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路拖着皇甫耀阳离开射箭场,老管家看他们要离开,虽然疑惑,还是通知外面的司机准备好。

    冷小野与皇甫耀阳来到门口,司机和车子都已经在台阶下等待。

    老管家就走过去,帮二人拉开车队中间那辆奔驰车的车门。

    冷小野没有上车,而是拉着皇甫耀阳走到车队是前面那辆越野车边,径直走到驾驶座,拉开车门,向司机扬扬下巴。

    “下车”司机哪敢不听话,立刻就让出驾驶座的位置,冷小野伸腿上车,看看还站在门外的皇甫耀阳,她扬唇一笑,“上车呀”

    司机忙着走过去,帮皇甫耀阳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皇甫耀阳一上车,冷小野立刻就将车子启动。将老管家和一众保镖都晒在门口。

    “管家先生”看着那辆绝尘而去的越野车,贴身保镖询问地看向管家,“您看,这”

    老管家耸耸肩膀,笑了笑,“走吧,我请几位喝下午茶。”

    越野车一路驶向城内,冷小野就侧脸看看皇甫耀阳,“你们家那些保镖,不会以为我要把你绑架了吧”

    皇甫耀阳调整了一下座椅,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他们都知道,我自愿被你绑架。”

    要么,他自己开车,要么,他坐在后座。

    这是第一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多少还真有点不习惯。

    “那我该开多高的赎金呢”冷小野笑着调侃。

    皇甫耀阳伸过手臂,帮她扣好安全带,“只要你喜欢,都是你的。”

    “那可说好了,我们结婚的时候,不许做婚家财产公证哟。”

    “好。”

    从郊外到市内,并不是很近的距离,因为她总是能找到有趣的话题,皇甫耀阳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时间漫长,下车的时候甚至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锁开车,冷小野向不远处的招牌扬扬下巴。

    “那就是这里了。”

    皇甫耀阳抬起脸,只见马路对面,赫然写着“锦江乐园”几个大字。

    她竟然带他来游乐园

    皇甫耀阳脸上有明显的意外。

    “走啊”冷小野拉着他穿过马路,排到正在排队买票的人后面,“你运气不错,今天好像人不是很多。”

    没有老管家为他准备好门票,没有被清空的游乐场

    四周都是人,很喧闹。

    有情侣牵着手走过,也有带着孩子的夫妻,形形色色的人,从他的身边走过。

    甚至还有两个追逐打闹的孩子,从二人之间钻过。

    其中一个注意到皇甫耀阳的眼罩,疑惑地停下脚步。

    “咦,你怎么遮着一眼睛呀”

    皇甫耀阳眉尖微皱。

    冷小野忙着伸手过来抱住他的胳膊,“小朋友,这你就不懂了,我男朋友是海盗船长”

    男朋友

    皇甫耀阳侧脸,看着身侧的冷小野,心中升起来的那一抹不悦,瞬间烟消云散。

    小孩子信以为真,小脸上露出感叹的神情,“哇塞,好厉害”

    另外一个小孩子也跑过来,“船长先生,你的船是停在港口吗”

    “这个是秘密,不能说的。”冷小野弯下身去,从口袋里摸出两根棒棒糖,“那,一人一根,要替船长保守秘密哟”

    两个小家伙看着她手中的糖,想要,又有些犹豫。

359.第359章 药还是套?(3)    嘴里的糖已经开始融化,满嘴里都是清爽的柠檬酸甜味,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只觉得那甜味仿佛要一下子冲入心胸。

    仔细帮他把伤口消了消毒,又小心地涂了一层药膏,轻轻吹了吹,冷小野这才收起手上的东西。

    “ok,我们可以走了。”

    “你还没有抹药。”

    他站起身,一本正经地提醒。

    她小脸一红,“没关系啦,已经不疼了这里也不方便,回头再说,我们先去观光隧道,太晚的话人会很多,还要排队。”

    “没关系的。”

    皇甫耀阳接过她手中的药袋,轻轻抬手,早已经等在路边的车子立刻驶过来,在他身侧停下。

    二个人上了车,直奔外滩。

    果然,远远就见就有人在排队购票,冷小野正要去排队,一名助理已经小跑过来。

    “伯爵先生,小姐请跟我过来。”

    冷小野挑挑眉尖,带着几分疑惑跟着皇甫耀阳一起走进入口。

    等到他们来到登车处,只见一辆隧道车已经在等。

    车内,空无一人。

    皇甫耀阳拉着冷小野上了车,助理向工作人员示意一下,车门闭紧,缓缓启动。

    “这”冷小野看看空荡荡的车箱,“只有我们两个”

    皇甫耀阳拉着她在位置最好的椅子上坐下,“你不喜欢”

    冷小野向他吐吐舌尖,“不是啦,就是有点惊讶。”

    这里她也来玩过几次,因为冷家行事一向低调,每次都是有多人同行。

    这一次,他们二个就占了一辆车子,她多少有些惊讶。

    然而,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

    等到二个人参观完隧道,来到冷小野之前提过的野外狩猎俱乐部,两个人换好衣服,背着箭盒来到外面狩猎场的时候,偌大的野外射箭场内,同样是空荡荡地没有其他玩家。

    只有老管家和皇甫耀阳的几个保镖远远地尾随着二人,随时保护着二人的安全。

    冷小野放下手中的反曲木弓。

    “皇甫耀阳,你每次都是这样包场玩的吗”

    瞄准一只野鸡,皇甫耀阳松开手中的箭矢。

    长箭脱弦而出,笔直地命中那只野鸡的身体,将它斜盯在树上。

    “我一般很少玩,就算是玩也是一个人。”

    因为特殊的身份,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从小时候开始,他想去哪儿玩,都是这样。

    如果他想去游乐场,管家就会提前帮他把游乐场整个包下来。

    从小习惯如此,长大之后他也是依旧独来独往。

    持着长弓,开弓姿态优美的皇甫耀阳,脸色平静,冷小野却从他的脸上读出了几多落寞。

    所有人都羡慕他的出身,又有几人知道,他的苦恼。

    小小年纪就独处一人,住在那样一座大得无边的城堡里,他的孤独可想而知。

    想象着一个小小的男孩自己在游乐场里,孤单一人穿过那些大型娱乐设备的样子。

    她的心,闷闷地疼起来。

    垂下手中的弓,冷小野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他的手掌。

    “咱们不玩这个了,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