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冷小野,他立刻就笑着迎上前来,用中文说道,“您就是冷小姐吧,我是皇甫先生为您安排的律师,马克。陈,您叫我小陈,或者叫我马克都可以。这四位是先生为您安排的保镖,在先生赶过来之前,我们会负责您的安全。”

    说着,那名律师就将自己的手机送过来,“您确认一下。”

    冷小野接过手机,耳边立刻就响起皇甫耀阳的声音。

    “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人。”

    “我知道。”

    “把电话交给那个律师。”

    冷小野将电话交给陈律师,陈律师接着电话,只是恭敬地哼哼哈哈。

    从头到尾一直在“yes,oe是,伯爵先生”。

    警司打了一个电话回警局,吩咐手下过来取证,他就带了冷小野一起赶回警局里录了口供。

    冷小野有问必答,当然,在对方提到她有没有什么仇家的时候,她摇头说了谎。

    “没有,我没有仇家。”

    这一句,当然不是真话。

    且不说,她的父亲曾经竖敌无数,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皇甫耀阳,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招惹过什么人。

    这个世界上想杀的人恐怕大有人在。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在学院行事低调,冷子锐从小到大,对他们兄妹的资料也是一直保密的一个主要原因。

    曾经多次参加诸如反间谍、反走私等其他跨国案件的冷子锐,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是一向保护得非常周到。

    冷小野在美国两年,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明目张胆地刺杀。

    在心里,对于警察们能够抓捕到修罗,冷小野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那个女人的表现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就算不是职业杀手,怕也是专业保镖之类的角色。

    对方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出手,就是认定自己一定会成功,有恃无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警察抓得到的

    律师帮冷小野办好了一应的法律程度,然后就将她带出警局。

    几人坐到车上的时候,皇甫耀阳的电话亦已经打过来。

    “对方是什么人”

    “是一个亚裔女人,我怀疑可能是职业杀手。”

    “看到她的样子吗”

    “她大概是对自己的身手非常有自信,并没有伪装,我可以把她的样子画下来。”

    “画好之下,发给我,我去查。你住的地方我担心不安全,所以另外帮你安排了一处住处,他们会带你过去。”

    “好。”

    冷小野有些疲惫地靠到靠背上,下了飞机就赶到学院,然后买面料,工作又和修罗折腾下来,此刻的她早已经是身心俱疲。

    听筒里,皇甫耀阳的声音满是心疼,“吓到没有”

    冷小野扬扬唇角,“她可比你差远了。”

    听出她语气中的疲惫,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安排一下,过一会儿再打给你。”

    “我没事,真得没事”冷小野强打精神笑了笑,“你不用担心,先忙你的事情,我这边有保镖在,不会有事的。”

400.第400章 伯爵大人的软肋(1)    皇甫耀阳语气急切,老管家和助理哪里敢耽搁时间,都是急急地冲过去打电话。

    一个联系皇甫耀阳在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一个就打了那边的报警电话报警。

    “小野坚持住小野”

    握着手机,听着听筒里嘈杂的声音,皇甫耀阳垂在身侧的左手也是用力握紧。

    因为过度用力,他的手指都是一片苍白,手背上血管都明显地凸出来。

    心,跳得无比急切,似乎是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推移,他几乎要不能呼吸。

    明明知道她在那里,正在面临危险,他却无能为力。

    生平第一次,皇甫耀阳感觉到自己的无能。

    而。

    此时此刻。

    信号的另一头,冷小野并没有心情去理会掉落在地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挡住的手机。

    抬起右脚,她一计横扫,被修罗利落躲过。

    对手右手一扬,手中的刀就再一次向她刺过来。

    冷小野侧身躲闪,匕首从她的头顶掠过,将她飘起来的一绺长发削断。

    “该死”退后两步,眼看着半空中自己被她削断的头发,冷小野脸色越冷,看到修罗的右足踏到地上的布料,她猛地抬手一把将剪子向修罗丢过去。

    修罗侧身,剪子从她脸侧飞过,砸在墙上,然后落地。

    扬起唇角,修罗冷笑出声。

    “去死吧”

    冷冷吐出三个字,她左足轻拧,身子如一只鹏鸟展开,套着高跟鞋的脚就向冷小野脸上狠狠地蹬过来。

    冷小野弯下身去,避过她的一踢,同时抓住地上的布料,拼力向自己的方向一拉。

    修罗的脚踩上布料上,这一位,身体立刻就失去平衡,向地上摔去。

    扬手将布料丢过来,罩在她的身上,冷小野飞身扑过去,抓住她捉刀的右手,猛地一磕。

    手肘吃疼,修罗手中的刀脱手落地。

    冷小野反手将她的手臂向后一剪,挥拳向她脸上揍过来。

    从小就接受k的魔鬼训练,修罗能够有资料站在k的身后,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脸上挨了一拳,左手指尖一动,已经从袖中又拉出一个细长的柳叶刀来,削向冷小野的胸口。

    冷小野急急缩身,柳叶刀的刀刃擦着她的胸口掠过。

    借着这个机会,修罗反扑过来,将她压在身下,挥手刺向冷小野的咽喉。

    冷小野抬手,抓住她握刀的手掌,修罗用力压刀刺下,她则用力支撑。

    刀尖一点点地向着冷小野的脸逼近。

    修罗扬起唇角,唇角露出冷笑。

    冷小野吸了口气,猛地抬起膝盖,顶在她的背上,同时侧脸。

    嚓得一声,柳叶刀擦着她的脸掠过,直直地戳在地上。

    冷小野反手一肘,将她击开,随手抓起地上的一把钢尺,不管不顾地招呼过去。

    钢尺正击在修罗额角,立刻就割开一道伤口。

    窗外。

    警笛响起。

    踢开冷小野再次击过来的钢尺,修罗闪身退出门外。

    冷小野抓着钢尺追出来,她已经不见人影。

    垂下手中的尺子,冷小野轻吁口气,忙着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工作间,左右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被摔在角落的手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