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掌扶住冷小野的脸,皇甫耀阳急切地吻上她的唇。

    只套着内衣的身体,突然触到他冲过凉水的肌肤,冷小野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

    与她认识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对他主动,他不可能再放开怀中的小人儿。

    冷小野被他冰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绕在他颈上的手臂,却是越发收紧了些。

    感觉到怀中冷小野的动作,皇甫耀阳伸出手掌,调整了一下水温,重新打开花洒。

    同时,用身体挡住她的。

    水管里存着的凉水喷到他的背上,然后水温转暖。

    这一次微微松开胳膊,却并没有松开她的唇。

    他的吻不像昨天晚上那样地温柔缠绵,一上来就是霸道而直接地纠缠她诱人的舌尖,用力地吮着吻着,带着强烈地攻击性。

    从凌晨忍到现在,此时此刻,他已经膨胀地发疼。

    大手再一次将她拥紧,他的掌心用力地揉搓着她的背。

    他的身上微凉,掌心却是滚热得,如火一样,将她的肌肤烫得都有些发疼。

    吻着她,他的手掌早是不客气地揉上来,捏住她的卡扣,轻松一捏就让她丢盔卸甲。

    然后,他用力将她拥紧,两个人的肌肤紧紧地依到一处。

    他的凉与她的热,都是一种别样的刺激,很快,他的身体就再一次烫起来,就连他胸口上那些水珠,似乎都染上他的温度。

    热水洒在二人的身上,顺着肌肤淌下来,将她的长发也打湿,一绺绺地粘在身上。

    她身上细细的那一层小疙瘩重新退下来,恢复如丝绸一样的光华,染了水色,便显出如玉一般的质感来。

    喘息着将唇从她的唇上移开,皇甫耀阳侧脸将吻下移,落上她的锁骨。

    她的锁骨里积了些热水,反射着头顶的灯光,就好像是散落了一地的阳光。

    两弯锁骨之间,垂着那一枚亮亮的金色钻戒。

    他的唇滑下来,吻了吻那枚钻戒,然后就噙住那颗诱人的小葡萄。

    她到底是青涩,身体当然也是极敏感的。

    感觉着他的唇舌,冷小野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呼吸也是越发粗重起来。

    本能地收紧两臂,她几乎要站立不住,下意识地想要逃开。

    “不不要”

    她退了一步,背就贴到墙上,无路可退。

    面前的皇甫耀阳却已经追过来,继续吻她。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她所谓的不要并不代表着真得不要。

    他现在胀得厉害,很怕把她弄疼,所以必须要让她彻底准备好。

    他仿佛是一个魔术师,从唇到舌都带着魔力,甚至他的每一根手指都是神奇的,只是很轻地碰触,却足以让她全身颤栗

    冷小野觉得自己像是在火上烤着的肉,又好像是搁浅的鱼

    很热,热得几乎要不能呼吸。

    身体内叫嚣着一种奇怪地向往与空虚。

    她说不出话,只是发出一串无意识的声音

    扶着他肩膀的手指,想要抓紧他,又没有力气。

    “皇甫耀耀阳”

    她吃力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干哑,沙沙的好像不是她的声音,是另外一个人的。

    但是,并不难听,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摄人心魄的调子。

348.第348章 主动(4)    拉过被子,裹住她的身子,皇甫耀阳微笑开口。

    “饿了吧”

    “呀,你流血了”

    注意到他耳朵上的血迹,冷小野惊呼一声,关切地凑过脸来,小心地扶住他的脸。

    “没关系。”皇甫耀阳不以为然地说道。

    刚才被她摔倒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耳朵疼,想来是刚才不小心扯到伤口。

    “别动”冷小野伸手扯过床头柜子上放着的纸巾,小心地帮他擦掉耳垂上的血水,看着他明显化腕的耳朵,她只是皱起眉来,“都化脓了,这样下去耳朵的发炎会越来越严重的,我帮你把耳钉取下来”

    “小野”皇甫耀阳捉住她的手掌,“不要摘下来。”

    “不摘不摘不摘,你松开我,我帮你看看”甩开他的手掌,她侧脸凑到他的脸侧,仔细地看向他的耳朵,“还好,发炎不是很严重,一会儿我帮你清一下毒,然后抹一点消炎的药膏”

    她骑坐在他身上,长发轻轻地掠过他的颈间,因为观察他的耳朵,她的脸凑得很近,近得呼吸都扑在他的侧脸,掠过耳朵。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柠檬味。

    只套着胸衣的身体,恰好贴在他睡衣分散的胸口,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摩擦着他的肌肤,两条腿隔着西裤,依旧能够感觉到她的温度。

    耳朵上那一点小小的疼痛早已经被他抛到脑后,皇甫耀阳的呼吸不自觉地粗重起来。

    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又在蠢蠢欲动,他抿紧唇,双手扶住她的肩膀,“小野,回床上去”

    冷小野扶紧他的头,“别动呀,我帮你把脓水挤出来,这样好得快一点。”

    一心只关心他的耳朵,她跟本没有注意到,她现在穿得多么单薄。

    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伯爵先生正在面临着怎么样的刺激和考验。

    喉咙发紧,身子瞬间膨胀,皇甫耀阳只觉得心脏一紧,鼻子里就有热流淌出。

    扶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扶正,皇甫耀阳抬手按住自己的鼻子,转身冲进洗手间。

    “皇甫耀阳”

    冷小野看着他急促的动作,不知道怎么回事,披着被子就冲过来,隔着半开的洗手间的门,只见他正弯着身站在洗手台前洗脸。

    水盆里,是一片红色的血迹。

    “你你怎么流鼻血了”心中一紧,冷小野丢掉身上的被子就冲进洗手间,迅速地扯了纸巾送到他手里,“用冷水敷一下额头,这样可以刺激血管收缩”

    一手按着他的鼻子,她就用纸巾沾了冷水,往他额上敷。

    “头低一点”

    她一边帮他敷额一边下令,皇甫耀阳垂下脸,刚好看到她因为抬臂挤压到一起的胸口。

    因为刚才是他帮她系的衣扣,并没有调整得太好,两只小兔子并没有各安其位,从他的角度,连两只小葡萄都看得很清楚。

    身子瞬间膨胀到极点,皇甫耀阳的鼻血流得更欢了。

    “小野”哑着嗓子扶住她的胳膊,皇甫耀阳轻轻地喘了口气,“出去,我冲个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