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队驶出伯爵府,驶向城内公爵府的方向。

    一路前行,来到距离回城公路不远处的一个路口,斜下里突然冲出一辆车子,笔直地向着为首的那辆车子撞过去。

    嘭得一声,前面保镖的车子直接飞出去,撞上中央护栏。

    冷小野所在的凯迪拉克车上的司机忙着踩下油门,车子猛地刹停。

    伸手抵住前面车座,冷小野一把拉住摔出去的老管家。

    “您没事吧?!”

    “没事!”老管家抬起脸,立刻就大声下令,“保护小姐!”

    此时,几辆车子已经相继在三辆车边刹停,车门推开,跳出来是全副武装的蒙着面的高大男子,手中全部都提着重型武器。

    一下车,就不客气地向着伯爵府的保镖们发动攻击。

    枪声如雨点一样密集响起。

    事发突然,对方的火车又如此猛烈,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太,死伤也是十分严重。

    好在,冷小野的车子全部都是防弹玻璃,并没有受伤。

    “下车!”

    借着几个保镖与对方对抗的时候,冷小野小心地拉开车子,扶着老管家从车内小心地逃出来。

    一边用保镖给她的枪射击,一边拉着老管家逃向路的另一侧。

    几个保镖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冷小野亦已经拉着老管家逃出马路,冲入路侧的树林。

    一把将老管家推入树林,冷小野一边下令,一边转过身,用枪向着对方射击。

    “到树林里去,打电话叫支援过来!”

    眼看着最后一个保镖也被对方杀列,她咬了咬牙,转身冲入树林。

    林中。

    老管家竖着双手站在两棵树之间,后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用枪指着他的头。

    “小姐,不要管我,快走!”老管家大声喊道。

    “放下枪!”站在老管家身后的黑衣人冷冷地喝道。

    冷小野看看手中的手枪,松开手指,手枪立刻在她指上转了一个圈,枪口向下。

    竖起双手,她缓缓地变勾着枪的手指送向地面。

    一对眸子,却是紧紧地盯着那个黑衣人。

    眼看着枪就要从她指尖落下的时候,她突然手指一勾,重新将枪握在手中,瞄准抓住老管家的黑衣人,扣下扳机。

    嘭!

    子弹出膛,正中黑衣人的眉心。

    大步冲上来,冷小野一把抓住老管家的手腕。

    “快走!”

    二个人一起冲入树林,后面的追兵已经跟过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冷小野伸手摸了一把口袋,手机早已经不见踪影,想来是刚才逃离的时候不小心掉落了。

    “您的手机呢!”她一边跑一边问。

    “被……夺……夺走了!”老管家气喘吁吁地答道。

    “小……小姐,枪……枪给我!”老管家停下脚步,“您……一个人逃吧!”

    他毕竟已经老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体力已经明显不支。

    二个人这样逃,跟本逃不掉,最后只会拖累冷小野。

    “不行!”冷小野看一眼身后,“他们想要抓的人是我,如果抓到您的话,您会死的!这里距离伯爵府不太远,我将他们引开,您想办法去找人过来救我!”

    …

第512章 袜子都磨破了(3)    “不!”女大公走到桌边,“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请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好吗,朱蒂?”

    “好吧!”朱蒂点点头,转身退出门去。

    朱蒂走出门去,女大公就伸手拿过桌上的电话。

    “我之前安排你的事情,可以开始了。”女大公轻吸口气,“记住,不要弄伤她。”

    “是,公爵先生!”

    挂断电话,女大公缓缓地靠回椅背。

    “冷小野,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

    第二天。

    冷小野原本以为,女大公还会派人来发难。

    结果,一整天,竟然是平静无事,她也乐得清闲,刚好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将她的油画完成。

    一直到黄昏时分,桌上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冷小野刚好完成油画的最后一部分,加了几个晚上的班,终于将两幅油画都画好了。

    退后两步,看看自己的作品,她满意地扬起唇角。

    “现在就差最后的装錶部分,一天的时间,应该够了!”

    听到手机响起来的声音,冷小野随手拿过来,将电话接通,一只手就沾着颜料,进行最后一点点的修补与调整。

    “喂?”电话听筒里,是熟悉的男声,“小野吗?”

    听出那是夜风扬的声音,冷小野手中的画笔一下子僵住,直起身子,她迅速走过去将门闭紧,人就退到窗侧。

    “有什么事吗?”

    “之前刺杀你的那个女人,我已经查到她的资料。她叫修罗,是k的手下。这件事情现在已经确定了,k已经关注到你,你现在最好不要留在a国。”

    “为什么?”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k已经在a国。我担心,他会亲自对你下手。”

    “可是……我现在不能走。”

    “小野!”冷风扬的声音很深沉,“我知道,你在恋爱,可是这件事情真得很危险。修罗是k的左右手,你杀了他的人,他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冷小野转过脸,看着架上的油画。

    “风扬,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现在真得不能离开,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留下。”

    这个圣诞节,对皇甫耀阳至关重要。

    她已经答应过他,要一起过圣诞节,她不能爽约。

    夜风扬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提醒你,仔细戒备任何一个可能会出现在你身边的人,尽量不要出门,好好保护自己。”

    “我会的。”冷小野转脸看看窗外,伸手将窗帘拉好,人就退回来,站在靠近墙的安全位置,“那么……你能告诉我,那个k到底是谁吗?”

    夜风扬在电话那头苦笑,“如果我知道他是谁,我现在也没有必要给你打电话了。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要查清他到底是谁。”

    冷小野也知道他的工作性质,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

    “那你也多加小心,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夜风扬轻轻地吸了口气,“小野,好好保重。”

    冷小野轻扬唇角,“我会的,你也一样,再见。”

    “再见!”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