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别提了,下午这个人跑到我的学院,想要刺杀我。”

    “那你受伤没有”乔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具体是怎么回事”

    冷小野将事情经过简单地向他说了一遍,“总之,您帮我查查看,但是别告诉我爸妈,省得他们担心。”

    “我知道,那你现在在哪儿”

    “我我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不用担心。”

    “那好,我马上让人去查,查到之后,立刻通知你。”

    垂下握着手机的左手,冷小野转身走出主卧。

    到一个新环视,要先看好地形,确定好出口和各种求生通道。

    这是父亲从小到大,无数次向冷小野兄妹灌输的安全知识,现在早已经成为冷小野的习惯。

    她人刚刚走到走廊上,皇甫耀阳的手机已经再次打过来,“真得不用到医院检查。”

    知道是医生向他报告了情况,冷小野笑了笑,转身走向走廊右侧,“不用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的,你完全不用担心。”

    电话那头。

    皇甫耀阳抬着脸,看着墙上的大屏幕。

    大屏幕上,是从纽约发过来的监控实时数据,他可以利用摄像头看到她现在正在走廊上。

    从画面上看,她从头到脚都没有什么不对劲,他这才算是彻底放心。

    眼看着冷小野已经走到走廊尽头的露台附近,皇甫耀阳只是担心地急语出声。

    “停下,不要去露台”

    如果对方真得是职业杀手,她走到露台上,就相当于暴露自己,对方如果用狙击枪在庄园外狙击的话,还是有可能伤到她。

    听到手机里皇甫耀阳的声音,冷小野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转过脸看看身后的走廊,她抬眸,视线掠过走廊顶上的漂亮水晶灯饰,落在隐蔽处的摄像头上。

    冷小野只是气得小脸发红,“皇甫耀阳,你你监视我”

    他远在a国,竟然知道她快要走到露台上了,如果不是监视她,怎么可能知道

    皇甫耀阳当然也知道,这么做有点过分,只是实在放心不下她,才出此下策。

    “我不放心你。”

    “你”冷小野只是哭笑不得,“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偷偷在那里看,混蛋”

    皇甫耀阳轻按遥控,将可以拍到她正脸的,那个监控器的镜头充满整个屏幕。

    “小野,我想看看你。”

    尽管,才是两天不见而已,可是总觉得好像和她分开好久。

    他真得好想她。

    “哼不让看”

    冷小野转过脸,留给他一个背影,过了两秒又转了回来,抬起右手,向镜头的方向气哼哼地挥了一拳。

    注意到她右脸上的一道红印,皇甫耀阳立刻皱眉,“你的右颊是不是受伤了”

    右脸

    冷小野抬起手指,摸摸右脸,摸到的是微粘的酱料。

    “不是啦,是晚餐的酱料。”

    她笑语,然后就随手将手指放到唇间,将上面的酱料舔掉。

    看着大屏幕上,她可爱地伸出小舌尖舔过手指的样子,皇甫耀阳突然喉咙一紧。

    那个瞬间,他突然有点嫉妒那一抹她脸上的酱料。

    “小野”他哑着嗓子开口,“我想你。”

406.第406章 伯爵大人的软肋(7)    “不用了,我没有受伤。”冷小野抬抬胳膊,“这还用检查,一眼就看得出来吗”

    “对不起,小姐,这是伯爵先生的意思。”陈律师微皱着眉,语气讨好,“如果先生知道,我们没有帮您检查的话,他会不高兴的。”

    冷小野也不想为难对方,当即耸耸肩膀,“那能不能让我把饭吃完再检查。”

    她真得好饿。

    “当然。”陈律师表情一松,“您先吃饭,慢慢吃,不用着急。”

    走到桌边,看着桌上摆着的丰盛晚餐,冷小野只是轻轻摇头。

    她一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啊

    “这也太多了吧,我哪里吃得完”

    一个女佣忙着走过来,脸色苍白地说道,“对不起小姐,因为不知道您的口味,所以特意做了几种不同的食物,我们绝对没有嘲弄您的意思”

    “啊”看对方吓得声音发抖的样子,冷小野忙着向她笑着摆摆手,“你别介意,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随口说说,辛苦你们了。”

    女佣这才微松口气,退到一边。

    冷小野拿过刀叉来继续吃饭,一边吃一边摇头。

    找了一个这么强势霸道的男朋友,还真是需要适应啊

    那边医生还在等,冷小野也不好意磨蹭,迅速将晚饭吃完,就到楼上主卧,接受医生的检查。

    女医生帮她进行了常规检查之后,笑着表示她没有什么大碍。

    冷小野只是耸耸肩膀,她自己的身体她当然知道,不过就是打了一架而已,哪会有什么大碍。

    就在她准备从床上起身的时候,女医生却已经接着开口。

    “不过,为了确定您的身体万无一失,明天您还是要去一趟我的医院,我再为您做一些其他的检查。”

    “还要检查”冷小野一脸惊讶。

    “刚才为您做得只是常规检查,如果您的内脏或者骨骼、脑组织损伤的话”

    “没必要。”

    不等医生说完,冷小野已经严词拒绝。

    下午的工作全被毁了,明天她还要去重新买布料,哪有时间再去医院做检查浪费时间。

    “可是,万一”

    “没有万一,我说不用了就是不用了”

    这一次,冷小野格外地坚决。

    不过就是打个架而已,难道还能打出脑震荡来

    医生看出她的态度,也不敢再说什么,当即退出她的房间。

    冷小野舒了口气,立刻就从自己的书包里摸出画纸和笔,仔细加忆了刚才修罗的样子,然后就迅速在纸上描画起来。

    很快,修罗的素描就已经出现在画纸上。

    看看画纸,又对一些细节进行了简单的修改,确定纸上的修罗与她见过的修罗完全相同之后。

    冷小野取出手机,将画稿拍成图片,发给皇甫耀阳之后,她又将图片发给了乔。

    乔身为国际刑警,在这方面拥有更多的资料和人脉,发给他也许有些帮助也说不定。

    将图片发过去之后,她立刻就给乔打了一个电话。

    “乔叔叔,您帮我查查我发给您的那张图片上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乔立刻反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