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弯身,将草地上的狙击枪抬起来背到肩上,修罗转身走向树林外的风声。

    冷小野,就让你再多活几天。

    第二天一早,一向爱睡懒觉的冷小野,这一次却是没有睡懒觉,而是早早起床。

    套着一件从柜子里找出来的皇甫耀阳的睡袍,她迅速地奔进洗手间洗漱。

    刚刚洗漱完毕,门已经被人敲响。

    她忙着走过去拉开房门,只见两个女佣站在门外,手中捧着为她准备好的衣服。

    冷小野道了谢伸手接过来,回屋迅速换上,立刻就快步下楼。

    等到她吃完早餐走出客厅的时候,陈律师亦已经提着一个看上去很沉重的箱子进了客厅,看到冷小野,他径直将箱子送过来。

    “这是,皇甫耀阳让我为您准备的。”

    冷小野疑惑地蹲下身去,打开黑色皮箱。

    只见皮箱内,放着一件防弹背心,一只小巧得可以塞到牛仔裤口袋里的漂亮银色手枪,还有一张贴着她照片的执枪证。

    有了这个证件,她就有带着枪四处走动的权利。

    这个家伙,想得到周到。

    不过这种军用的厚重防弹背心,实在太夸张了点吧

    “没有轻便一点的防弹背心吗”

    陈律师向她笑了笑,笑容里也有点无奈,“先生说,必须要效果最好的,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防弹备心,小口径的穿甲弹都难以穿透。”

    穿甲弹

    冷小野无语,这位还真是把皇甫耀阳的话当圣旨。

    难道有人会用穿甲弹来攻击她吗

    “这个真得没必要。”

    陈律师陪着笑脸,“先生说,如果您不穿这个,就不能出门。否则,他就要炒掉我们的工作,冷小野,您就配合一下吧。”

    混蛋,皇甫耀阳

    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着她,冷小野只是对着客厅一角的监控器亮亮拳头,到底还是乖乖地将防弹背心套到身上。

    好在此时天气寒冷,她本人又偏瘦,在外面套上一件宽松外套,倒也并不明显,等她装备完毕,陈律师立刻轻轻挥手。

    十几个保镖就走上前来,前前后后地围住她,将她护行着走出大厅,送到车内。

    然后,前后各两辆车保驾护航,这才驶向别墅门外。

    伯爵府内。

    皇甫耀阳看着冷小野乘坐的汽车驶完,这才放下接过老管家送过来的咖啡杯,“查到什么没有”

    站在桌子对面的助理轻轻摇头,“目前还没有。”

    将咖啡杯送到嘴边,啜了一口,皇甫耀阳抬起脸,“去查查女大公的主要帐户,看看最近有没有异样的大批资金使用。”

    “是,伯爵先生。”助理应声离开。

    老管家就皱着眉看向他的侧脸,“您应该知道公爵先生的脾气,如果真得是她做的,她不会否认的,您不会真得怀疑她吧”

    皇甫耀阳微微皱眉,“真相没有查出来之前,我怀疑任何人。”

    老管家退后一步,没有再出声。

    皇甫耀阳端着杯子,缓缓地喝了一口咖啡,蓝眸微缩露出寒意。

    “将小野发来的那张素描发布到杀手网站,发布悬赏令,告诉他们,她在纽约,出价一亿。”

408.第408章 伯爵大人的软肋(9)    “我知道啦,我也想你。”

    “我是说我想要你。”

    “我也”她下意识地想要回他一句“她也想”,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他是那个意思,顿时小脸一红,“我才没有”

    看着屏幕里的她,皇甫耀阳伸出舌尖舔舔嘴唇。

    “如果我是你的那根手指就好了。”

    因为他这一句话,这个电话,瞬间就旖旎暧昧起来。

    冷小野看看刚刚被自己舔过吮过的手指,刚才舔过手指上的酱料之后,她随时抱起胳膊,手掌刚好放在自己的胸器,她的小脸越发红热,忙着将手指背到身后。

    “流氓,我不理你了”她转过身想要挂断电话,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抬起脸,皱着小眉毛看向头顶的监控,“皇甫耀阳,你给我老实交待,你的主卧里有没有监控”

    他没有让别人偷窥他**的习惯,当然不可能在自己的卧室内安装监控。

    皇甫耀阳看着她红艳的小脸,“我现在有点后悔,应该在我的房间也安上监控才对。”

    她回他一个白眼,“安了我也能找出来拆掉。”

    站起身,皇甫耀阳走到大屏幕前,看着屏幕内她的身影,他轻轻抬起手指,摸了摸她的脸。

    屏幕硬硬地没有温度,他懊恼地收回手指。

    “我会尽快过去找你,这几天你先留在别墅不要出去,我会尽快查出照片上的人是谁。尽量不要露靠窗子,不要上露台,不要去草地上”

    这也不要,那也不要,难道要她关在房间里吗

    “那怎么行啊,我还要出去买面料,我还要做我的作品呢”

    “可是万一”

    “如果一辈子查不出她是谁,难道我要在房间一辈子吗”手机轻震,另外一个电话打进来,冷小野看看屏幕上乔的电话,“不用担心啦,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那就这样,先挂了,我接一个电话。”

    乔的电话,很可能会带来修罗的线索,冷小野没有多想什么,就挂断皇甫耀阳的电话,接通乔的电话,走进主卧。

    看着她消失在屏幕上,听着手机里断线的提示音,皇甫耀阳再次皱眉。

    断掉他的电话去接别人的电话,会是谁让她如此在意

    主卧内。

    冷小野一边接电话,一边仔细观察着整个房间,“乔叔叔,怎么样”

    “目前还没有查到,不过从你发来的图片和她的特点来看,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k的人。”

    “k”冷小野将手中的枕垫丢回床上,“就是那个贩卖妇女的跨国组织的老大”

    “我们最近有一些发现,他不仅是贩卖人口那么简单如果这个女人真得是他的人的话,恐怕k已经知道你了。”乔的语气有些沉重,“小野,对不起,我不应该拉你进来的。”

    如果不是他拖她下水,冷小野也就不会陷入这样的危险境地之中。

    贩卖妇女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这个组织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没事啦,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呀”冷小野理解他的心情,轻松地安慰道,“再说,您现在也不能确定她一定就是k的人,说不定是因为别的事情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