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拉开安全带,冷小野转脸看向后座上缩成一团的那个家伙。

    “喂,你怎么样”

    断鼻梁的家伙颤抖着放下捂住脸的双手,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这才喘了口气。

    “没没事”

    推开车门,冷小野急急地奔下车,向着黄色法拉利的方向冲过去。

    此时,垃圾车亦已经刹停,司机也是冲下来,向着法拉利奔过来。

    拉开车门,冷小野抓过法拉利风挡上的一个装饰物,用力地刺破安全气整,手就抓住郑则亚的肩膀。

    “喂,喂醒醒”

    “死死了没有”

    垃圾车司机颤着声在后面问。

    冷小野无语地看他一眼,“快叫救护车”

    “哦,哦我我拿手机”

    垃圾车司机吓得脸都白了,伸手摸出手机,就掉在地上,慌乱地捡起来,拨号。

    冷小野检查了一下郑则亚的情况,注意到他的右腿已经被压住,立刻就扯下裙子上的腰带,将他绑住大腿,尽量减少出血。

    像郑则亚这种人,她虽然不齿,却也不会真得见死不救。

    断鼻梁的家伙急急地跑过来的时候,四周亦已经响起警笛声。

    最近,警方也一直在抓这些飙车党,接到人举报之后,立刻就出队赶过来。

    冷小野抬起脸,看看渐近的警车,迅速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时间显示,8点30分。

    该死

    在心中低骂一声,冷小野立刻就直起身子。

    “你过来,帮他按着。”

    “啊哎”

    断鼻梁的家伙忙着冲过来,冷小野就抓住他的手按在郑则亚的胳膊上。

    “按住这里,抢救人员来之前,不要松开,他死不了,最多就是在打几个月石膏。”

    迅速向断鼻梁的家伙交待一句,冷小野转身往帕萨特车上跑,伸手去摸风挡玻璃前的手机,却摸了空。

    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撞击将手机撞落,她忙着弯下身去寻找。

    这时,数辆警车已经在四周停下,无数交警和警察就一起冲下来。

    冷小野的手指刚刚摸到卡在车座下面的手机,已经有一个人冲过来,拉住她的胳膊,将她从车内拉出来。

    “我不是坏人,您别抓我呀”

    她忙着辩解。

    年轻交警上下打量她一眼。

    “有什么话,到了局里再说。”

    冷小野赖着不肯走,“警察叔叔,您让我拿下手机,打个电话只要您让我打个电话,我立刻就跟您走,这总行了吧”

    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了,皇甫耀阳那边肯定等急了。

    “挺好的一个小姑娘,你说你干什么不好,跟着他们这些小混混”交警不悦地看她一眼,“赶紧上车,到了局了,我们自然会联系你的家长。”

    还要联系家长

    冷小野只觉头大,忙着用两手拉住他的胳膊,讨好地笑着。

    “警察叔叔,您就放过我这一回,我这是头一回,您看我你看我怎么看也不像坏孩子不是,您就放我一马,求求您了,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放了我吧,行吗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求求您,放了我吧”

332.第332章 肯定交待在这儿了    两辆车子同时驶动,郑则亚却利用自己的车辆性能,成功地冲到前面,压住冷小野的车子。

    他立刻将车子微偏,挡在她的车前,不给她超车的机会。

    看着后视镜里那辆黑色帕萨特,他扬着唇角,笑得得意。

    心中想着,只要他一路压着她的跑一圈,便是必胜无疑。

    开着车跟在他的车后,冷小野脸色平静,并没有因为被他压住车速露出半点异样的神情。

    这路况她早就看到,到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环岛。

    郑则亚的车子确实比她性能好,但是赛车比得不光是车子,还要考验车手的操控。

    等到了环岛,就是她反败为胜的时候了。

    两辆车子,风一样地冲过公路。

    后座上,断鼻梁的家伙看着冷小野的侧脸,并没有从这个女孩子脸上读出半点不安。

    从起点到环岛,几公里的路程,自然是转瞬就到。

    车子转弯,郑则亚很自然地收住车速,一直压着车速的冷小野,却在这时,猛地将油门踩了下去。

    黑色帕萨特如脱缰野马一样直冲入环岛,笔直地向着环岛中心的雕塑冲去。

    “小心”

    断鼻梁的家伙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雕塑,两手紧张地抓住把手,缩起双腿。

    完了完了,他这辈子肯定交待在这儿了

    郑则亚在前面车上,眼看着黑色汽车突然直冲过来,也是一脸惊讶。

    这妞儿,这是要玩命啊

    冷小野抿着嘴唇,眼到车子还有三米多就要撞上中央环岛的时候,突然踩下刹车,猛打方向盘。

    黑色帕萨特车子一旋,后轮胎擦过柏油马路,在刺耳的刹车声中。

    以一个漂亮的飘逸转了一个直角弯,从郑则亚的车子内侧,超过他的黄色法拉利。

    左侧车轮擦过中央环岛的基石,爆出一片金色的火花。

    听着刹车声,后座上断鼻梁的家伙高声叫了一声妈,整个人就在后座上缩成一团。

    车身轻轻颠簸,再次转弯,驶入正确的驶道,在郑亚则惊讶的目光里,驶入环岛。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冷小野已经将他的车子甩出三个车位还要多的距离。

    郑亚则忙着踩下油门,拼命地追过去。

    心中着急,他的油门也是猛踩到底,黄色法拉利车子猛地提速,追到冷小野的车子后侧。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过环岛,就要马上就要驶出环岛的时候,右侧的横行车道里,一辆垃圾车突然冲出来。

    冷小野眼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光束,立刻就眯起眼睛,凭着感觉将车子左转,帕萨特呼啸着冲过。

    后面的郑则亚明显没有这样的好运气,眼看着突然冲出来一辆车,他本能地打方向盘,同时踩下刹车。

    无奈车速太多,他的车子又改装得太过,现在的马车跟本就不是汽车刹车可以承受的范围。

    车笛声、刹车声

    刺耳响起。

    黄色法拉利失控地向着垃圾车后面的拖车撞过去,直接冲到拖车下面。

    安全气囊弹出的同时,郑则亚也是疼得尖叫出声。

    安全气囊护住了他的要害,可是他的右腿却完全被挤在了车内。

    帕萨特冲出环岛,冷小野立刻就踩下刹车,将车子急停下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