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礼仪公司的人送过来,对方说,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佣人笑着答道。

    圣诞礼物?

    冷小野越发疑惑,看看佣人手中的礼盒和花,她皱了皱眉,注意到花上的卡片,她伸手将卡片拿过来。

    卡片上,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圣诞快乐。”

    落款处,是一个漂亮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签。

    因为是手写体,字写得有点草。

    冷小野仔细看了几眼,认出前面的是“司空”二字,后面只认出一个“月”,最后一个字,她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认出那是什么字。

    她翻开卡片的时候,一张名片从里面掉落出来。

    冷小野弯身捡起名片。

    只见上面写道——sk集团,总裁,司空月冥。

    冷小野对照了一下签字,这才确定,那最后一个字是“冥”字。

    司空月冥?!

    冷小野在心中仔细想了想,一点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

    看看放在桌上的礼盒,冷小野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拆开的时候,她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却隐约有点熟悉的电话号码。

    冷小野微微皱眉,然后扫一眼手中的卡片,立刻就认出这是司空月冥的电话。

    心中疑惑,她抬手将电话接通。

    “喂?”

    “您一定就是冷小野小姐吧?”

    电话里,是略有些慵懒的男声。

    那是一个很悦耳的男中声,说得是很地道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甚至还有点北京腔。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对方还很年轻。

    “您是……司空先生?”冷小野试探的问。

    听筒里,对方很轻地笑了一声,“冷小姐很聪明,没错,我就是司空月冥。我的花和礼物,您一定已经收到了吧?”

    冷小野微微扬了扬唇角,“您的花和礼物已经收到了,不过……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送我礼物,还有,您从何处知道我的电话和地址?”

    “或者……我们可以当面谈谈?”

    “对不起啊!”冷小野立刻拒绝,“我这几天比较忙,没有时间。”

    “我看了你的设计,我本人非常欣赏,我的团队也认为,您很适合我们公司,所以……我只想和你谈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因为知道您恰好也在a国,所以才冒昧地送了礼物,这个电话是从您的导师那里要来的,如果给您增加了什么困扰的话,我非常报歉!”

    冷小野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找她的原因。

    原来是像之前的那些公司一样,想要找她为自己工作。

    “很报歉,司空先生,在学业完成之前,我没有就职的计划,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原来是这样。”对方的语气略略有些失望,片刻,又重复恢复常态,“但愿,我没有打扰你。”

    “当然没有,我还要谢谢您对我的欣赏,只是实在报歉。”冷小野笑道。

    “那么好吧,祝您圣诞快乐,再见!”

    “等一下!”

    见对方要挂断电话,冷小野急急唤住对方。

    “您还有事吗?”司空月冥在电话那头询问道。

    “是这样的,您……能方便给我一个您的地址吗?我……我想回赠您一个礼物。”

    …

第520章 司空月冥(1)    仔细将画好的油画收起,冷小野重新回到房间,走进浴室洗澡。

    脱了衣服泡进浴缸的温水里,冷小野仔仔细细又将今天晚上的事情想了一遍。

    眼前就再一次闪过女大公的脸,她会是k吗?!

    今天晚上,女大公找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和她谈什么。

    还真是让老爸说对了,和这样的男人谈恋爱,真得不容易。

    不过,那又怎么样。

    她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谁也阻止不了!

    伸过手指,拿到垂在胸口的那颗金色钻戒,冷小野轻轻手指用力摩挲着戒身。

    想到那个人很快就会回来,她的唇角就再一次向上扬起。

    ……

    ……

    酒店,高级套房。

    k略显纤细的身影,略显慵懒地靠在露台的栏杆上。

    “失手了?”

    “是的,先生。”手下站在不远处,脸色因为胆怯而微微苍白,“最后还是被冷小野逃掉了,我们损失了几个人,夜风扬还被她打了一枪,现在她已经重新回到伯爵府。”

    这一次,为了找机会抓住冷小野,他们已经盯了伯爵府好久。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她出来的机会,出动了二十多人,竟然没有抓住一个女人。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可以算得上是耻辱。

    k纤长的手指在栏杆上轻轻地敲打了两下,“看来,只有我亲自出手了。”

    “先生。”手下略有些犹豫地看看他的背影,“其实……我们如果想要直接杀掉她,应该比抓她要容易得多!”

    k微微仰起下巴,“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手下脸色一白,“当然不是!”

    “那就滚出去!”

    “是的,先生。”

    手下忙不迭地转身离开。

    k转身走回只亮着小灯的房间,伸手从抽屉里摸出那一只纤细的匕首。

    这是当年他送给修罗的第一把刀,也是她唯一留下来的东西。

    他纤长手指微动,细刃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光影。

    合指握住手中的刀,k矮身坐到桌前,拿起桌上的资料。

    那是一份关于冷小野的资料,这份资料已经数次补充,比起之前薄薄的几张纸显得丰厚许多。

    一张张地翻看,看到最后一页关于冷小野与皇甫耀阳走秀的新闻时,k停下了手指。

    指尖在报纸上点了点,唇角就向上扬起来。

    ……

    ……

    当晚,冷小野睡得并不太安稳。

    因此虽然没有什么事情,早晨她并没有赖床,而是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

    一路下楼,只见老管家已经站在客厅里,脸上有明显的疲惫之色。

    冷小野走到他面前,“您应该多休息一会儿!”

    “小姐,早安!”老管家回她一笑,然后就走到桌边,将她的手机送过来,“您的手机已经找到了,我让人检查过,没有损坏。”

    冷小野接过手机,正准备去和夜风扬联系一下的时候。

    一名佣人抱着一大束百合花和一个礼盒走进来,送到冷小野面前。

    “小姐,这是您的。”

    “我的?”冷小野有些狐疑地看着佣人手中的礼盒和花,“哪来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