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我多年的经验,女孩子一般都喜欢这些东西。”

    老管家恭敬地弯着身子,轻声说道。

    皇甫耀阳没有说什么,只是接过餐车,推进房间。

    将托盘放到冷小野的面前,将餐车上的蟹黄包还有其他的食物一样一样地放到托盘上。

    冷小野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早餐,一脸感叹。

    “你这也太快了吧难不成你早就吩咐过了”

    将筷子拿过来送到她手边,皇甫耀阳语气平静。

    “从点餐到餐点过来,至少要半个小时,怕你等不及。”

    他并没有那种献媚讨好的语气,但是,在这种平静中,却透着无尽的宠溺之情。

    皇甫耀阳是那种,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极致的人,但是前提是他想去做。

    有谁会想到,像他这样的人,竟然会有一天,为了一个女人能够第一时间吃到早餐,而安排得这么缜密

    看看餐车上的那只花,皇甫耀阳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拿过来,送到冷小野手里。

    “这个你喜欢吗”

    冷小野接过那支玫瑰,看了看。

    “这好像是玫瑰花,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蔷薇,不过都是蔷薇属,也差不多了。”她抬起眼帘,看了看坐在她身侧的男人,伸手夹过一个蟹黄包放在一只小盘子里,送到他面里,“我没有花,只好回你一只包子。”

    看看面前的包子,皇甫耀阳没有伸手也没有伸筷子,只是张了嘴,就要去咬她手上的包子。

    “别动”冷小野忙着将碟子缩回来,“你不要看皮不烫,里面的汤和馅料可是烫着呢,要这样先咬开一个小口,然后把里面的馅和汤吹凉我喜欢先喝掉里面的汤,然后再连皮带馅一起吃。”

    她边说边演示,只把小嘴吃得满是油光。

    然后,又送一个包子给他。

    他还是头回听说,吃包子也要这样讲究。

    学着她的样子,咬了一个小口,吹凉,然后吮了汤,连皮带馅地一起咬。

    果然,鲜香。

    冷小野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咬了一大口,才问道,“好吧吗”

    他轻轻点头,“很特别,很鲜美。”

    “那当然了,那是因为本人的独特吃法。”冷小野向他做个鬼脸,“这种吃法,知道的人可不多哟,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那我是第几个”

    “你”冷小野伸出手指,“你是第1、2、3差不多,也就排名一百以后吧”

    说完,她自己先笑起来。

    皇甫耀阳知道她是故意逗她,也笑起来。

    “小混蛋。”

    从小到大,敢这样捉弄他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你才是”

    她立刻反驳。

    他却并不与她斗嘴。

    冷小野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我记得,你说三个月之前见过我,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啊,皇甫耀阳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你对我没印象,是因为那天晚上,你跟本就没有看到我。”皇甫耀阳拿过纸巾,帮她擦了擦嘴,“我是不可能认错人的。”

    冷小野抓住他的胳膊,“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你到底在哪儿看到我的”

    晚安

351.第351章 三个月前(2)    此时,皇甫耀阳亦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伸过手指,他一把扯开她身上最后一件碍事的小衣。

    大手轻轻一托,就将她纤瘦的身子托起来。

    重新抬起脸,轻吻着她的耳垂,他轻声提醒。

    “小野,我来了。”

    身子微疼,冷小野轻轻地吸了一口凉气,扶着他肩膀的手猛地收紧。

    “疼。”

    “对不起,小野。”

    他僵着身子不敢动,只是重新侧脸吻住她的唇舌。

    直到,她的身体放松下来,他才缓缓地将她完全占有。

    然后。

    一切水到渠成。

    他很了解她的身体,人又聪明,自然也最清楚,如何才能让她和他一样都得到最好的感受。

    浴室内,水气氤氲。

    宽大的镜子上也是蒙上了一层水气,隐约映出两个人影。

    纠纠缠缠。

    伴着流水的声响,是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断断续续的娇喘。

    冷小野自然不可能是皇甫耀阳的对手,很快就在他的怀里败下阵来。

    等到他彻底释放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已经软软地瘫在他身上,像个孩子一样圈着他的颈,头枕在他的颈间。

    看着她微张着小嘴低喘的样子,皇甫耀阳满足的同时又有点心疼。

    “是不是弄疼你了”

    “废话。”

    她原本是想骂他,可是这两个字一出口却是软软地没有什么力道,听上去,与其说是骂人倒不如说是撒娇。

    轻轻吻吻她的脸,皇甫耀阳像抱一个大孩子一样将她抱到浴缸边,打开开关放水,才将她小心地放进去。

    他就伸过手来帮她清洗。

    冷小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想要捉住他的手掌,却将他的手握住,他温柔开口。

    “乖乖听话。”

    她全身酸疼,跟本没有力气挣脱,只好任他所为。

    手伸过来,从她胸口上捏起那枚金色钻戒,皇甫耀阳微微扬起唇角。

    “小野,总有一天,我会把这枚戒指带上你的手指。”

    她扬了扬唇,懒懒地笑了笑,“那你可得加油了。”

    将水下她的手掌拉出来,他轻捧着她的手掌,如骑士亲吻公主一样,吻了吻她的手背,又吻了吻她的手指。

    “小野,我一向说到做到”

    冷小野牵牵唇角,这一点,她绝对不怀疑。

    一直以为,她就认为,自己算是很困执很难搞定的人。

    可是这个家伙,比她还要固执难缠。

    也许,正如沈宁所说,她和他,真得就是一类人吧

    伸臂将她抱出浴缸,皇甫耀阳拉过浴巾来裹到她的身上,这才将她抱出来重新放到大床上。

    帮她把长发吹干,拉过裹子将她裹成一个小肉小粽子,他这才直起身。

    “等我去给你拿吃的来。”

    皇甫耀阳走出门外,只见门口处,两辆餐车已经在等,老管家客气地向他行了一礼。

    “伯爵先生,小姐现在需要用餐吗”

    “你为她准备了什么”

    “是中式早餐,有小姐提过的蟹黄包,还有几样粥品和一些小菜。”老管家推过餐车,“这一车是五分钟之前刚刚推过来的。”

    扫了一眼餐车上放着的一束新鲜的红色玫瑰,皇甫耀阳看看这位跟了自己多年的老管家,很轻地挑了挑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