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管家立刻拒绝,“不行,我答应过伯爵大人要保护好您的……”

    冷小野是伯爵大人最在意的人,他就算是死,也要尽可能地保护她的安全。

    “就算你留在后面,最多就是拖延一点时间,最后他们还是会追上我的。”冷小野扶住他的胳膊,语气深沉,“如果想要救我,您就听我的。”

    老管家只是一位管家而已,而且他也不擅长战斗,很快就会被对方打死,到最后他们还是要追上来。

    她留下,才会有可能更多的拖延住时间,为老管家争取到去搬救兵的机会。

    老管家当然也知道,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咬了咬牙,他轻轻地向冷小野点了点头。

    “如果您出事,我会以死向伯爵先生谢罪!”

    说完,他转身奔向树林。

    冷小野看着他消失在林中,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跑了数步,故意向着追兵的方向开了一枪,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就向着前方奔逃。

    后面,脚步声嘈杂,听人数就知道至少有十来个。

    可是他们一直没有开枪,只是迅速地追过来,似乎他们并不想杀她。

    奔过一条山谷间的溪道,冷小野闪身想要冲入树林。

    林中,一个黑影突然钻出来。

    她抬枪便要射击。

    “小野!”

    对方突然开口,叫出她的名字。

    冷小野想要扣扳机的手指,一下子僵住,“夜风扬?!”

    站在林前的高大男子抬手拉下脸上的面罩,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正是夜风扬。

    抬手,夜风扬直接将一串钥匙向她丢过来。

    “往东边跑,那边是公路,路边有一辆摩托车!”

    冷小野接住钥匙,“那你呢?!”

    “你走吧,这边我能应付。”夜风扬看看远处的树林,“快点!”

    时间紧迫,顾不得多说什么,冷小野抓了钥匙就往走。

    冷不防,夜风扬突然抬手,抓住她的右手。

    冷小野错愕地转过脸,只见夜风扬已经将她的枪瞄准自己的胳膊,扣下扳机。

    嘭!

    子弹出膛,直接射入他的上臂。

    “夜风扬?!”

    冷小野惊呼出声。

    “就算是你帮我一把,让k信任我一点!”夜风扬扬脸向她一笑,然后就松开她的手掌,“快走吧!”

    目光扫过他因为吃疼而苍白的脸,冷小野纤眉皱紧。

    “快走啊,一会儿他们追上来了!”冷风扬一把将她推开,“我没事,皮肉伤,快走!”

    “我欠你一枪!”

    冷小野站起身,转身向着东边跑去。

    夜风扬抬手将面罩拉回脸上,看着冷小野渐远的身影,暗暗地松了口气。

    树林里,数道人影急急地追出来,看到他,立刻就迎过来。

    “大家快点,她抢了我的车钥匙!”

    夜风扬立刻就带头向着东边的方向追过去,众人见他身上中了一枪,只当是冷小野所为,也没有怀疑,都是跟着他追过来。

    等到他们追到路边的时候,只远远看到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地驶远,哪里还追得上。

    “该死!”一个黑人杀手气愤地扯下脸上的面罩,“竟然让她跑掉了,k肯定会生气的!”

    …

第514章 连糖衣炮弹都准备好了(2)    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手里不听话的面揉成光滑的一团。

    “好了,现在您可以休息一会儿了,这个面团要放在冰箱里让它松驰一会儿,这样做出来的姜饼才会更脆!”女佣笑着端过之前她烤好的姜饼,“您可以先学着在姜饼上裱花。”

    女佣仔细地教给她挤花的方法,冷小野就接过裱花袋来试了一下。

    她原本是画画出身,这个环节倒是难度不大。

    在掌握了最初的技巧之后,她渐渐地找到感觉,很快,就把一大盆姜饼都画得漂漂亮亮的。

    白色的雪花,绿色的圣诞树,白色与粉色相见的圣诞袜子……

    到最后,她干脆自己发挥,在小小的饼上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

    等到她将姜饼画完的时候,她活好的面团亦已经到时间。

    女佣取出面团,冷小野就按照她的指点将面团擀成薄薄的面,用膜具切出几个图形之后,她只是突发奇想,干脆拿过刀来,按照自己的想法发挥出各种图案的饼干。

    最后小小翼翼地装上烤盘,隔着烤箱上的透明观察窗看着里面的饼干一点点地鼓起来,她的心中也满是成就感。

    眼看着姜饼就要出炉的时候,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已经响起来。

    擦净手指,摸出手机,冷小野看也没看就将电话接通。

    “哈啰?!”

    以往这个时候,每天皇甫耀阳都会打电话来,她只当又是他。

    “是我!”

    电话里,是女大公的声音。

    冷小野有些惊讶,“公爵先生?”

    “来我的公爵府,我想和你谈谈,关于你和king的事情。”

    冷小野耸耸肩膀,“好的,我马上过来,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女大公放下手中的听筒。

    对面,朱蒂有些担心地看过来,“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女大公耸耸肩膀,“你不用担心,我又不会真得伤害她!”

    朱蒂轻轻摇头,“可是……我还是觉得太过分了!”

    女大公淡淡地抬起两手,交叉在胸前,“你可以回避一下。”

    朱蒂摇头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女大公纤长的手指在半空中轻轻点了点,“冷小野,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

    伯爵府。

    听到冷小野让他准备车子,老管家的脸上不由地有些犹豫。

    “公爵府,您……真得要去吗?”

    “女大公亲自找电话来,如果不去的话,太不给她面子吧?而且……她说要和我谈谈关于我和皇甫耀阳的事情,我不能不去。”

    这两天,女大公一直很沉寂,没有找她半点麻烦。

    冷小野也想知道,这一次,她到底要和自己谈什么。

    “小姐!”女佣走出来,将一袋装好的姜饼送到她手上,“您要的姜饼!”

    “好的。”冷小野接过装在透明袋子里,打着一个漂亮蝴蝶结的姜饼,向老管家晃了晃,“我连糖衣炮弹都准备好了。”

    老管家轻扬唇角,“我去准备车子。”

    冷小野脱掉围裙,套了一件外套,老管家亦已经将车子准备好。

    三辆车,数名保镖,保护着冷小野离开伯爵府。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