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些,冷小野当然也明白。

    司空月冥这家伙太过腹黑阴狠,与其这一次她再逃开,继续被他追杀,倒不如帮着夜风扬将他的人一网打尽,才能一劳永逸。

    “我明白。”冷小野转过脸,隔着车窗看着远处渐渐驶进的快艇,“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船?”

    “不知道。”夜风扬耸耸肩膀,“我知道的有六艘,我不知道的……应该还有很多。”

    看着快艇驶进,夜风扬推开车门,示意冷小野下车,他就抓着她走到岸边。

    “先生!”

    快艇上的两下手下跳下船来,都是恭敬地向司空月冥行礼。

    司空月冥淡淡点头,人就跳上船去,夜风扬就将冷小野也拉上船,几个人乘上快艇,迅速向着大海深处驶去。

    一路穿风破浪,行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才终于在茫茫的大海上看到一艘大型游轮。

    快艇靠近游轮,司空月冥迈步登船,站在甲板上的众人都是恭敬地走上前来行礼,对他表示出极大的恭敬。

    拉着冷小野,夜风扬跟在司空月冥身后走上甲板。

    看到他和冷小野,甲板上的人都是投过异样的目光。

    司空月冥停下脚步,转脸看向身后的冷小野和夜风扬。

    “欢迎二位来到月影号。”他的目光落在冷小野身上,“我很想知道,你要怎么逃!”

    冷小野冷哼。

    司空月冥就扬扬唇角,转过脸,向众人介绍夜风扬,“这是夜风扬,从现在起,他接手修罗的位置。”

    “是,先生!”众人齐齐答应。

    “把她关起来,带风扬熟悉一下船。”

    吩咐一声,司空月冥迈步走进船舱。

    一个手下立刻就走过来,迎住夜风扬,将他引进船舱内的走廊。

    先带进地下室,地下室里,走廊两边装着栅栏门,很明显是牢房,不过此刻,里面并没有什么人。

    看守牢房的人立刻就走过来,打开一间牢房,夜风扬就将冷小野带进牢房内。

    “一旦我查清船上的清楚,立刻会救你出去。”

    低语一声,他转身要走。

    冷小野一把抓住他,抬手击向他的脸。

    她只是做做样子,夜风扬手一抬,就抓住她的手掌。

    “你……能不能告诉皇甫耀阳一声,我很平安?”

    将夜风扬推在墙上,冷小野背对着牢门的方向,小声说。

    她出事,那家伙一定担心死了。

    夜风扬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冷小野抵在他颈处的手臂拿开,顺势凑到她耳边。

    “我看情况。”

    一把将她推开,夜风扬大步走出牢房,顺手将房门闭紧,自己就将门上的钥匙拨下来收到自己手里。

    “这是先生要的人,谁也不要靠近,出了问题,你们负责。”

    负责牢房的手下忙着应了一声。

    “给她一点食物和水。”

    夜风扬吩咐一句,这才跟着那名引路的手下走出牢房,将冷小野牢门的钥匙小心地塞进口袋。

    那个手下就将他把九层楼的八层全部参观了一下。

    八层是练功房。

    房间里,还明显没有成年的少男少女们,正在接受武术练习,其中最少的一个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十二岁,握着刀却是练得有模有样。

    原本应该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满是杀意。

    六层和七层都是宿舍,五层是武器室和射击室,射击室里,也同样有人在练习制击,年龄也是大大小小都有。

    “这么小的家伙先生也要?”夜风扬装着不解地问。

    …

第600章 欢迎二位来到月影号(1)    滚?

    司空月冥粉眸眯起,抬手捏住冷小野的下巴,他猛地垂下头来,吻向她的唇。

    冷小野反手一肘,将他的脸击开。

    顺势将他扑在身上,伸手过来想要夺他的枪。

    她的指尖刚刚抓住他手中的枪,前面的路上突然一辆车子冲过来,夜风扬猛地打方向盘。

    救火车突然急急向右转弯刹停,两个人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同时向旁甩去,从车顶上摔落下来,砸在路侧的草坪。

    在地上连滚几圈,冷小野爬起来想逃。

    嘭!

    一颗子弹直接射入她面前的草地,冷小野猛地收住脚步。

    司空月冥从草地上站起身,用枪瞄着她的后背,缓步走过来。

    “你是不可能从我手里逃掉的!”

    “是吗?”冷小野转过身,“那咱们就试试。”

    司空月冥扬起唇角,“如果你能多身边逃走,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继续让你活着!”

    “好!”冷小野斜眸,看了一眼从车上跳下来的夜风扬,“到时候,你别后悔。”

    司空月冥抬手,从身上拿掉沾着的草叶,“我做事,从不后悔。”

    夜风扬看到冷小野,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

    接到司空月冥的电话,让他去医院二楼接应,夜风扬并不知道,司空月冥会带上冷小野。

    与冷小野对视一眼,他迈步走过来,抓住她的胳膊,抬手将枪指上冷小野的眉心,手指一抬就按下击弹锤。

    “冷小野,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司空月冥只当夜风扬是想抱之前冷小野那一枪之仇,立刻就出声阻止,“不要杀她,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带她和皇甫耀阳一起到非洲祭奠过修罗之后,她随你处置。”

    夜风扬咬了咬牙,发狠道,“那就让你再活几天。”

    抓着冷小野的胳膊,他转过身来,“皇甫耀阳不会轻易罢休,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司空月冥点点头,夜风扬拉着冷小野走过路边,立刻就拦了一辆车,抬枪将开车人打晕扔出车门外,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他这样,其实是在救那个开车人的命,如果让司空月冥出手,就不是打晕而是打死了。

    司空月冥一把将冷小野塞进后座,自己也随之坐下来,关上车门。

    “去码头!”

    夜风扬看一眼后座上的冷小野,“这会儿去码头,恐怕……”

    司空月冥淡淡挑眉,“不要让我重复命令。”

    “是,先生!”

    夜风扬应了一声,踩上油门将车子开向码头。

    快到码头的时候,司空月冥却指挥着他走上另外一条路,驶入一处看上去已经废弃的私人船厂。

    “看着她!”

    车子在岸边停下,司空月冥交待夜风扬一句,自己就下了车去打电话。

    夜风扬看一眼走远的司空月冥,目光就落在冷小野脸上。

    “没有受伤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

    “我现在还不能放你走。”夜风扬歉意地看她一眼,“我必须要查到他的老巢,当然,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如果这个时候放冷小野离开,司空月冥不仅会起疑心,而且肯定还会继续追捕冷小野,夜风扬的计划便要再次落空。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