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啊”冷小野看看身侧的皇甫耀阳,“对啊,要不然,我还能和谁在一起啊”

    老妈,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是为了您的心脏着想。

    看看皇甫耀阳送到嘴边的牛排,她扶着他的手掌转手,送到他嘴边。

    “那妈妈不打扰你们了,你们两个好好吃饭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那个女王大人,老爸的演习也结束了吧”

    “对啊。”

    “那你是一个人在家”

    电话那头,许夏看看切开水果,送到她面前的自家老公冷子锐,后者只是向她轻轻摆手,示意她不要说。

    演习结束,冷子锐已经为自己安排了几天的假期。

    他已经想好了,要给冷小野一个大惊喜。

    突然说要去上海,还说什么要去陪沈宁,就她那点小九九能瞒得过他。

    从小看她长大,她眼珠一动,冷子锐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上海现在大雨,冷小野怎么可能和沈宁在外面吃牛排

    不用问,肯定又是那个臭小子。

    他倒要看看,那个拐走她家姑娘的臭小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当然,这些事情不能明着告诉自家老婆,要不然,就许夏那个脾气,第一个就得冲过去把那个臭小子灭了。

    所以冷子锐只是告诉许夏,要给小野一个惊喜,但是并没有说出这个惊喜的具体内容。

    许夏因为有他的授意在先,并没有告诉冷小野这个惊喜。

    “对啊,你爸那个混蛋,演习回来也不回家,我已经决定将他驱逐出境了。”

    冷小野轻吁口气,“少来了,您才舍不得呢。不说了,那您早点休息,我先挂了,再见。”

    将电话收线,冷小野这才长吁口气。

    刚才不小心把牛排说出来,幸好只有老妈一个人,要不然,她就完蛋了。

    “你妈妈很喜欢我,你不用紧张。”皇甫耀阳又叉了一块牛排过来,送到她嘴边。

    冷小野张口吃下他送过来的牛排,“我妈当然好哄了,可是我爸不一样啊,小时候,我和我哥两个人加起来都玩不过他的。”

    于是,她很自然地向他讲起小时候的趣事。

    “我和我哥是双胞胎,刚出生那会儿,我妈跟本分不清谁是谁,经常是抱着我哥喂一次奶,一会儿又喂着他喂一次我那里饿得直哭,她还训我臭小子,你都吃过一回了还吃”

    “不仅如此哦,还有一次,我小的时候,我妈还差点把我弄丢了”

    “这个不算什么啦,最可笑的是有一次。那时候好像是三四岁吧,我们刚上幼儿园的时候,过愚人节,我哥戴了一个假发,跟着我妈逛了一天街,我妈都没认出来是他。后来去商场的时候,非要拉着他去试一条裙子,那家伙才暴露的”

    抱她在怀,喂她吃着牛排,听着她请起她小时候那些有趣的事情,皇甫耀阳不时轻笑出声。

    她和他不同,如果说他的童年是一片灰色的话,那她的童年则是完全相反,绚丽而多彩。

365.第365章 为爱痴狂(2)    放低椅座,从后座的储物箱里取出备用的毯子,裹住她的身子,皇甫耀阳并没有放开她,而是依旧将她拥在怀里,“小野,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你了。”

    “有多爱”

    她扬着唇角,小声问。

    “胜过爱自己。”

    他答。

    冷小野轻笑,“骗人,你不是说你不知道什么是爱吗”

    “现在,我知道。”皇甫耀阳双手捧起她的脸,“我爱你,冷小野,我确定”

    之前,他确实不懂,什么才叫爱一个人。

    可是遇到之后,他就渐渐明白。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有的时候会很疼,疼得人好像都不能呼吸,快要死掉。

    有的时候会很甜,甜得他想到她就会扬着唇角。

    有的时候是酸的,恨不得将她抓在手心里,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只独独属于她。

    他对她说过无数次“最后一次”,可是每次到最后,不是放纵她。

    他二十三的人生,没有纵容过任何人,唯独一个她,看她在他的世界里上窜下跳,遍地撒野,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如果这都不是爱,那什么才是

    “小野,你爱我吗”

    “恩”冷小野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我我不知道,不过,我保证,等我爱上你的时候,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说完了,她又有点紧张,“你你不会生气吧”

    他轻轻摇头。

    “你会爱上我的,一定会的。”

    皇甫耀阳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要求太高。

    从最初的排斥到现在她的亲近,他已经在一点点地走近她。

    他抬起手掌,将大手覆上她的左侧胸口,心脏的位置,霸道开口。

    “冷小野,这里是我的”

    他不仅要她的人,还要她的心,她的人是他的,心也要他的,他一个人的,谁也不能与之分享。

    他就是这样,要么不要,要么就要得纯粹。

    被他手掌一摸,她的小葡萄立刻挺立起来。

    冷小野脸上一红,一把抓住他的手甩开。

    “快起来了,你来开车,一会儿回酒店,你去帮我拿套衣服下来,不许告诉管家哟,丢死人了。”

    车震震到连衣服都没得穿,如果说出去,沈宁非笑死她不可。

    说完,她就迅速从他身上爬起身,裹着毯子,逃到后座上去了。

    皇甫耀阳坐直身子,侧脸看过来。

    只见她裹着毯子,红着脸缩在后座上,就像个可爱的小动物。

    看他看过来,冷小野只是瞪他一眼。

    “看什么看啊,开车去呀”伸过手来,揉揉她微湿的头发,皇甫耀阳脱下自己还算干燥的衬衣递给她,“把头发擦擦,别感冒了。”

    冷小野没有接,“我没关系啦,你把暖气打开就行了,衣服快穿上,自己感冒还没好,逞什么能啊”

    她的语气是鄙夷和责备式的,字里行间却透着关切。

    感觉着那种关切,他的心也是跟着温暖起来。

    将衬衣重新穿到身上,皇甫耀阳移到驾驶座上。

    冷小野抓过自己的外套,摸了摸,却只摸出一颗棒棒糖来。

    打开包装,自己咬了一半,她伸手将另一半送到他嘴边。

    “那,见者有份,一人一半”

    他笑了笑,张口吃下她咬了一半的棒棒糖。

    车子缓缓启动,驶入大雨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