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她自然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

    看看手上的靴子,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

    时间显示:10点09分。

    她已经晚了两个多小时,那个家伙的耐性,估计早都被磨没了吧

    眼前,闪过皇甫耀阳的脸。

    冷小野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他不会的,他一定会等她,一定会

    看看手中的鞋,冷小野重新弯下身去,将鞋跟断掉的靴子套到脚上。

    然后就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走起来。

    再向前,穿过跨江大桥,就可以到了。

    无论如何,今晚这个约会她都必须要去。

    皇甫耀阳,这一次,你相信我,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将从衣领里脱出来的戒指重新塞进衣服内,冷小野拉拉被风吹起来的裙摆,一脚高一脚低地快步向前走去。

    来到最近的一座大桥前,冷小野侧脸看看四周,踩着一高一低地靴子,小心地走上去高速车路旁边窄窄的路沿。

    按规定,这座大桥是不允许步行通过的,不过现在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这么想要见到一个人的心情,所以,她非见到他不可。

    她冷小野要去约会,谁也拦不住。

    管他是流氓,是交警,还是黄浦江

    “皇甫耀阳”冷小野仰着脸,迎着风大喊出声,“我来了,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走不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秒钟,不急不缓地前进着,又转了一个圈。

    经理看看坐在桌边的皇甫耀阳,轻轻碰碰身边侍者的胳膊,“去问问,是不是该点餐了”

    侍者看看坐在桌边的皇甫耀阳,“他好像在等人吧”

    此时的皇甫耀阳,正注视着窗外的上海夜景。

    从这里看出去,可以将大半个上海尽收眼底,这座繁华的现代都市,此时依旧是灯火通红。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灯光掩映的黄浦江。

    “可是”经理皱起眉,“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咱们一点钟就要关门,没时间了。”

    对方包重金包下了整个场地,却自始至终,连一口水也没有喝,他这个当经理的也是有点过意不去。

    “那我去问问。”

    侍者缓步走过来,恭敬地停在皇甫耀阳身侧。

    “先生,打扰您一下,您需要开始点餐了吗现在马上就是十二点了,我们一点钟打烊,再不点餐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从窗外收回目光,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表。

    再有三分钟,就是十二点了。

    她真得不来了吗

    扶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缓缓收紧,皇甫耀阳沉声开口,“开一瓶酒给我”

    侍者恭敬地询问道,“您要什么酒”

    不等皇甫耀阳开口,入口处已经响起一个微喘的女声,“brutiperialvintagerose法国酩悦年份粉红香槟”

    所有人,包括侍者和站在吧台后的值班经理在内,全部都是转过脸,看向入口的方向。

    抬起手掌,推开挡着他视线的侍者,皇甫耀阳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335.第335章 想要见到一个人的心情(1)    九重天酒廊。

    酒廊下,光线略显昏暗,四周所有的座位都空着,只有靠窗最好的一个双人座处,桌上放着精致烛光,亮着灯火。

    桌子一侧,皇甫耀阳身上套着一件淡灰色的西装,右臂撑在椅背上,撑着头。

    那只蓝眸,一直在注视着入口的方向。

    老管家站在他身后,微微皱着眉。

    入口处,突然响起脚步声。

    皇甫耀阳脸上一喜,靠在椅背上的背立刻就挺直。

    入口处,一个人走进来,却是一名套着马甲的侍者。

    皇甫耀阳侧脸看了看表,时间显示9:35分。

    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小野她真得不会来吗

    侧眸,看着秒钟又转了一圈,皇甫耀阳的心情也是随着秒针的移动,一点点地紧张起来。

    一向生杀予夺,就算是身处战场上最坚险的环境,一个人现身敌军重围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地紧张过。

    难道她真得舍得让他走

    时间,又过了五分钟,现在已经是9点40分了。

    如果他想,他完全可以监视她,甚至可以直接找到她住的公寓,告诉她,她输了。

    但是,这一次,皇甫耀阳不想这么做。

    如她所说,那不是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女人应该用的方式。

    她不是他的猎物,这一次,他也不是猎人。

    他要像正常的男人一样,给她一个正常的约会。

    她来不来,应该交给她来决定。

    “伯爵先生。”老管家微微弯下身子,“也许小姐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要不然,我去看看”

    皇甫耀阳很清楚,老管家的所谓看看,就是去查查冷小野到底来了没有。

    皇甫耀阳重新靠上椅背,轻轻摇头。

    “那”老管家轻吸口气,“要不要,先给您来一点餐点,或者什么喝的”

    为了今晚的约会,皇甫耀阳也是特意准备了一番。

    不仅将这整个酒廊包下来,而且特意请了一位米其林大厨过来做饭。

    从七点钟坐到这里开始,他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甚至连饮料也没有点一杯,就是在等冷小野来。

    皇甫耀阳再次摇头,老管家看看入口,直起身子退到一边。

    冷小野奔出路口,看着远处的黄浦江,弯下身子喘了口气。

    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到陆家嘴的金茂大厦,可是她和皇甫耀阳之间,还隔着一条黄浦江呢

    冷小野重新直起身子,抬腿要走。

    抬了一抬右脚,却没有抬起来。

    转身一看,只见右脚的高跟鞋卡进了,脚下的一个排水沟的旧式水栅栏的缝里。

    她用力拉了拉靴子,脚直接从靴子里滑了出来。

    无奈,她只好用脚踩着地,双手将靴子用力拨出来。

    一声轻响,因为她用力过稳,靴子下面的鞋跟直接从中间断掉。

    抬起右手,看看只剩半截鞋跟的靴子,冷小野只恨不能抬手将鞋子丢掉。

    这什么破玩意,才穿了这么会就坏掉了

    早知道如此,她还不如不绕路着,就算是堵成粥,这会儿也应该走到地方了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