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着夜风扬将电话挂断,冷小野将手机放到桌上,轻轻地吁了口气。

    修罗?!

    那个女杀手竟然真得是k的人,这么说来,这一次,不光是她,就连皇甫耀阳都已经招惹上k。

    夜风扬曾经说过,k与a国的皇族之间似乎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难道说,他真得是a国皇室的人?

    那么,会是谁呢?

    冷小野靠到书桌上,抱着胳膊,注视着架子上的油画皱眉陷入沉思。

    想了好久,却并没有想出答案。

    a国皇室特蕾莎一族,除了现在老国王及他的儿女之外,还有一个分支,是老国王的兄弟,只是单凭冷小野这样的盲目猜测,自然不可能猜出是谁。

    现在,她只能希望夜风扬能尽快查出这个人是谁,到时候,就可以解除她和皇甫耀阳的危险。

    想到这里,她忙着拿过手机看一眼时间,人就急急地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电视上,是她早就已经调好的新闻频道,主播正在播报关于这一次军事演习的新闻。

    电视画面上,很快就出现皇甫耀阳的身影,他套着军装,正在接受现场记者的提问。

    皇甫耀阳站在一艘战舰上,身后是大海的背景,没有戴军帽,一张脸被灯光映得格外地深邃。

    回答问题的时候,语言简洁,惜字如金。

    “将军先生,请问演习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早上八点,正式开始。”

    “比计划的时间提前了一天是吗?”

    “是的。”皇甫耀阳唇角很轻地向上扬了一扬,露出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微笑,“这样,所有人都可以早一点回去过圣诞节。”

    冷小野轻笑出声,“是你想早点回来过圣诞节吧?”

    这么看来,他肯定能在平安夜之前赶回来,她就可以和他一起过平安夜。

    看着屏幕上的皇甫耀阳,冷小野轻轻扬起唇角。

    那家伙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大变样的伯爵府,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女佣从门外走进来,本想叫她吃饭,看到冷小野专注地看着新闻的样子,女佣静静地停在脚步。

    冷小野转脸,向她露出一个微笑。

    “等我一下,我看完新闻就下楼。”

    “好的,您不用着急。”

    女佣笑了笑,转身下楼。

    一直看到皇甫耀阳接受完访问,电视屏幕上切换到别的新闻,冷小野才关掉电视,下楼来到餐厅。

    女佣将晚餐端上来的时候,她就转过脸询问。

    “您可以教我做姜饼吗?”

    “当然可以。”女佣笑着答道。

    “那好,吃完晚餐我就跟您学。”冷小野说着,就埋下脸去吃晚餐。

    餐后,她亲手将空盘子端进厨房,女佣立刻就将需要的原料取出来,又送了一个围裙给她,然后就一样一样地向她仔细解释。

    围上围裙,按照女佣的指点,冷小野用小称认真地称好合适配比的原料,开始认真地做姜饼。

    融化黄油,搅拌原料……她神情专注,每一个步伐都是严格按照女佣的指示。

    可是,毕竟是第一次做,活面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着实也是有点难度。

    …

第511章 袜子都磨破了(2)    第511章 袜子都磨破了(2)<!–go–>

    女大公转脸,看了他一眼。..

    “跟我上楼。”

    她一路上楼,老管家就跟上来,一直走到三楼书房内,女大公才停下脚步。

    “如果你是想劝我接受冷小野的话,你就不用废口舌了。”

    “我只是想要向你解释一下,关于圣诞节的事情。”老管家轻吸口气,“这些是伯爵先生同意的。”

    “什么?!”女大公动容,“king同意?”

    他同意伯爵府里庆祝圣诞节?!

    “我知道,这很难置信,但是这确确实实是真的。”老管家微扬唇角,“自从遇到小姐之后,伯爵先生变了很多,和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他真得很快乐,这样的爱情是不应该被阻止的。”

    女大公抱起胳膊,“我并不想阻止爱情,我只是想要阻止利用和欺骗。”

    “您只是对小姐有成见,一旦您了解她,你就会知道,其实小姐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而已,她绝对不会利用和欺骗伯爵先生的。”

    “绝对不会?!”女大公走到窗前,注视着外面的夜色,“你这么信任她?”

    “以后您就知道,小姐值得信任。”老管家在她身后答。

    女大公沉默了好久,才再次开口。

    “她真得爱king吗?”

    “那些圣诞树,从设计到施工,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姐亲力亲为的,这几天,为了帮伯爵先生画画,她每天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在上海的时候,为了会赴伯爵先生的约会,小姐穿着一双坏掉的高跟鞋一路走过大半个城市,袜子都磨破了……”老管家叹了口气,“如果这都不是爱情,那什么才是?”

    女大公又沉默了许久,然后,又问。

    “你觉得,她真得适合king吗?”

    “我在伯爵先生身边二十多年,除了……那个时候,这段时间,是伯爵先生最快乐的时光!这些天,他露笑容的次数,超过他在伯爵府这么多年的总和。”

    女大公抿紧嘴唇,呼吸明显地有些粗重。

    好一会儿,才重新平缓下来。

    “我会最后试她一次,如果她能通过我的最后测试,我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老管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用词委婉,“如果您伤害到小姐,伯爵先生他可能会……不太喜欢您的做法。”

    “你应该知道,这些我完全不在乎。”女大公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老管家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话。

    这时,女大公已经抬起右手,背对着他轻轻挥挥手。

    “你回去吧,以后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到我这里来。”

    “是,公爵先生。”

    向她行了一礼,老管家转身退出门去。

    脚步轻响,朱蒂走进书房。

    看着站在窗前的女大公,她在数步之外停下脚步。

    “coco,你没事吧?”

    女大公站在窗前,抬手摘下脸上的平光眼镜,用手掌挡住脸呆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将眼镜戴到脸上。

    等到女大公再一次转过身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恢复和平常一样的平静。

    “我很好。”

    朱蒂抬眸看看她的眼睛,“要不要……喝一杯?”

    <!–over–>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