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是,你还在流鼻血啊”

    “听话,出去”

    皇甫耀阳弯着身子,皱着眉看着她。

    这什么怪僻啊,突然就想洗澡,难道这位有洁癖

    冷小野也没有多想,只是将纸巾送到他手上,自己就走出门外。

    看她离开,皇甫耀阳一把扯开身上的浴袍,站到花洒下,打开冷水。

    “皇甫耀阳”冷小野帮他关上门,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忙着又将门推开,“你的耳朵别沾水”

    话说到一半,只见他正套着西裤站在花洒下。

    她不由地怔在原地。

    真是怪人,怎么穿着衣服洗澡呀

    有水珠涨过来,落在她的手臂上,冰凉。

    是,冷水

    冷小野瞪大眼睛,“皇甫耀阳,你干吗呀”

    皇甫耀阳人站在水柱下,背对着门,并不知道她重新开门回来,听到她的声音,他疑惑转身。

    西裤已经湿裤,粘在身上,冷小野一眼就看到他高高支起的帐篷。

    皇甫耀阳迅速转过身,背对着她,哑着嗓子开口。

    “小野,出去等我。”

    冷小野站在门口怔了两秒,然后就急步冲过来,关掉了花洒。

    “你疯了你,这样会感冒的”

    大冬天冲冷水,他疯了

    看着眼前只套着内衣的冷小野,皇甫耀阳迅速移开目光。

    “小野,快出去听话,我没事的。”

    看着他满是冷水的身体,冷小野心疼地皱眉。

    “笨蛋”

    以为她是责怪他对她的亵渎,皇甫耀阳轻声开口。

    “对不起,我我可以控制住自己的。”

    上前一步,冷小野抬起手掌,帮他擦了擦鼻下的血水。

    感觉着她温热的手指掠过冰冷的脸颊,他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好想,拥住她,现在就占有她。

    “小野,我的耐力是有限度的。”

    他哑着嗓子,提醒着她。

    他真得要疯了,明明想要她想得不行,想得发疼,正在努力控制,她还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他再好的自制力,能坚持多久

    平日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这一回这么笨。

    她现在站在这里,没有走,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

    冷小野白了他一眼,微掂起脚,侧脸吻上他的唇。

    以前她拒绝他的亲近,是因为每次他都不考虑她的感受,他们之间也还没有确定情侣的关系。

    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在一起,难道她还会拒绝这种事情吗

    她不是会放纵自己的女孩,却也不会保守到那个地步。

    更何况,他们又不是没有过。

    用得着他这样冲凉水来解决

    那家伙前几天咳得那么厉害,现在还没有好,再这样冲冷水,万一冲出一个大肺炎来怎么办

    看着冷小野渐渐靠近他的精致小脸,皇甫耀阳的眸也是缓缓睁大。

    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她的唇落在他的唇上,他才突然明白过来,她想做什么。

    收出手臂,他一把就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住,拥得两个的骨头都被硌得有些发疼。

    抬手扶住她的脸,他急切地吻过来。

350.第350章 三个月前(1)    手掌扶住冷小野的脸,皇甫耀阳急切地吻上她的唇。

    只套着内衣的身体,突然触到他冲过凉水的肌肤,冷小野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

    与她认识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对他主动,他不可能再放开怀中的小人儿。

    冷小野被他冰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绕在他颈上的手臂,却是越发收紧了些。

    感觉到怀中冷小野的动作,皇甫耀阳伸出手掌,调整了一下水温,重新打开花洒。

    同时,用身体挡住她的。

    水管里存着的凉水喷到他的背上,然后水温转暖。

    这一次微微松开胳膊,却并没有松开她的唇。

    他的吻不像昨天晚上那样地温柔缠绵,一上来就是霸道而直接地纠缠她诱人的舌尖,用力地吮着吻着,带着强烈地攻击性。

    从凌晨忍到现在,此时此刻,他已经膨胀地发疼。

    大手再一次将她拥紧,他的掌心用力地揉搓着她的背。

    他的身上微凉,掌心却是滚热得,如火一样,将她的肌肤烫得都有些发疼。

    吻着她,他的手掌早是不客气地揉上来,捏住她的卡扣,轻松一捏就让她丢盔卸甲。

    然后,他用力将她拥紧,两个人的肌肤紧紧地依到一处。

    他的凉与她的热,都是一种别样的刺激,很快,他的身体就再一次烫起来,就连他胸口上那些水珠,似乎都染上他的温度。

    热水洒在二人的身上,顺着肌肤淌下来,将她的长发也打湿,一绺绺地粘在身上。

    她身上细细的那一层小疙瘩重新退下来,恢复如丝绸一样的光华,染了水色,便显出如玉一般的质感来。

    喘息着将唇从她的唇上移开,皇甫耀阳侧脸将吻下移,落上她的锁骨。

    她的锁骨里积了些热水,反射着头顶的灯光,就好像是散落了一地的阳光。

    两弯锁骨之间,垂着那一枚亮亮的金色钻戒。

    他的唇滑下来,吻了吻那枚钻戒,然后就噙住那颗诱人的小葡萄。

    她到底是青涩,身体当然也是极敏感的。

    感觉着他的唇舌,冷小野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呼吸也是越发粗重起来。

    本能地收紧两臂,她几乎要站立不住,下意识地想要逃开。

    “不不要”

    她退了一步,背就贴到墙上,无路可退。

    面前的皇甫耀阳却已经追过来,继续吻她。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她所谓的不要并不代表着真得不要。

    他现在胀得厉害,很怕把她弄疼,所以必须要让她彻底准备好。

    他仿佛是一个魔术师,从唇到舌都带着魔力,甚至他的每一根手指都是神奇的,只是很轻地碰触,却足以让她全身颤栗

    冷小野觉得自己像是在火上烤着的肉,又好像是搁浅的鱼

    很热,热得几乎要不能呼吸。

    身体内叫嚣着一种奇怪地向往与空虚。

    她说不出话,只是发出一串无意识的声音

    扶着他肩膀的手指,想要抓紧他,又没有力气。

    “皇甫耀耀阳”

    她吃力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干哑,沙沙的好像不是她的声音,是另外一个人的。

    但是,并不难听,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摄人心魄的调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