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鳄鱼并没有退缩,换了一个方向,小心地向着泥水里的角马接近。

    亚瑟跳了过来,挡在自己的猎物面前,弓着身子,不悦地发出一声低啸。

    然后,它率先向这个抢食者发动了进攻。

    鳄鱼迅速地退到泥水中,甩过了它的一击,亚瑟退回角马身边,咬住它,向着泥水外拖行。

    抢食者再一次凑过来,亚瑟越发愤怒,猛地一跌,就跳下它的身体,撕咬起来。

    鳄鱼立刻反击。

    两个身影在泥水中咬成一团,泥水飞溅,冷小野握着枪,也是不敢贸然动手。

    这个时候,两个家伙已经打在一起,如果她开枪,很可能会误伤亚瑟。

    现在,就只能靠亚瑟自己了。

    她没有再说话,握着枪的手掌,却已经微微地有了一层细汗,一旁的皇甫耀阳也是紧紧地握着望远镜。

    泥水中,亚瑟与鳄鱼依旧在战斗着。

    皮糙肉厚的鳄鱼在水中显得极为灵活,尖牙嘶咬,巨尾甩在泥水面,带起一片的泥雨。

    很快,亚瑟漂亮的金光就已经被涂得满身泥浆。

    看准机会,亚瑟猛地跌起,跳到鳄鱼的背上,一口咬中它的眼睛。

    鳄鱼痛苦地扭动着,拼力将它甩了下去,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不敢恋战,拖着一身的血泥迅速游回了深水区。

    亚瑟站在泥水中,抖了抖身上的泥浆,仰首发出一声长啸。

    然后就转过身来,将角马拖到岸上,大快朵颐。

    冷小野与皇甫耀阳看着那家伙的样子,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脸上的笑脸。

    皇甫耀阳收起望远镜,拿过她手中的枪握手里,将地上的双肩包背到身上,伸手将她拉起来。

    “走吧,我们先回营地。”

    鳄鱼不会上岸来攻击,亚瑟现在已经有了食物,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现在已经是晚上,他们也该返回营地了。

    两个人并肩前行,皇甫耀阳一手牵着冷小野的手掌,一只手中还晃着一只捕蛇叉,不时晃过前面的草丛。

    入夜之后,蛇类也会出洞,非洲草原上毒蛇众多,必须要多小心。

    两个人顺得地回到营地,手下早已经将晚餐准备好,看到二人回来,立刻就将他们让到简易小桌边,将准备好的晚餐端上来。

    在这样的地方,当然不会有精致的法国大餐。

    所谓的晚餐也不过就是用牛肉罐头和豆子煮的肉汤,还有一些速食食品。

    冷小野捧着不锈钢杯子,用叉子叉着一块牛肉,一边吃一边四下观望。

    四周一片黑暗,广阔的非洲大草原已经正式地进入夜晚。

    为了节约电力,他们并没有使用应急灯,而是生了一丛篝火。

    吃过晚饭之后,用卫星电话与老管家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取出笔记本电脑,处理助理发过的几份紧急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冷小野就拿过身上的相机,为他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速写本,用笔在纸上描画起来。

    等到皇甫耀阳将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处理好,发到助理的邮箱,合拢电脑的时候,冷小野的画亦已经完成。

    …

第463章 草原之王(1)    照片内的冷小野,笑得一脸灿烂,而且不光是这张,桌上还有其他的照片,照片内的冷小野几乎都在笑。

    每一张几乎都是唇角扬着,一脸地灿烂飞扬,仿佛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多的事情,让她快乐一样。

    要知道,修罗可是他悉心培养出来,是他手下最得意的王牌,从跟在他身边起,修罗就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这个女孩,竟然不仅没有让修罗得手,而且还在修罗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原本并没有对冷小野太过在意的k,也是因为修罗的那一道伤疤,开始对冷小野生出兴趣。

    桌上,除了她的照片之外,还有一些她的资料,当然,资料实在不多。

    现在的k也和当初的皇甫耀阳一样,实在查不到冷小野的太多信息。

    将手中的那张照片丢到桌上的一堆照片上,k懒懒开口。

    “我很想知道,这一次……你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他的声音里有傲慢,还隐约的有几分期待。

    ……

    ……

    非洲草原。

    夜幕缓缓降临,几个随行而来的大兵已经将营地搭好,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却并不在营地之中。

    此时此刻,两个人正在营地之外,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趴在草丛里,观察着远处的亚瑟。

    这是亚瑟进入草原之后的第二天。

    因为之前饱餐了一顿野猪肉,再加上对于这个新世界充满好奇,亚瑟并没有急于捕食,而是一直在到处游走,似乎是想要看看它的新世界究竟有多大。

    在非洲草原上,非洲狮在占据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

    因此,有这段时间里,亚瑟虽然遇到了一些动物,大家都是看到它就远远躲开,还没有任何动物与它发生过真正的冲突。

    此时,亚瑟已经向不远处的河道走过去。

    因为此时正是旱季,原本宽敞的河道此时已经萎缩成一段一段的小水洼。

    尽管如此,水源依旧是草原上所有动物赖以生存的必往之地,而每一处水源里,也都栖息着草原上的另一种凶猛动物——鳄鱼。

    冷小野用高倍望远镜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就注意到趴在脏水里的一只非洲鳄。

    “有鳄鱼!”她小声说道。

    皇甫耀阳接过她递过来的望远镜观察的时候,冷小野已经拿过狙击枪,戒备地观察着亚瑟一旁的动静,以防万一。

    亚瑟已经走到河道边,抬脸看四周看了看,它似乎也注意到水中的鳄鱼,却并没有太过在意,就走过去,低头喝起水来。

    之前吃下去的野猪肉已经在无目的地游走中消耗掉,它现在又渴又饿,不仅需要水,也需要食物。

    喝了几口水之后,亚瑟转过身,向四周看了看。

    不远处,一只角马正在缓步向水源的方向走过来。

    一般角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这只角马大概是之前曾经被什么野兽攻击过,受了些伤才落了单,走起路来的时候后边的右腿略有些瘸。

    亚瑟的眼睛亮起来,但是,它并没有立刻就发起进攻,而是俯下身去,在草地上趴了下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