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从鼻子里挤出一声笑来,“一个用枪强迫别人的人有资格谈什么礼貌?”

    司空月冥转过身,粉眸隔着镜片看着她,突然扬唇,“我不介意帮你换。”

    夜风扬也随之轻笑出声,“如果司空先生一个人搞不定的话,或者我也可以一起帮忙。”

    说着,他的目光就深沉地落在冷小野脸上。

    心中只担心冷小野会固执地与司空月冥做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冷小野轻吁口气,转身走回牢房,重重地摔上房门。

    “全部滚远点!”

    司空月冥邪邪地笑了笑,靠到墙上。

    夜风扬就停下脚步,站在距离牢门有一些距离的地方,帮她守住牢门。

    片刻之后,冷小野已经换好礼服和鞋子走出来,站在不远处的守卫立刻就嘟嘴吹了一声口哨。

    向前走了几步,冷小野在那个色眯眯盯着她看的守卫面前停下,转过脸,看着那人,唇角轻扬。

    守卫暧|昧地伸出舌尖,舔舔嘴唇,做了一个很下流的动作。

    冷小野眸子一冷,猛地一拳挥过去,那个家伙后退两步撞在墙上,口鼻里就都流出鲜血来。

    “臭婊……”

    那家伙挨了揍,怒骂着就要冲上来。

    “no!”司空月冥淡语出声,“她现在是我的客人!”

    挨揍的手下立刻就如同施了定身法一样,停了下来,愤愤地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然后就向她欠了欠身子。

    “对不起,小姐!”

    冷小野抬手又是一拳,直接将对方击飞。

    心中郁结的怒意,正愁无处发泻,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不好好扁他一顿,都对不起他。

    看着她的样子,司空月冥只是大笑出声,转身走向门外。

    冷小野跟着他走上楼梯,夜风扬就安慰地在后面,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

    几人一起来到甲板上。

    刚刚还是一片昏暗的甲板,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

    原本在练功房和射击室……或者其他地方接受训练的孩子们,此时都已经来到甲板上。

    看到走出来的司空月冥,所有的孩子都是安静下来,抬着脸向他看过来。

    看着这些孩子,冷小野立刻皱眉,询问地看向夜风扬。

    船上怎么会有这么孩子?!

    “这是他培养的杀手。”

    夜风扬在她身侧,轻声说道。

    冷小野眉尖挑起。

    这些孩子即有白种人,也有黑种人,当然也有亚裔,甚至还有几个,看得出是阿拉伯人种……最大的也就是十五六岁,小的看上去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司空月冥这个变|态,竟然训练这些未年人为自己卖命?!

    此时,司空月冥已经走下台阶,站在灯光下。

    “对不起,我的孩子们,我回来晚了。”他环视众人一圈,伸过手掌扯下身后不知道盖着什么的苫布,“不过,我还是从圣诞老人那里带来了你们想要的礼物!”

    苫布落下,立刻就露出如小山一般堆积的大大小小的礼物。

    所有的孩子都欢呼出声。

    司空月冥竟然还会给这些孩子准备圣诞礼物?!

    …

第603章 给黛茜的礼物(1)    很快,一艘快艇就驶到岸边。

    不等船上的士军上岸,皇甫耀阳已经跳上船去,几个贴身保镖忙着跟着他一起上了快艇。

    “马上开船。”

    皇甫耀阳一声令下,快艇立刻就乘风破浪地向着大海上的巡逻艇驶去。

    皱着眉,扶着栏杆站在快艇上,任风将自己的短发吹得一片凌乱,他只是眯着眼睛注视着无尽的海面。

    心急,如焚。

    ……

    ……

    月影号,地下室监狱,踩着白色皮鞋的脚一步步地行下台阶。

    “先生!”

    守护监狱的守卫,看到司空月冥走进来,忙着迎上前来去,弯身行礼。

    停下脚步,司空月冥懒洋洋地抬起手指,推了推脸上的深色眼镜,“冷小野在哪儿?”

    他已经换掉身上弄脏的西装,套着白色西装的司空月冥,皓洁如月色。

    “在1019号牢房。”守卫说了一声,立刻就引着他走到走廊尽头。

    房间内,冷小野正背着手站在牢房正中,从牢房一侧的墙上,那一块小小的窗子看着窗外的月色。

    司空月冥在牢门外停下脚步,隔着栅栏门看着她的背影,“观察了这么久,你应该已经猜得出我们是在向哪里航行了吧?”

    冷小野转过身,“你想去非洲,对吗?”

    她手上有表,可以确定时间,从外面月亮的角度可以确定出方向,再加上之前司空月冥的只字片语,不难猜到他的目的地。

    耸耸肩膀,司空月冥微扬唇角,“我一直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

    到目前为止,司空月冥还是没有查到冷小野的真实身份。

    一个普通的设计系学生,有这么好的身手,还拥有这么丰富的知识……这实在超出他的想象。

    司空月冥很好奇,冷小野到底是什么人。

    隔着门上的栏杆,看着门外的司空月冥,冷小野也像他一样扬扬唇角。

    “等我杀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司空月冥轻笑出声,“希望你有那个机会。”

    说着,他轻扬下巴。

    “把门打开。”

    守卫站在原地没有动,“钥匙在夜先生在那里,他说……这是先生想要的人,要由他来亲自保管钥匙。”

    夜风扬?!

    司空月冥的眸子在镜片后微微眯了眯。

    不远处走廊里,脚步声响起,夜风扬大步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些牛奶和食物。

    转脸,看着走过来的夜风扬,司空月冥轻扬唇角,“你来得正好,把门打开。”

    夜风扬立刻就取出钥匙,走上前来,将门打开。

    司空月冥就向身后跟着手下扬扬下巴,“把东西给她。”

    手下走进来,将手中捧着的东西放在床|上。

    冷小野侧脸看去,床|上赫然放着一套小礼服还有一双高跟鞋。

    这家伙有病啊,竟然给她带了一套礼服和高跟鞋来,难道是要参加舞会吗?

    “五分钟后,到甲板来!”

    吩咐一声,司空月冥转身就走。

    冷小野扫了一眼放在床上的礼服和鞋子,动也没动,就迈步走出牢房。

    听到脚步声,司空月冥顿步转脸,看着她身上依旧套着的脏兮兮的衣服和鞋子,“你这样不太礼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