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嘴里的糖已经开始融化,满嘴里都是清爽的柠檬酸甜味,他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只觉得那甜味仿佛要一下子冲入心胸。

    仔细帮他把伤口消了消毒,又小心地涂了一层药膏,轻轻吹了吹,冷小野这才收起手上的东西。

    “ok,我们可以走了。”

    “你还没有抹药。”

    他站起身,一本正经地提醒。

    她小脸一红,“没关系啦,已经不疼了这里也不方便,回头再说,我们先去观光隧道,太晚的话人会很多,还要排队。”

    “没关系的。”

    皇甫耀阳接过她手中的药袋,轻轻抬手,早已经等在路边的车子立刻驶过来,在他身侧停下。

    二个人上了车,直奔外滩。

    果然,远远就见就有人在排队购票,冷小野正要去排队,一名助理已经小跑过来。

    “伯爵先生,小姐请跟我过来。”

    冷小野挑挑眉尖,带着几分疑惑跟着皇甫耀阳一起走进入口。

    等到他们来到登车处,只见一辆隧道车已经在等。

    车内,空无一人。

    皇甫耀阳拉着冷小野上了车,助理向工作人员示意一下,车门闭紧,缓缓启动。

    “这”冷小野看看空荡荡的车箱,“只有我们两个”

    皇甫耀阳拉着她在位置最好的椅子上坐下,“你不喜欢”

    冷小野向他吐吐舌尖,“不是啦,就是有点惊讶。”

    这里她也来玩过几次,因为冷家行事一向低调,每次都是有多人同行。

    这一次,他们二个就占了一辆车子,她多少有些惊讶。

    然而,惊讶的事情还在后头。

    等到二个人参观完隧道,来到冷小野之前提过的野外狩猎俱乐部,两个人换好衣服,背着箭盒来到外面狩猎场的时候,偌大的野外射箭场内,同样是空荡荡地没有其他玩家。

    只有老管家和皇甫耀阳的几个保镖远远地尾随着二人,随时保护着二人的安全。

    冷小野放下手中的反曲木弓。

    “皇甫耀阳,你每次都是这样包场玩的吗”

    瞄准一只野鸡,皇甫耀阳松开手中的箭矢。

    长箭脱弦而出,笔直地命中那只野鸡的身体,将它斜盯在树上。

    “我一般很少玩,就算是玩也是一个人。”

    因为特殊的身份,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从小时候开始,他想去哪儿玩,都是这样。

    如果他想去游乐场,管家就会提前帮他把游乐场整个包下来。

    从小习惯如此,长大之后他也是依旧独来独往。

    持着长弓,开弓姿态优美的皇甫耀阳,脸色平静,冷小野却从他的脸上读出了几多落寞。

    所有人都羡慕他的出身,又有几人知道,他的苦恼。

    小小年纪就独处一人,住在那样一座大得无边的城堡里,他的孤独可想而知。

    想象着一个小小的男孩自己在游乐场里,孤单一人穿过那些大型娱乐设备的样子。

    她的心,闷闷地疼起来。

    垂下手中的弓,冷小野走上前来,一把拉住他的手掌。

    “咱们不玩这个了,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358.第358章 药还是套?(2)    这家伙回来的也太快了,只能等回头再找机会了。

    要不然,被他知道,肯定要不高兴的。

    “小姐,您好,这是您选好的药品。”药剂师提着一个装着药的袋子走过来,送到她面前,“您刚才说想要避孕药,选好了吗”

    这孩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冷小野挑眉看一眼皇甫耀阳,假装呛到,用力地咳嗽两声。

    手一伸,就从架上抓过两盒避孕t来,送到他手里。

    “您听错了,我是说要避孕t,不是说要避孕药,这两盒您也帮我一起结帐吧”

    将东西交给药剂师,她偷偷看一眼皇甫耀阳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个,我我就是想着多注意卫生肯定没坏处,要是你你不喜欢就算了”

    二个人好不容易才开始约会,她可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避孕t

    她竟然会想到买这种东西,看来是已经准备好了,要和他多做运动吗

    “我没关系。”皇甫耀阳微扬唇角,将手中的棒棒糖向她送了送,“想吃什么味儿的”

    看看他的脸色,见他似乎并没有生气,冷小野这才松了口气。

    收回目光,她伸手从架子上抽下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

    “我最喜欢柠檬味,您呢”

    他

    皇甫耀阳一怔。

    “我没有吃过。”

    “不是吧”冷小野一脸惊讶,“皇甫耀阳,你开玩笑的吧”

    皇甫耀阳目色微沉,“她说贵族男人是不会吃这种东西的。”

    从小接受贵族式教育,从他刚刚会拿餐具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被教授如何最优雅的用餐像这种东西跟本不会出现在他的餐单上。

    冷小野不由错愕,她知道,他说的“她”是指女大公。

    想来倒也并不奇怪,像他这样的皇室贵族,从小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那位严谨苛刻的女大公,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嘴里叨着一个棒棒糖走来走去。

    心中微微一疼,她伸手揭开手中那颗棒棒糖的包裹,将糖送到他面前。

    “那这支给你”

    看看那只糖,皇甫耀阳有些犹豫。

    她又将糖向他嘴边送了送,“很好吃的,试试吗”

    他缓缓张开嘴,冷小野就将那颗大大的棒棒糖塞到他嘴里,嘴里被她塞了一颗糖,他的嘴巴立刻就鼓了起来。

    看着一向优雅的伯爵大人,鼓着一侧腮帮子的模样,冷小野伸过手来摸摸他脸上鼓起的包,灿烂地露出笑脸。

    “好可爱”

    然后,她就又抽了一根棒棒糖出来,剥开包装,塞到自己嘴里。

    鼓着腮去付了帐,提上药袋和他一起走出药店。

    四下看了一眼,注意到不远处人行道边的一把椅子,冷小野立刻就拉着他过去坐下。

    从袋子里取出酒药和棉签来,手就伸过来扶住他的下巴。

    她嘴里含着棒棒糖,说话的时候有些含糊不清,“我帮你把你的耳洞消一些毒,涂点药膏,炎症会消下去的快一点,可能会疼一点,你忍着点。”

    这种小疼痛,算什么

    皇甫耀阳配合地微歪着头,任她所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