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496章 pk准婆婆(7)<!–go–>

    冷小野用手将头发理顺,用一根皮巾在脑后系成马尾,一对大眼睛就亮亮地看过来。

    “送你啊!”

    如果不是为了送他,她这么早起做什么?

    “送我?”

    皇甫耀阳眼中现出惊讶。

    “对呀!”冷小野抱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门外走,“从今天开始,以后你出门的时候,我都会去送你,等你回来提零点,我还会去接机。”

    侧脸,向他眨眨眼睛,她笑着询问。

    “做我男朋友很幸福吧?”

    皇甫耀阳笑了笑,然后就停下脚步,“你送到这里就好了,我还要去军事机场。”

    来回近三个小时的车程,他不想让她受颠簸之苦,昨天晚上已经将她折腾得够呛,现在她应该躺在他舒服的大床|上好好休息。

    “那我不是白起了,不行,我坚持。”冷小野扬起小脸,顽皮地用手指戳戳他的胸口,“除非,你在机场藏了别的女人,不敢让我去!”

    “路程太远了。”他一本正经地解释。

    每次他自己去的时候,路上的时间都觉得很难熬。

    “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去呀!”冷小野小嘴一扬,“去的时候陪你聊天,回来的时候正好补觉。”

    皇甫耀阳还要再说什么,她已经钻进车子后座去了。

    他无奈地扬扬唇角,转过脸来正要吩咐,就见老管家已经将一份打包好的早餐小跑着送出来,交到他的手上。

    “伯爵先生,小姐的早餐!”

    皇甫耀阳接过早餐,“你和我们一起去,一会儿负责接她回来。”

    “是,伯爵先生!”

    老管家含笑答应,坐到后面的车子。

    皇甫耀阳这才捧着早餐坐进后座,将早餐送到冷小野手上。

    车队驶出伯爵府,冷小野一边吃早餐一边向他询问这一次演习的事情。

    有多少军队,是什么类型的演习……诸如此类。

    原本,皇甫耀阳对于这样的事情,兴趣并不高。

    在他看来,这样的演习跟本没有意义,士兵就应该用在实战中去训练,这种完全走过程的演习,充其量不过只是一场展示国家武器装备的表演而已。

    因为她问,他就仔细解释。

    从人数多少到军队最新的机型等等。

    如果是别人,恐怕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冷小野,自幼出身军人世家,她了解这些东西,二个人也是聊得十分投机。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似乎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

    机场内,空军各部已经集结待发,各种战斗机整齐地排列在机场上,机身下飞行员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皇甫耀阳的车子驶到机场中心检阅台的时候,早已经候在那里的几位副将下级立刻就小跑着迎过来。

    车门打开,皇甫耀阳伸腿下车,众人正在向他敬礼,却见他转过身去,一手护住车门,一手就伸过去,接住一只纤细的手臂。

    几位将军都是瞪大眼睛。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套着一身休闲装,束着马尾辫的冷小野就被皇甫耀阳从车内扶了下来。

    看到这位,几位将军都是眼中露出惊愕的神色。

    <!–over–>

    …

第495章 PK准婆婆(6)    第495章 pk准婆婆(6)<!–go–>

    伸过手去,将她蒙在头上的被子拉开,皇甫耀阳再一次将她拉到怀里。

    “小野,你知道吗?自从遇到你之后,我觉得我的人生有了一些特别的意义,我不再只是一个人,那种感觉,真得很好。”

    遇到她之前,他的人生就是学习、工作、征服、竖立敌人消灭它……

    他从来不让自己闲着,总是让自己忙一点忙一点再忙一点,就是因为害怕一旦停下来的时候,心中那种无法排解的孤独感。

    遇到她之后,当他不用工作的时候,也不会空虚。

    因为心中有了牵挂,想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属于他的存在,就会情不自禁地扬起唇角,仿佛整个人从心底里温暖起来。

    “傻瓜!”冷小野抬手覆住他的手掌,“那就是爱!”

    他是如此,她又何尝不是一样。

    长这么大,她除了向老爸老妈妥协过一次,没有去当兵之外。

    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妥协过,唯一这一个皇甫耀阳。

    为了他,她明知道以后会有许多的磨难,还是义无反顾地站到他身边。

    为了这个男人,一向爱自由的她,主动留下。

    这不是爱是什么?!

    或者,她早已经爱上他了,只不过,自己一直傻傻地没有意识到。

    这个混蛋,早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在她心上套上了枷锁。

    握紧他的手掌,她并没有立刻说出那个爱字。

    马上就是圣诞节,就让她把这个当成最好的礼物送给他吧!

    “皇甫耀阳,明天你走的时候,记得叫醒我!”

    她握着他的手说。

    “不用。”

    “我坚持!”

    “那……好吧。”

    ……

    ……

    第二天清晨,皇甫耀阳如他昨天晚上答应的那样,虽然不忍心,还是在他准备离开之前的时候,叫醒了熟睡的冷小野。

    “我要走了。”

    听到这四个字,原本还有些混沌的冷小野立刻就坐直身子,“五分钟,你先到楼下等我,我马上就好!”

    揭被起床,披衣下地,她快步就要往洗手间冲。

    “小野!”皇甫耀阳站起身,“你……到底要干什么?”

    冷小野含着牙刷从洗手间里探出脸,向他挥挥手,“别管了,下楼等我,五分钟,最多五分钟,我肯定下来!”

    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皇甫耀阳看看表,起身走出卧室下楼。

    “将军!”助理立刻走过来,“可以走了吗?”

    “再等五分钟。”皇甫耀阳答道。

    “好的。”助理轻轻点头,“我去检查一下车子。”

    老管家走过来,将军帽送到皇甫耀阳手上。

    “好好照顾小野,如果有应付不了的情况,给我打电话。”

    “是,伯爵先生。”

    ……

    皇甫耀阳将之前就已经交待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的时候,楼梯上终于响起脚步声。

    冷小野蹬蹬蹬地从楼上跑下来,喘息着站到他面前。

    帮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又拿过他手上的军帽戴到他的头上,仔细帮他把耳边的头发整理好。

    “ok,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去哪儿?”皇甫耀阳有些不解地看着面前的冷小野。

    <!–over–>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