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是一把细刀,刀身上沾着的泥水和血迹都已经干了,呈现出一种暗红的颜色。

    随着k收紧手指,锋利的刀身也是割破他的肌肤。

    有血,新鲜的血水,顺着刀身淌下来。

    一滴一滴地落在干涸的非洲大地上,将干燥的土地上都染成红褐色。

    “我以我的血发誓,一定会帮你报仇!”

    k缓缓地蹲下身去,将手中的细刀猛地刺入土地。

    细刀深深地没入土壤,一直没入刀柄。

    ……

    ……

    伯爵府。

    书房。

    皇甫耀阳吃掉了冷小野的最后一颗棋子,“小野,你输了!”

    “哼!”冷小野嘟起小嘴,不甘心地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不玩这个,我们换一个玩。国际象棋我不擅长,我们……下中国象棋。”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可是,我没有棋子。”

    “那你会玩吗?”冷小野问。

    “还好。”他答。

    “那就行了,我去画棋子,你来负责棋盘的部分,等我一下,马上就好!”冷小野从地毯上站起身,汲上他的大拖鞋跑进斜对面的卧室去了。

    皇甫耀阳站起身,拿过一张大纸,取出尺子和笔,在上面找格线。

    桌上,电话响起,皇甫耀阳看也没有看电话,只是专注于他手头的工作。

    电话自然有别人去接,他不想为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浪费他与冷小野难得的娱乐时间。

    片刻之后,老管家走进来。

    “伯爵先生,国王助理的电话。”

    皇甫耀阳伸过手指,拿过电话上的听筒,“喂?”

    “将军,您好。”电话里,是客气的男声,“今天下午,议会已经通过空军与海军在海上联合演习的决议,请您明天随空前往指定海域,主持这一次的演习。”

    “好的,我知道了!”皇甫耀阳挂断手中的电话,微皱着眉看着书桌对面的老管家,“她是不是来过?”

    他口中的“她”指得当然就是女大公。

    空军与海军在海上进行一次联合演习,由他来主持指挥,这也就意味着,身为空军上将的皇甫耀阳必须要亲自赶往演习现场,至少要在那里呆到演习结束。

    不用想,皇甫耀阳也能猜到,女大公这个演习的真正用意是想要让他和冷小野分开。

    军事演习是非常重要的军事行为,他不可能带冷小野同往。

    老管家垂着脸,“是的。”

    书房的门被推开,冷小野拿着自己的小本子和笔走进来,看到站在书房里的老管家,她吐吐舌尖。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皇甫耀阳看看她手中画好的纸棋子。

    “你见到她了?”

    “谁呀?!”冷小野明知故问。

    皇甫耀阳拿过笔,画出中国象棋棋盘上的楚汉界,“你知道,我说得是谁!”

    冷小野侧眸,与老管家对视一眼,微扬唇角,“哦,你是说女大公吧,她……就和我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皇甫耀阳停下手中的笔,“她说了什么?”

    “没什么啦!”冷小野晃晃手中画好的棋子,“赶紧把棋盘画完,看我杀你一个落花流水。告诉你,皇甫耀阳,虽然国际象棋我差那么一点点,中国象棋可是我的强项!”

    …

第489章 不是在一个人跳舞(3)    拥着她的腰身,吻着她的唇舌,皇甫耀阳的手臂也是一点点地收紧。..

    她如酒,总是会控制不住地让他想要沉醉其中。

    开了头,便不想结束。

    手指伸过来,将她带发的布带扯开,皇甫耀阳的手指,缓缓地刺入她的发丝,托住她的后脑,好让自己可以吻得更深。

    冷小野只觉得头皮发麻,似乎每一根头发都变得敏感起来。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只要他稍稍碰触,她就会变成一滩水,又湿又软。

    她的右手原本撑在一沓照片上,手臂一软,照片就滑下去,散成一片,她的人也是失控地向后倾身。

    他的人却如粘着她一样随着她倒下来,半俯在地毯上,更加用力地吻她。

    指间她顺滑的发丝,她香软的唇舌,还有她身上清爽的柠檬味,都足以让他热血。

    吻着她,他的大手也是从她的腰侧一点点地揉下来,隔着衬衣落上她挺拨的山峦。

    然后,便停下来,再也不愿意离开。

    在她的锁骨上流连了一会儿,他的吻就从她的颈间移开,隔衣落上胸口,轻轻啃咬。

    冷小野的嗓子一下子干哑起来,感觉着他不安分的手指,她忙着抬手抓住他的手掌。

    “小心……有人上来,我没关门。”

    “我关了。”

    他说。

    他……关了?!

    冷小野愣了愣,等她明白过来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的时候,他已经轻车熟路地将手钻进她吊带睡衣的裙摆。

    感觉着他的手指,她不由地缩起身子。

    他的身子却已经俯下来,微微压住她,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小野,叫我的名字。”

    “皇甫耀阳!”

    “想要我吗?”

    “可是……”

    这个霸道的男人,总是能轻易掌握她的身体,身体仿佛不再是她的,他的手指足以让她颤抖,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对他的渴望。

    可是,这是白天,而且还是在书房,门还没有关……

    “要,还是不要?”他哑着嗓子问。

    她几乎要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喉咙里干涩得厉害。

    “我……”

    “叫我的名字!”

    “耀……耀阳……”

    “我的小野,好乖!”

    他满意地俯下身去,将她再次占有。

    他不仅想要她,也希望她想要他,感情得到回应,才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一个人跳舞。

    ……

    ……

    非洲草原。

    太阳刚刚落下。

    河道边,一架直升机缓缓落下,将河水边喝水的动物都吓得四处逃离,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飞机上走出来,在河道边停下脚步。

    k注视着被炸得一片狼藉的河道,河道四周,还可以看到一些越野车的碎片。

    虽然已经过去一些时间,依旧可以从四周的痕迹中,看出那一战是何等惨烈。

    “先生!”

    手下将一把沾着泥和血的刀,送过来。

    “皇甫耀阳,冷小野!”k接过刀,深深地吸了口气,垂在身侧的苍白手指,缓缓地收紧,因为过度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已经明显突起,“修罗,你放心,我会亲自把他们带过来,用他们的血来祭奠你的!”

    ……

    么么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