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柔声开口,“我知道了,你先休息,把电话给马克。”

    冷小野将手机再次交给马克,皇甫耀阳向他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就挂断电话。

    将手机塞进口袋,他迈步走过去办公室大门。

    “马上准备飞机,我要飞纽约。”

    老管家和助理还没有反应,大门外已经响起女人悦耳却清冷威严的声音。

    “去找那个女人吗”

    听到这声音,老管家和助理都是眉头一皱。

    他们都听得出来,那是女大公女大公即女公爵阿曼达的声音。

    大家都清楚,此时皇甫耀阳正在气头上,这位女大公这个时候出现,实在不是好时机。

    办公室的雕花木门被推开,套着淡紫色套装的女大公阿曼达皱着眉走了进来。

    老管家和助理忙着走上前来,向她行礼。

    看着走进来的母亲,皇甫耀阳的脸色却是越发阴沉。

    “是你干的,对吗”

    女大公的蓝眸落在他的脸上,“什么”

    “什么”皇甫耀阳的蓝眸里满是冷色,“你敢说,刺杀小野的事件与你无关吗”

    “确实与我无关。”女大公用同样的蓝眸注视着他,语气同样强烈,“不过,我并不介意这么做。”

    “你”

    皇甫耀阳咬紧牙关,右手猛地握起拳头。

    如果不是她,换成任何另外一个人,他早一拳打过去。

    女大公扫了一眼他的拳头,语气冰冷中,透着压抑不住的暴怒,“这就是你对待母亲的态度”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胸口澎湃的怒意。

    “我没有母亲”他大步走向门口,路过她身侧,他收住脚步,“还有如果小野有半点损伤,我不会放过你。”

    推开跟在女大公身后的一个助理,皇甫耀阳迈步要走。

    女大公猛地转过脸,“king,你给我站住”

    皇甫耀阳不理会,继续向前走。

    “拦住他”女大公喝令。

    几位随行的保镖立刻就冲过来,拦住皇甫耀阳的去路。

    不用皇甫耀阳下令,走廊里他的保镖已经冲过来护在他的身侧。

    皇甫耀阳抬脸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保镖。

    “让开”

    保镖也是无奈,“伯爵先生,我们”

    “滚开”

    皇甫耀阳冷冷地打断保镖的声音。

    高跟鞋踩过地面,女大公径直走到皇甫耀阳面前。

    “明天是国庆日,你必须出席典礼,哪里也不许去”

    “马上给陈律师打电话,让小姐打伯爵先生的手机,快点”老管家小声向吩咐助理一句,冲上来走到皇甫耀阳的胳膊,“伯爵先生,现在外面天气很不好,飞机恐怕不能起飞要不然,您您就再多等一天”

    皇甫耀阳注视着女大公的眼睛,深沉开口,“今天,我必须去纽约,任何人也休想阻止我。”

    女大公瞳孔急缩,怒意瞬间也冲到顶点。

    眼看着母子二人的关系已经到不可收拾的状况,皇甫耀阳的口袋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老管家忙着开口,“伯爵先生,一定是一定是小姐打来了。”

    皇甫耀阳取出手机,看到上面冷小野的号码,伸手将电话接通。

    再开口时,语气已经是如水温柔。

    “小野,怎么了”

404.第404章 伯爵大人的软肋(5)    “助理说,你有事找我。”

    冷小野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因为听陈律师说要她给皇甫耀阳回个电话,她立刻就打过来。

    皇甫耀阳斜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助理,助理垂着脸,咬着牙装没看到。

    这时,冷小野已经在电话那头再一次询问出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看看面前的女大公和众人,皇甫耀阳转身走回办公室。

    “管家,关门送客”

    “是,伯爵先生。”老管家嘴里应着,人就向女大公欠了欠身子,“公爵先生,您先回去吧,我会想办法劝伯爵先生留下来参加庆典的。”

    湛蓝的眸子,隔着洞开的大门注视着走回办公室接电话的皇甫耀阳,女大公的瞳孔缓缓地收缩起来。

    她如此坚持,都不能改变儿子的心意。

    那个女人,却只是一个电话,就让他没有了半点脾气。

    “公爵先生,请回去吧”老管家再次开口。

    女大公轻转眸子,与他对视一眼,向助理扬扬下巴,转身向楼梯的方向走去。

    “这份文件,请转交伯爵先生。”助理忙着将文件递给老管家,带着保镖追过去护行在女大公身侧。

    老管家拿着文件走回办公室,将门关好,人就走到皇甫耀阳身侧。

    这时节,皇甫耀阳正在与冷小野说话。

    “我马上赶去纽约”

    “咳”老管家轻咳一声,故意将声音扬高,“对不起,伯爵先生,外面的天气非常不好,现在飞机恐怕不能起飞还有,明天是国庆日,您必须出席庆典”

    皇甫耀阳不悦地瞪了老管家一眼,他这么大的声音,明显就是故意要让冷小野听到。

    果然,冷小野将他的话也收进耳朵。

    之前就听皇甫耀阳说遇到云团不能降落,现在又听说天气不好,她哪里忍让他这个时候飞纽约。

    “我真得没事,你不用这么急着赶过来。”

    “没关系的”

    冷小野的语气强硬起来,“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小野”

    “皇甫耀阳,你给我听好了,我说不行”

    “我可以做船,然后到海上再转飞机。”

    “这么说,你是不听我的话喽那好吧,绝交”

    “小野”

    “和你说着玩儿的”冷小野轻笑出声,“刚才管家说明天什么庆典”

    “没什么。”

    “真得没什么”冷小野再次追问。

    皇甫耀阳又瞪了一眼老管家,后者只是垂着脸,眼观鼻,鼻观心。

    皇甫耀阳收回目光,解释道,“是国庆日。”

    “你们国家的”冷小野立刻明白过来,助理给她这个打电话的真正原因,就是想叫她阻止皇甫耀阳,当即用兴奋地语气说道,“那是不是要阅兵呀,呀好向往,可惜我不能去,你记得,帮我拍几张照片来哟”

    皇甫耀阳何等聪明,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

    “小野”

    看没有劝动他,冷小野直接在电话那头,开始嗲声嗲气地撒娇。

    “我不管,我要照片,我就要皇甫耀阳,好你了,帮我拍吗耀阳小阳阳亲爱的耀阳欧巴cheri法语亲爱的親愛なる日语亲爱的”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