度呢,滚”

    冷小野笑骂着将电话挂了。

    对面,皇甫耀阳就伸过手掌,将切好的牛排送到她面前来。

    冷小野不敢耽搁,立刻就再次拨通许夏的号码,“亲爱的妈咪,你想我了”

    许夏立刻就劈头盖脸地骂过来,“死丫头,还知道回电话,我还以为大雨把你冲进黄浦江了呢”

    早有先见之明的冷小野,只是将手机抬得高高的,听着她骂完了,才将手机收回来,送到耳边。

    “您别生气吗,生气会长皱纹的,到时候不漂亮了,我老爸可会出轨的哟”

    见她只顾着讲电话,皇甫耀阳干脆走过来,将她从椅子上扶起来。

    冷小野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随着他的动作起身。

    侧身坐到椅子上,皇甫耀阳手臂轻轻一带,就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下,一手扶着她,一手就用叉子叉了牛排送到她嘴边。

    电话那边,许夏的声音却已经软下来,“你没事吧”

    “没事”冷小野张嘴吃下他送过来的牛排,“我这正吃饭呢,意式牛排超级大餐。”

    “和小宁一起”许夏问。

367.第367章 又撕了一个(1)    “啊”冷小野看看身侧的皇甫耀阳,“对啊,要不然,我还能和谁在一起啊”

    老妈,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为了您的心脏着想。

    看看皇甫耀阳送到嘴边的牛排,她扶着他的手掌转手,送到他嘴边。

    “那妈妈不打扰你们了,你们两个好好吃饭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那个女王大人,老爸的演习也结束了吧”

    “对啊。”

    “那你是一个人在家”

    电话那头,许夏看看切开水果,送到她面前的自家老公冷子锐,后者只是向她轻轻摆手,示意她不要说。

    演习结束,冷子锐已经为自己安排了几天的假期。

    他已经想好了,要给冷小野一个大惊喜。

    突然说要去上海,还说什么要去陪沈宁,就她那点小九九能瞒得过他。

    从小看她长大,她眼珠一动,冷子锐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上海现在大雨,冷小野怎么可能和沈宁在外面吃牛排

    不用问,肯定又是那个臭小子。

    他倒要看看,那个拐走她家姑娘的臭小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当然,这些事情不能明着告诉自家老婆,要不然,就许夏那个脾气,第一个就得冲过去把那个臭小子灭了。

    所以冷子锐只是告诉许夏,要给小野一个惊喜,但是并没有说出这个惊喜的具体内容。

    许夏因为有他的授意在先,并没有告诉冷小野这个惊喜。

    “对啊,你爸那个混蛋,演习回来也不回家,我已经决定将他驱逐出境了。”

    冷小野轻吁口气,“少来了,您才舍不得呢。不说了,那您早点休息,我先挂了,再见。”

    将电话收线,冷小野这才长吁口气。

    刚才不小心把牛排说出来,幸好只有老妈一个人,要不然,她就完蛋了。

    “你妈妈很喜欢我,你不用紧张。”皇甫耀阳又叉了一块牛排过来,送到她嘴边。

    冷小野张口吃下他送过来的牛排,“我妈当然好哄了,可是我爸不一样啊,小时候,我和我哥两个人加起来都玩不过他的。”

    于是,她很自然地向他讲起小时候的趣事。

    “我和我哥是双胞胎,刚出生那会儿,我妈跟本分不清谁是谁,经常是抱着我哥喂一次奶,一会儿又喂着他喂一次我那里饿得直哭,她还训我臭小子,你都吃过一回了还吃”

    “不仅如此哦,还有一次,我小的时候,我妈还差点把我弄丢了”

    “这个不算什么啦,最可笑的是有一次。那时候好像是三四岁吧,我们刚上幼儿园的时候,过愚人节,我哥戴了一个假发,跟着我妈逛了一天街,我妈都没认出来是他。后来去商场的时候,非要拉着他去试一条裙子,那家伙才暴露的”

    抱她在怀,喂她吃着牛排,听着她请起她小时候那些有趣的事情,皇甫耀阳不时轻笑出声。

    她和他不同,如果说他的童年是一片灰色的话,那她的童年则是完全相反,绚丽而多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