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滚?

    司空月冥粉眸眯起,抬手捏住冷小野的下巴,他猛地垂下头来,吻向她的唇。

    冷小野反手一肘,将他的脸击开。

    顺势将他扑在身上,伸手过来想要夺他的枪。

    她的指尖刚刚抓住他手中的枪,前面的路上突然一辆车子冲过来,夜风扬猛地打方向盘。

    救火车突然急急向右转弯刹停,两个人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同时向旁甩去,从车顶上摔落下来,砸在路侧的草坪。

    在地上连滚几圈,冷小野爬起来想逃。

    嘭!

    一颗子弹直接射入她面前的草地,冷小野猛地收住脚步。

    司空月冥从草地上站起身,用枪瞄着她的后背,缓步走过来。

    “你是不可能从我手里逃掉的!”

    “是吗?”冷小野转过身,“那咱们就试试。”

    司空月冥扬起唇角,“如果你能多身边逃走,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继续让你活着!”

    “好!”冷小野斜眸,看了一眼从车上跳下来的夜风扬,“到时候,你别后悔。”

    司空月冥抬手,从身上拿掉沾着的草叶,“我做事,从不后悔。”

    夜风扬看到冷小野,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

    接到司空月冥的电话,让他去医院二楼接应,夜风扬并不知道,司空月冥会带上冷小野。

    与冷小野对视一眼,他迈步走过来,抓住她的胳膊,抬手将枪指上冷小野的眉心,手指一抬就按下击弹锤。

    “冷小野,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司空月冥只当夜风扬是想抱之前冷小野那一枪之仇,立刻就出声阻止,“不要杀她,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带她和皇甫耀阳一起到非洲祭奠过修罗之后,她随你处置。”

    夜风扬咬了咬牙,发狠道,“那就让你再活几天。”

    抓着冷小野的胳膊,他转过身来,“皇甫耀阳不会轻易罢休,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司空月冥点点头,夜风扬拉着冷小野走过路边,立刻就拦了一辆车,抬枪将开车人打晕扔出车门外,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他这样,其实是在救那个开车人的命,如果让司空月冥出手,就不是打晕而是打死了。

    司空月冥一把将冷小野塞进后座,自己也随之坐下来,关上车门。

    “去码头!”

    夜风扬看一眼后座上的冷小野,“这会儿去码头,恐怕……”

    司空月冥淡淡挑眉,“不要让我重复命令。”

    “是,先生!”

    夜风扬应了一声,踩上油门将车子开向码头。

    快到码头的时候,司空月冥却指挥着他走上另外一条路,驶入一处看上去已经废弃的私人船厂。

    “看着她!”

    车子在岸边停下,司空月冥交待夜风扬一句,自己就下了车去打电话。

    夜风扬看一眼走远的司空月冥,目光就落在冷小野脸上。

    “没有受伤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

    “我现在还不能放你走。”夜风扬歉意地看她一眼,“我必须要查到他的老巢,当然,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如果这个时候放冷小野离开,司空月冥不仅会起疑心,而且肯定还会继续追捕冷小野,夜风扬的计划便要再次落空。

    …

第598章 那就来吧,冷小野(6)    冷小野转过脸,看着满是火焰的廊道,“比起这些,我更喜欢看你死去的样子!”

    司空月冥轻笑出声,精致的脸上丝毫没有怒意,“冷小野,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最有趣的女孩。”

    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他急步推着她走进安全梯。

    火势迅速蔓延,整个大楼,四下都是一片火海。

    院子里,消防车已经迅速地搭起消防梯,开始向着冒出火焰的楼层喷射出水柱。

    楼顶。

    皇甫耀阳带着几名手下奔上天台,抬枪将查理公爵的最后一个保镖击毙。

    抬起手中的枪,指住查理公爵的脸,他一步一步走到查理公爵面前。

    “带他下去!”

    两个手下立刻就冲过来,一左一右地抓住查理公爵的胳膊,将他带往楼下。

    皇甫耀阳轻吁口气,一边转身一边就从身上摸出手机,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却没有人回应。

    他的眉,微微皱眉。

    电话那头。

    司空月冥伸过手掌,从冷小野的口袋里摸出她的手机。

    “磨人精?”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他再次轻笑出声,“真是幼稚!”

    冷小野看他拿着手机分神,伸手就要去夺他的枪。

    手指微动,司空月冥的枪就绕过她的手掌指在她的眉心。

    “我喜欢听话的女孩,所以……”他缓缓凑近她的脸,“不要逼我对你动手,我第一次有朋友,这么快就友谊夭折的话,那实在不会让人愉快。”

    “哼!”冷小野冷哼,“你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做我的朋友。”

    司空月冥不理会,只是在她脸侧轻轻吸了口气,“柠檬味吗?不错,我喜欢这种味道。”

    冷小野一把将他推开,“离我远点。”

    耸耸肩膀,司空月冥抬手将手机接通。

    “磨人精先生?”

    “你是谁?!”

    听到他的声音,皇甫耀阳的声音立刻就冷下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冷小野小姐现在就在我面前,我们两个的距离不会超过三十厘米,我甚至能闻到她的头发是柠檬味的……”

    皇甫耀阳握紧手机,强压着怒意,“你想要什么?”

    “一架直升机,送到楼顶,最好是你亲自驾驶,当然,你不要带武器,那样我会很不高兴……”司空月冥用枪口移到冷小野的嘴边,抵住她的嘴唇,示意她不要出声,“我不高兴的时候,总是喜欢毁灭一些东西,我的意思你懂的!”

    皇甫耀阳立刻开口,“不要动她,我会将直升机开上天台。”

    “很好。”司空月冥轻扬唇角,“我们天台见!”

    冷小野急吼出声,“不要相……”

    她刚刚说了三个字,司空月冥已经将电话挂断。

    将手机塞回自己的口袋,司空月寒抬手帮她理了理头发。

    “你真得很聪明,知道我不会真得上天台,不过……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让你和你的爱人见面,我保证,以后你们会永远在一起……还有你们的那只狮子,它叫亚瑟,但愿这次去非洲,我们还能再见它。”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