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见,门口处,缓步走进来一个高挑的人影。

    那是一个女孩,一个很年轻的女孩。

    微卷的长发乱蓬蓬地披在肩头,身上只套着一件奶白色的冬款裙装,裙衣上东一块西一块的脏渍,还有一大片红色的污迹,怎么看都像是血迹。

    不仅如此,她的裙摆一侧撕开一尺多长的缝隙,垂着脱出来的长长丝线。

    脚上的黑色保暖袜挂了好几个窟窿,有一个地方严重拖线,鞋子上还沾着不知道从哪里带来的泥泞。

    站在众人眼前的女孩,看上去就像是走了十万八千里,从世界尽头而来,甚至连脸上带透着几分风尘仆仆的气息。

    可是她在笑,笑得极是明艳。

    那笑容太美太耀眼,足以让人忽略掉她身上那种种的不和谐与不美好。

    这个女孩,正是冷小野。

    一路踩着一高一低的靴子,穿过跨江大桥,来赴约的冷小野。

    经理和所有的侍应生都在猜测她的身份,老管家和所有的保镖都是松了口气。

    皇甫耀阳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女孩,有几秒钟地失神,然后蓝眸里现出笑意,再接着就瞳孔缩起,化为担心。

    冷小野刚刚迈了两步,他已经大步冲过来,扶住她的肩膀。

    “出了什么事”

    抬脸,向皇甫耀阳耸耸肩膀,冷小野向他吐舌做个鬼脸。

    “不好意思啊,时间太赶,这样丑丑的就来了,你别生气。”

    看着她轻扬的眉毛,他的声音却是越发深沉起来,“有没有受伤”

    “当然没有了。”冷小野扬起唇角,“你应该知道的,一般都是我让别人受伤。”

    “小混蛋”

    他低低从唇间吐出三个字,手臂一伸,就将她拥到怀里,紧紧地抱住。

    冷小野没有反抗,只是放松已经疲惫到极点的身体,靠到他的胸口上。

    耳侧,他的心跳声,跳得有点急。

    在外面冻了几个小时,他怀抱的温暖几乎要让她融化了。

    放松地靠在他身上,冷小野懒洋洋地反驳。

    “你懂什么,女孩子要矜持的,第一次约会,怎么都会迟到几个小时吧阿嚏”

    话未说完,她已经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

    她的身上,还有从外面带进来的寒气,听着她的喷嚏声,皇甫耀阳只是心脏一紧,忙着松开她,脱下西装来披到她肩上。

    抬起手掌,拢住她微凉的小脸,皇甫耀阳用指腹抹掉她脸上的一抹污渍,“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个”冷小野看看四周,“我好饿,咱们能先吃饭吗”

    老管家微笑着走过来,向二人欠了欠身子。

    “伯爵先生,小姐,二位到桌边坐着聊吧,我已经吩咐过厨房里帮二位准备晚宴。”

    冷小野迈腿就往桌边走,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向桌子,皇甫耀阳紧张地扶住她的胳膊,“你的腿怎么了”

    “腿没事,就是高跟鞋换了。”冷小野不以为然地笑笑,“没事,我可以的。”

    她话音刚落,皇甫耀阳已经弯身将她抱起来,送到椅子上坐下,他就蹲下身去,检查了一下她的靴子。

336.第336章 想要见到一个人的心情(2)    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她自然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

    看看手上的靴子,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

    时间显示:10点09分。

    她已经晚了两个多小时,那个家伙的耐性,估计早都被磨没了吧

    眼前,闪过皇甫耀阳的脸。

    冷小野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他不会的,他一定会等她,一定会

    看看手中的鞋,冷小野重新弯下身去,将鞋跟断掉的靴子套到脚上。

    然后就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走起来。

    再向前,穿过跨江大桥,就可以到了。

    无论如何,今晚这个约会她都必须要去。

    皇甫耀阳,这一次,你相信我,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将从衣领里脱出来的戒指重新塞进衣服内,冷小野拉拉被风吹起来的裙摆,一脚高一脚低地快步向前走去。

    来到最近的一座大桥前,冷小野侧脸看看四周,踩着一高一低地靴子,小心地走上去高速车路旁边窄窄的路沿。

    按规定,这座大桥是不允许步行通过的,不过现在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这么想要见到一个人的心情,所以,她非见到他不可。

    她冷小野要去约会,谁也拦不住。

    管他是流氓,是交警,还是黄浦江

    “皇甫耀阳”冷小野仰着脸,迎着风大喊出声,“我来了,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走不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秒钟,不急不缓地前进着,又转了一个圈。

    经理看看坐在桌边的皇甫耀阳,轻轻碰碰身边侍者的胳膊,“去问问,是不是该点餐了”

    侍者看看坐在桌边的皇甫耀阳,“他好像在等人吧”

    此时的皇甫耀阳,正注视着窗外的上海夜景。

    从这里看出去,可以将大半个上海尽收眼底,这座繁华的现代都市,此时依旧是灯火通红。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灯光掩映的黄浦江。

    “可是”经理皱起眉,“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咱们一点钟就要关门,没时间了。”

    对方包重金包下了整个场地,却自始至终,连一口水也没有喝,他这个当经理的也是有点过意不去。

    “那我去问问。”

    侍者缓步走过来,恭敬地停在皇甫耀阳身侧。

    “先生,打扰您一下,您需要开始点餐了吗现在马上就是十二点了,我们一点钟打烊,再不点餐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从窗外收回目光,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表。

    再有三分钟,就是十二点了。

    她真得不来了吗

    扶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缓缓收紧,皇甫耀阳沉声开口,“开一瓶酒给我”

    侍者恭敬地询问道,“您要什么酒”

    不等皇甫耀阳开口,入口处已经响起一个微喘的女声,“brutiperialvintagerose法国酩悦年份粉红香槟”

    所有人,包括侍者和站在吧台后的值班经理在内,全部都是转过脸,看向入口的方向。

    抬起手掌,推开挡着他视线的侍者,皇甫耀阳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