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皇甫耀阳的心智,不用她说,他也能猜到女大公肯定不会对她说什么好话。

    那些话说出来,只不过是让他生气而已,冷小野也惹得提那些事情。

    注意到一旁站着的老管家,冷小野笑着转过脸。

    “管家先生,能麻烦你,让佣人帮我送一份点心上面吗,我……有点饿。”

    “您稍等。”

    老管家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书房的门。

    皇甫耀阳抬脸看了她一眼,“干吗护着她?”

    “女大公?”冷小野拉过椅子,坐到书桌前,“我没有护着她呀,我只是想下棋而已。”

    从她手中接过她写好的纸棋子,摆在棋盘上,皇甫耀阳轻扬下巴。

    “你先。”

    “让我先手?”冷小野扬起唇角,跳出自己的马,“那你很快就会输了哟!”

    皇甫耀阳也跳了一个马,“明天……我安排你回北京。”

    冷小野将自己的马向前跳了一步,“这么快就烦我了?”

    “我明天要出海到指定海域主持一个演习活动,我一走,她肯定会想办法针对你的。”皇甫耀阳向前挪一个自己的纸棋子,“你先回去几天,然后我再去接你。”

    冷小野挑眉,看着他,“你要我当逃兵?”

    皇甫耀阳皱了皱眉,“她……很难缠!”

    不管怎么说,那个人都是他的母亲,他绝对不希望,冷小野与女大公之间,发生什么冲突。

    如果是别人对冷小野不利,他可以不顾一切地反击。

    可是那个人……

    冷小野不以为然地挪了一颗棋子,“刚好,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亚瑟的油画完成。”

    皇甫耀阳动了动自己的棋子,“小野……”

    “哈哈!”冷小野飞起自己的“马”直接踩上他的“将军”,“将军,伯爵大人,你输了,按照我们的规定,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哟!”

    “小野!”皇甫耀阳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听话。”

    “这次我躲过去,然后呢……下次我还躲?”冷小野抬起脸,歪着头看着他,“如果以后我们真得结婚,生活在一起,难不成每次你出门,我都要躲回娘家?”

    皇甫耀阳无言以对。

    一直逃避,也确实不是办法。

    可是,将冷小野一个人留下,他实在是不放心。

    “我只是画画画,整理一下照片,不会有事的。”冷小野抬起一手,支住下巴,“而且,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哟!”

    说着,她晃晃另一只手中吃掉他将军的马。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冷小野可是从来不会当逃兵的,我赢了,我说了算,就这么决定了。”

    皇甫耀阳还要再说什么,她已经重新开始摆棋子。

    “再来,再来,我要把之前输的全部赢回来!”

    “答应我!”皇甫耀阳伸过手臂,隔着桌子扶住她的脸,“如果有应付不来的事情,立刻给我打电话,我会马上回来。”

    “ok!”冷小野向他做出一个ok的手势,“这一局,你先。”

    皇甫耀阳捏起一颗棋子,“她和我的性格很相似,你只有比她强,才会得到她的认同。”

    冷小野点点头,“还有吗?比如说,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弱点?”

    …

第490章 PK准婆婆(1)    那是一把细刀,刀身上沾着的泥水和血迹都已经干了,呈现出一种暗红的颜色。

    随着k收紧手指,锋利的刀身也是割破他的肌肤。

    有血,新鲜的血水,顺着刀身淌下来。

    一滴一滴地落在干涸的非洲大地上,将干燥的土地上都染成红褐色。

    “我以我的血发誓,一定会帮你报仇!”

    k缓缓地蹲下身去,将手中的细刀猛地刺入土地。

    细刀深深地没入土壤,一直没入刀柄。

    ……

    ……

    伯爵府。

    书房。

    皇甫耀阳吃掉了冷小野的最后一颗棋子,“小野,你输了!”

    “哼!”冷小野嘟起小嘴,不甘心地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不玩这个,我们换一个玩。国际象棋我不擅长,我们……下中国象棋。”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可是,我没有棋子。”

    “那你会玩吗?”冷小野问。

    “还好。”他答。

    “那就行了,我去画棋子,你来负责棋盘的部分,等我一下,马上就好!”冷小野从地毯上站起身,汲上他的大拖鞋跑进斜对面的卧室去了。

    皇甫耀阳站起身,拿过一张大纸,取出尺子和笔,在上面找格线。

    桌上,电话响起,皇甫耀阳看也没有看电话,只是专注于他手头的工作。

    电话自然有别人去接,他不想为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浪费他与冷小野难得的娱乐时间。

    片刻之后,老管家走进来。

    “伯爵先生,国王助理的电话。”

    皇甫耀阳伸过手指,拿过电话上的听筒,“喂?”

    “将军,您好。”电话里,是客气的男声,“今天下午,议会已经通过空军与海军在海上联合演习的决议,请您明天随空前往指定海域,主持这一次的演习。”

    “好的,我知道了!”皇甫耀阳挂断手中的电话,微皱着眉看着书桌对面的老管家,“她是不是来过?”

    他口中的“她”指得当然就是女大公。

    空军与海军在海上进行一次联合演习,由他来主持指挥,这也就意味着,身为空军上将的皇甫耀阳必须要亲自赶往演习现场,至少要在那里呆到演习结束。

    不用想,皇甫耀阳也能猜到,女大公这个演习的真正用意是想要让他和冷小野分开。

    军事演习是非常重要的军事行为,他不可能带冷小野同往。

    老管家垂着脸,“是的。”

    书房的门被推开,冷小野拿着自己的小本子和笔走进来,看到站在书房里的老管家,她吐吐舌尖。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皇甫耀阳看看她手中画好的纸棋子。

    “你见到她了?”

    “谁呀?!”冷小野明知故问。

    皇甫耀阳拿过笔,画出中国象棋棋盘上的楚汉界,“你知道,我说得是谁!”

    冷小野侧眸,与老管家对视一眼,微扬唇角,“哦,你是说女大公吧,她……就和我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皇甫耀阳停下手中的笔,“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啦!”冷小野晃晃手中画好的棋子,“赶紧把棋盘画完,看我杀你一个落花流水。告诉你,皇甫耀阳,虽然国际象棋我差那么一点点,中国象棋可是我的强项!”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