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话音刚落,斜前方已经传来枪声,站在她身侧的一个保镖中弹倒下。

    她抬枪回击,对方的枪声却已经消失。

    急步追过来,冷小野推开安全门,继续向楼上追去。

    双方不时互相射击,对方的子弹主力攻击的却并不是冷小野,很快,跟在冷小野身侧的另外一个保镖也被击中,无力倒下。

    看着倒下去的保镖,冷小野只是对着楼梯怒骂出声。

    “k,我一定要杀了你!”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人一定是k,一定是!

    楼梯上方,传来对方的笑声。

    “那就来吧,冷小野!”

    那声音,似曾相识,她听过那个声音。

    说着,对方再次向楼上奔去,冷小野紧跟着追上来。

    追到三楼楼门附近,她侧身躲闪起来,向楼上看了看,楼梯上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安全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然后就是一声惨叫。

    冷小野猛地拉开安全门,只见不远处,一个人捂着胸口躺在地上,手掌下有大片的血迹。

    看到对方的银发和摔落在一旁的太阳镜,冷小野一眼就认出那是司空月冥,心中一紧,忙着奔过去,扶住对方的胳膊。

    “司空先生,你怎么样?”

    司空月冥一手撑着地面,撑起身子,从地上坐起身来。

    “我……没事!”

    “走吧,我先带你到安全的地方!”冷小野用力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你有没有看到,刚才开枪的人?”

    司空月冥用手按着胸口直起身子,“冷小姐……能……能把眼镜给我吗?”

    转过身,冷小野弯身捡起地上的太阳镜,转身送到他面前。

    迎接她的却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司空月冥抬起按住胸口的左手,一袋血浆立刻就从他的西装内落了下来,鲜红的血液溅了满地。

    冷小野僵在原地,“你……你就是k?!”

    伸手从她手中拿过太阳镜,顺手拿过她手中的枪,司空月冥抬手将太阳镜戴回自己精致的脸,唇角扬起,向她露出一个邪魅笑意。

    “这个世界上,让我亲自动手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最初的惊讶之色,很快就褪下冷小野的脸,注视着面前的司空月冥,她冷冷启唇。

    “司空月冥,我会亲手杀了你!”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随时欢迎!”

    说罢,他抬手向她扬扬手中的枪。

    “新朋友,我们一起走吧!”

    冷小野没有反抗,这个家伙心狠手辣,手段了得,现在对方手上有枪,她反抗的后果只能自寻伤害。

    转过身,她缓步按照他的指示走向一侧的廊道。

    远远地走到另一侧的廊道,司空月冥抬起一只手掌,不客气地用冷小野的枪射了一颗子弹过去。

    子弹击中急救间里的氧化瓶,轰得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炸声中,整个大楼都是一阵剧烈地颤抖。

    火焰从门内轰然炸出,整个廊道都是一片火焰。

    转着脸,隔着深色太阳镜看着那蒸腾起来的火焰,司空月冥笑着开口。

    “很美吧?”

    …

第595章 那就来吧,冷小野(3)    “收到。”

    回夜风扬两个字,冷小野急急将手机塞回手掌,手就扶住一个保镖的胳膊,“好好保护管家先生。”

    说完,她急步走出病房。

    她原本以为,到了这个时候,k早已经逃之夭夭,哪想到他竟然还会留在医院。

    这个家伙的表现,不是疯子,就是变|态,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如果他悄悄出手,皇甫耀阳跟本就防不胜防。

    从病房里走出来,冷小野一路观察着两侧的伤者,脚步就迅速地向着皇甫耀阳所在的病房走过去。

    冷小野走过走廊的时候,皇甫耀阳一行人正从一间病房里走出来。

    查理公爵扫了一眼紧紧地跟在皇甫耀阳身侧的几个保镖,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停下脚步,他笑着向首相大人扬扬唇角。

    “我突然想起一个老朋友也在船上,几位继续,我先去看看他。”

    抬腕扫一眼手表,皇甫耀阳上前一步,挡住他的去路。

    “king,您这是做什么?!”

    皇甫耀阳语气冰冷的开口,“我只是希望公爵先生,就您的兵工厂莫名消失的一只m-2型巡航导弹,给我一个解释。”

    查理公爵大惊,身形一晃就要后退。

    皇甫耀阳抬手,枪口直直地指住他的眉心。

    四周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

    冷小野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就将手里的枪摸出来。

    查理公爵的几位保镖看到这局面,也要拨枪,四周皇甫耀阳的手下却已经先一步动手,将枪分别指住几人。

    “king!”查理公爵尽量保持着平静,“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皇甫耀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些你还是留在军事法庭上再说吧!”

    “公爵先生?”首相比尔一脸错愕地看着皇甫耀阳,“我需要一个解释。”

    “我已经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查理公爵牵涉到一起军火走私案,具体的证据我会呈交给军事法庭。”皇甫耀阳轻扬下巴,“带他走!”

    两个手下走过来,想要抓住查理公爵的时候,头顶上突然警铃大作。

    然后,走廊里的灯闪了一闪,突然灭了下去。

    整个医院急诊楼,瞬间一片黑暗。

    查理公爵看准机会,猛地抓住面前走过来的一个保镖的胳膊,一把转过对方的枪,摸着黑就向皇甫耀阳的方向开了一枪。

    一个人影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将皇甫耀阳推开。

    嘭!

    子弹斜斜射入那人的声音,随之响起来的是朱蒂的尖叫声。

    “coco!”

    枪声响起,四周顿时一片尖叫声。

    所有的人都慌乱地站起身来,四处逃蹿。

    听到后面朱蒂的尖叫,皇甫耀阳猛地扑过来,抓住中枪倒下的人影,借着应急灯的微弱灯光,他清楚地看清对方的脸。

    那是,他的母亲——女大公。

    借着这个机会,几个保镖也是同时冲过来,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就护着查理公爵逃向出口。

    整个走廊,乱成一团。

    皇甫耀阳看着自己手掌下,女大公手臂上溢出来的热血,只是一时间发不出话来。

    “公爵先生,怎么样?”冷小野急冲过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