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司空先生。”看到迎面走出来的司空月冥,冷小野微笑着走上前来,目光就扫过他手臂上的纱布,“您的伤没事吧?”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没有伤到筋骨,医生说休养几天就好。”

    “那就好。”冷小野向他伸过右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深感报歉,希望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到您对a国的美好印象。”

    “当然不会。”司空月冥笑着伸过手来,与她轻轻地握了握。

    “那……我先就失陪了,您好好休息。”向司空月冥点点头,冷小野转身走向老管家的病房。

    恰好,皇甫耀阳从门内走出来,看到冷小野,立刻就向她迎过来。

    拉住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一处安静的走廊,冷小野轻声开口,“我刚刚想到一件事情,或者你要吧派人去查理公爵的兵工厂查一下。”

    皇甫耀阳点点头,“我已经派人过去了。”

    这边话音刚落,一个保镖就大步走过来。

    “公爵先生,首相先生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国会当然早已经得到消息,此事牵扯之大自不用说。

    国王立刻就派了首相过来,一来是看看情况,二来也是慰问一些那些受惊的贵族和来自他国的权贵。

    听说首相赶过来,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忙着迎过去。

    a国首相比尔先生是一位四十多位的中年男子,此次随他一起赶过来的除了他的助理和工作人员之外,还有皇甫耀阳的舅舅查理公爵。

    查理公爵自然也得到消息,联系自家女儿一直没有联系上,他也是不放心,亲自赶到医院来。

    双方简单地寒喧之后,首相比尔就转入正题。

    “这件事情,公爵先生是主要当事人,希望你能够给国会一个详细的报告。”

    皇甫耀阳淡淡点头,“我会的。”

    “king。”查理公爵看一眼左右,“你看到莉莉安了吗,她怎么样?”

    “当然。”皇甫耀阳脸色平静,“她很平安,没有受伤,不过因为是乘军舰返航的,现在应该还在路上。”

    查理公爵原本还担心莉莉安出事,现在看皇甫耀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提着的心也是稍稍放松。

    “那就好,这个丫头非要抢着去参加什么拍卖会,我好后悔没有阻止她,幸好她没有受伤,要不然,我真得要懊恼终生了。”

    “我们去慰问一下伤者吧!”

    比尔开口提议,皇甫耀阳就引起二人一起前往病房,冷小野则退回老管家的病房和保镖一起照看他。

    走廊里,一些轻伤和没有受伤的贵族和宾客都是主动过来与三人招呼吸,向皇甫耀阳表示感谢。

    一行人走进急诊病房,看望几位伤得比较重的伤者,查理公爵的手机就微微地震了一下。

    他停下脚步,取出手机。

    手机上,显示着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你的女儿已经被特蕾莎公爵控制,公爵先生最好尽快应对,否则恐怕真得要懊悔终生。”

    查理公爵看完短信,视线本能地转过去,看向皇甫耀阳。

    此时,皇甫耀阳的一名助理已经走过来,对他覆耳低语。

    …

第592章 能……抱一下吗(3)    游轮,终于靠岸。

    车子早已经等在路边,冷小野走上码头,转过脸来看了看身后的游轮。

    现在,游轮已经靠岸,以夜风扬的身手,安全离开应该是没有问题。

    命令几个手下留守,严加看管莉莉安,皇甫耀阳带上冷小野,赶往城内。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取出手机来拨了几个电话,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布置。

    他与查理打交道也不是一年两年,很清楚这个舅舅一向十分狡猾,如果想要一击而破,就必须要将所有的证据和计划都安排到完美。

    否则,就算是抓到他,他也不会认罪。

    莉莉安的证词,还远远不够。

    皇甫耀阳电话打完的时候,车子亦已经驶进医院。

    急诊室里,一众被送回来的伤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救治。

    助理简单询问之后,立刻就带着皇甫耀阳与冷小野来到老管家的病房。

    病床上,老管家身上扎着针管,脸色略显苍白。

    旧伤未愈,又添了些新伤,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毕竟他年纪已经大了,也扛不住这样的折腾。

    病床两侧,女大公和朱蒂侯爵都在,一旁还站着女大公的两个保镖和助理。

    听到开门声,几个人都是转过脸。

    老管家看到带头走进来的皇甫耀阳,立刻就松了口气。

    “公爵先生……”

    “不要说话。”皇甫耀阳大步走到他身侧,弯身拍拍他的手掌,“好好休息吧!”

    “他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休养几天就好。”朱蒂侯爵在一旁安慰地解释道。

    冷小野就伸过手掌,将手中提着的一个纸袋送到女大公面前。

    “这是……您的鞋子,谢谢!”

    女大公脚上早已经套上助理拿过的鞋子,看着冷小野递过来的纸袋,她犹豫了一下,向助理扬扬下巴。

    助理立刻伸手过来,将鞋子接了过去。

    此时,皇甫耀阳亦已经转过脸,视线落在女大公脸上,他嘴唇嚅动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和她说话。

    只是转过脸来看向朱蒂侯爵。

    “您没事受伤吧?”

    “我没事,coco的脚磨伤了一些。”

    “多嘴!”女大公不悦地沉语出声,“我去看看其他人。”

    说完,她迈步走向门口。

    保镖和助理忙着跟上去,朱蒂就抬脸向二个年轻人一笑。

    “不用担心,只是磨了两个水泡而已,没有大碍,你们与管家呆一会儿,我到旁边的病房看看其他伤者。”

    朱蒂也迈步离开,皇甫耀阳就伸过手掌,将老管家拉了拉被子。

    冷小野想起夜风扬的事情,到底是有些放心不下,当即开口道,“你陪管家呆一会儿,我去一趟洗手间。”

    皇甫耀阳立刻就向保镖扬扬下巴,“陪她过去。”

    冷小野知道他是担心她,没有回绝,带着保镖走出病房,迈步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保镖留在门外,冷小野就走进洗手间,取出手机,给夜风扬发了一条短信。

    “情况如何?”

    夜风扬的短信很快就回过来。

    “顺利离开。”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是关于查理。”

    “如果你是想要找他的罪证的话,最好去他的兵工厂查查看,这一次,我们订的话是m-2型巡航导弹!”

    道了声谢,冷小野迈步从洗手间走出来,正准备去提醒皇甫耀阳查一下查理公爵的兵工厂。

    迎面,就见司空月冥正裹着绷带从处理室里走出来。

    ……

    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