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低低地嚎叫着,看着落在地上的亚瑟,旧狮王不甘心地围着亚瑟绕着圈子。

    亚瑟站在正中,泰然不动,只是慢条斯理地嚼着嘴里的那块肉,咽了下去。

    阳光映在它的身上,将它全身的皮毛都映成耀眼的金黄色。

    那个样子的亚瑟,霸气十足。

    看着旧狮王向它靠近,它猛地转头,长啸出声。

    旧狮子跳开,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远处原本属于自己的狮群,终于还是转身,向着远处的草原奔去。

    亚瑟,赢了。

    狮群里的狮子都是向它聚拢过来,嗅着它的味道,似乎是在触定自己的新首领。

    亚瑟转过身,不急不慢地向那头年轻的母狮走了过去。

    两头狮子互相闻了闻,亚瑟就不客气地将母狮按倒在地,骑了上去。

    “这个坏家伙!”

    冷小野低骂一声,立刻就将望远镜垂了下来。

    皇甫耀阳也收起手中的枪,看看远处的亚瑟,他伸过手掌握住她的小手。

    “我们该走了!”

    从今天起,亚瑟将真正地融入这一片草原。

    拥有了这个狮群,它也会一点点地成长起来,或者,过不了多久,它就会拥有自己的孩子。

    它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牵着冷小野的手,将她扶到直升机上,听到远处亚瑟的咆哮声,皇甫耀阳停下脚步,转脸看过去。

    目光在那个霸道的雄狮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收回目光,跳上飞机。

    直升机缓缓升起,皇甫耀阳侧脸,注视着草地上已经变成一个模糊身影的亚瑟,缓缓绕着它盘旋了一圈。

    直到,看着亚瑟从母狮身上站直身子,如一位王者一般,带着自己的狮群走向远方。

    他才轻轻扬了扬唇角,将飞机拉高。

    “小野,我们也回家!”

    冷小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侧着脸,看着渐渐远去的亚瑟,然后就转过脸来,看向皇甫耀阳。

    “好!”

    现在,亚瑟已经回到了属于他的世界,他们也该回去他们的世界了。

    ……

    ……

    因为驯兽师的伤,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在肯尼亚停留了一天,才返航回到a国。

    等到飞机在伯爵府后山的飞机坪上落下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夜半,冷小野微侧着身子,靠在皇甫耀阳的肩膀上,人已经睡着了。

    替她解开安全带,小心地用毯子裹住她的身体,皇甫耀阳轻手轻脚地将她抱下飞机,一路抱上二楼的主卧。

    仔细帮她脱掉鞋袜和身上的衣物,拉过被子来盖好,又帮她关掉大灯,这才转身走出卧室。

    老管家早已经在门外等候,他走进书房,管家立刻跟进来。

    “怎么样?”

    皇甫耀阳皱眉问道。

    之前在草原上的时候,他亦已经派罗伊回去,特别搜集了那些攻击他们的人的资料,发回伯爵府,交给老管家调查。

    尽管,草原上的一战,对方全军覆没,但是皇甫耀阳并没有就此罢休。

    他必须要知道,是谁,是谁在幕后指挥了这一切。

    无论是修罗也好,还是死掉的那些家伙也罢,亦或者他们的武器装备……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证明,幕后那个人非常不简单。

    …

第480章 我们也回家(1)    每个狮群中都会有一位雄狮王者,做为一名流浪落单的狮子,亚瑟要么打败对方,成为这个狮群的新王者。

    要么,就只能被对方打败,灰溜溜地离开。

    这是草原的法则,这是亚瑟的战斗,皇甫耀阳不能帮它。

    冷小野注视着远处草地上两只对恃的雄狮,紧张地抿了抿嘴唇,心中难免替亚瑟捏了一把汗。

    对面的那只雄狮比起来瑟还要高出一点,身体也是十分强壮,看得出来应该比亚瑟要大上几岁。

    这样的一只非洲狮早已经饮受大自然的洗礼,比起初出茅芦的亚瑟,拥有更多的打斗经验。

    亚瑟,能赢吗?!

    两只狮子对侍了一会儿,那只狮群里的王者率先向亚瑟这个闯入者发动了进攻。

    飞扑而起,它尖利的牙齿闪过寒光。

    亚瑟侧身一跳,险险地避过这一击。

    旧狮王低呜一声,再一次向它冲过来。

    这一次,亚瑟没有再逃,而是张开自己的大口,亮出牙齿,向着旧狮王咬过来。

    两只狮子的头撞在一起,尖利的牙齿撞击在一处,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

    注视着远处的战局,冷小野越发紧张起来。

    站在她身侧的皇甫耀阳,也是身体绷紧,紧张地握住手中的狙击枪。

    虽然嘴里说着,这是亚瑟的战斗,不能帮它,可是在心底深处,皇甫耀阳又怎么可能不担心,手指也是随时做好准备。

    如果亚瑟有致命危险,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开枪。

    两只巨兽在草地上撕咬着,咆哮着……一次次地向着对方冲撞。

    粗壮的爪子将地上的草和土尘都刨起来,带出一片飞扬的土尘。

    很快,二只狮子就都见了血。

    打斗却并没有结束,依旧还在继续。

    亚瑟不想放弃,而这个旧狮王也是没有半点让出自己位置的意思。

    借着身体上的优势,旧狮王一个跌身,扑到亚瑟的身上,尖利的爪子刺入亚瑟的身体,随着亚瑟的躲闪,它背上漂亮的毛皮立刻就被抓出数道伤口。

    血水溢出,将金黄色的毛发都演成血红色。

    亚瑟侧身跳到一边。

    旧狮王没有再攻击,只是弯头舔了舔爪子上的血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呜。

    这是在向亚瑟示威,示意它知难而退。

    亚瑟抖了抖身上的鬓毛,目光越来狮王,看了看不远处草地上一头年轻的母狮。

    事实上,亚瑟之所以跑到这里来,就是因为闻到了母狮的味道。

    作为一名刚刚成年的非洲狮,在体内荷尔蒙的驱使下,它本能地生出想要亲近母狮的想法。

    正是因为这种本能,才指导它接近了这一个狮群。

    从母狮身上收回目光,亚瑟轻轻抖了抖自己漂亮的鬃毛,长啸一声,再一次向旧狮王冲去。

    这一次,它的速度更快,两只狮子再一次战到一处。

    看准一个机会,亚瑟飞身一跌,直接扑到旧狮王的背上,用力咬住它后背上的肌肉。

    锋利的尖齿刺入皮肉,血立刻就溢了出来。

    旧狮王吃疼地长啸出声,用力地甩着自己的身体,亚瑟只是咬着它不放。

    直到,那块肉被硬生生地撕下来,旧狮王才得以逃脱。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