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电话里,那小丫头嗲声嗲气地说着,皇甫耀阳听着她的声音,心都被她揉捏成软软的一团。

    听着她用各国语言向他撒娇,皇甫耀阳哪里坚持得住。

    无奈,只好向她妥协。

    “好,我答应你,后天再去。”

    “伯爵先生,庆典之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军事会议,您后天也不能离开”老管家再次大声说道。

    一次也就罢了,这位还没完没了了

    皇甫耀阳皱眉,抬眸狠狠地瞪过来。

    “出去”

    “是,伯爵先生。”老管家微扬着唇角向他行了一礼,然后又扬起声音,“请您不要忘了后天的军事会议。”

    说完,不等皇甫耀阳发飙,他已经主动退开。

    “我现在就滚”

    侧脸,看着老管家和助理一起“滚”出去,皇甫耀阳脸上即有怒意也有无奈。

    听着电话那头冷小野的笑声,他只是笑骂。

    “小混蛋,连老管家都被你带坏了。”

    “关我什么事情呀”冷小野坏笑,“对了,皇甫耀阳,刚才管家说的军事会议是后天是吗”

    “那是一个不太重要的会议,我可以不参加”

    她孩子气地打断他,“说谎不是好孩子哟”

    “小磨人精”皇甫耀阳无奈地气骂一句,“好吧,我会处理好手头的事务,再赶过去看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把保镖赶走,更不许悄悄溜走,让他们好好保护你。否则,我现在就飞去纽约。”

    这个小东西,一向自由惯了,要她乖乖地被保镖保护着,她肯定不会愿意,他只好用自己来威胁她。

    被他识破自己的想法,冷小野只是在电话那头轻笑出声。

    “好吧,看你这么听话,我就答应你好了。”

    “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

    “现在你也差不多应该到地方了,挂断电话,好好去吃个饭,休息一下。”

    细无巨细地又叮嘱她几句,皇甫耀阳这才将电话挂断,抬手按下内线电话,将老管家召进来。

    “把需要处理的工作和文件全部整理好拿给我,另外,把纽约近郊那套房子的监控系统连到我的电脑上。”

    不能去纽约亲自保护她,至少,他要随时知道她的安全情况。

    美国,纽约。

    此时,冷小野乘坐的车子已经驶进近郊的一座华宅。

    这是一座独立的小庄园,皇甫耀阳在纽约的物业之一,虽然离市区稍微远了一点,好在各种安全设施都十分齐全,以往皇甫耀阳到纽约,都会住在这里。

    相对来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姐,请进”

    陈律师将冷小野让进客厅,早有女佣迎上前来,接过她的外套,又拿过拖鞋让她换上。

    这时,佣人已经将准备好的晚餐端上桌来,请她过去用餐。

    陈律师正要带着她走向餐厅的时候,一位套着套装的中年女子已经被保镖带进来,来到冷小野面前,她礼貌地向她伸过手掌。

    “您好。”

    陈律师立刻介绍,“这是先生为您安排的医生,一会儿您吃完饭后,她会为您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医生

    冷小野无奈皱眉。

    这个皇甫耀阳,也太夸张了吧

403.第403章 伯爵大人的软肋(4)    他柔声开口,“我知道了,你先休息,把电话给马克。”

    冷小野将手机再次交给马克,皇甫耀阳向他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就挂断电话。

    将手机塞进口袋,他迈步走过去办公室大门。

    “马上准备飞机,我要飞纽约。”

    老管家和助理还没有反应,大门外已经响起女人悦耳却清冷威严的声音。

    “去找那个女人吗”

    听到这声音,老管家和助理都是眉头一皱。

    他们都听得出来,那是女大公女大公即女公爵阿曼达的声音。

    大家都清楚,此时皇甫耀阳正在气头上,这位女大公这个时候出现,实在不是好时机。

    办公室的雕花木门被推开,套着淡紫色套装的女大公阿曼达皱着眉走了进来。

    老管家和助理忙着走上前来,向她行礼。

    看着走进来的母亲,皇甫耀阳的脸色却是越发阴沉。

    “是你干的,对吗”

    女大公的蓝眸落在他的脸上,“什么”

    “什么”皇甫耀阳的蓝眸里满是冷色,“你敢说,刺杀小野的事件与你无关吗”

    “确实与我无关。”女大公用同样的蓝眸注视着他,语气同样强烈,“不过,我并不介意这么做。”

    “你”

    皇甫耀阳咬紧牙关,右手猛地握起拳头。

    如果不是她,换成任何另外一个人,他早一拳打过去。

    女大公扫了一眼他的拳头,语气冰冷中,透着压抑不住的暴怒,“这就是你对待母亲的态度”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胸口澎湃的怒意。

    “我没有母亲”他大步走向门口,路过她身侧,他收住脚步,“还有如果小野有半点损伤,我不会放过你。”

    推开跟在女大公身后的一个助理,皇甫耀阳迈步要走。

    女大公猛地转过脸,“king,你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不理会,继续向前走。

    “拦住他”女大公喝令。

    几位随行的保镖立刻就冲过来,拦住皇甫耀阳的去路。

    不用皇甫耀阳下令,走廊里他的保镖已经冲过来护在他的身侧。

    皇甫耀阳抬脸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保镖。

    “让开”

    保镖也是无奈,“伯爵先生,我们”

    “滚开”

    皇甫耀阳冷冷地打断保镖的声音。

    高跟鞋踩过地面,女大公径直走到皇甫耀阳面前。

    “明天是国庆日,你必须出席典礼,哪里也不许去”

    “马上给陈律师打电话,让小姐打伯爵先生的手机,快点”老管家小声向吩咐助理一句,冲上来走到皇甫耀阳的胳膊,“伯爵先生,现在外面天气很不好,飞机恐怕不能起飞要不然,您您就再多等一天”

    皇甫耀阳注视着女大公的眼睛,深沉开口,“今天,我必须去纽约,任何人也休想阻止我。”

    女大公瞳孔急缩,怒意瞬间也冲到顶点。

    眼看着母子二人的关系已经到不可收拾的状况,皇甫耀阳的口袋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老管家忙着开口,“伯爵先生,一定是一定是小姐打来了。”

    皇甫耀阳取出手机,看到上面冷小野的号码,伸手将电话接通。

    再开口时,语气已经是如水温柔。

    “小野,怎么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