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游轮,终于靠岸。

    车子早已经等在路边,冷小野走上码头,转过脸来看了看身后的游轮。

    现在,游轮已经靠岸,以夜风扬的身手,安全离开应该是没有问题。

    命令几个手下留守,严加看管莉莉安,皇甫耀阳带上冷小野,赶往城内。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取出手机来拨了几个电话,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布置。

    他与查理打交道也不是一年两年,很清楚这个舅舅一向十分狡猾,如果想要一击而破,就必须要将所有的证据和计划都安排到完美。

    否则,就算是抓到他,他也不会认罪。

    莉莉安的证词,还远远不够。

    皇甫耀阳电话打完的时候,车子亦已经驶进医院。

    急诊室里,一众被送回来的伤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救治。

    助理简单询问之后,立刻就带着皇甫耀阳与冷小野来到老管家的病房。

    病床上,老管家身上扎着针管,脸色略显苍白。

    旧伤未愈,又添了些新伤,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毕竟他年纪已经大了,也扛不住这样的折腾。

    病床两侧,女大公和朱蒂侯爵都在,一旁还站着女大公的两个保镖和助理。

    听到开门声,几个人都是转过脸。

    老管家看到带头走进来的皇甫耀阳,立刻就松了口气。

    “公爵先生……”

    “不要说话。”皇甫耀阳大步走到他身侧,弯身拍拍他的手掌,“好好休息吧!”

    “他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休养几天就好。”朱蒂侯爵在一旁安慰地解释道。

    冷小野就伸过手掌,将手中提着的一个纸袋送到女大公面前。

    “这是……您的鞋子,谢谢!”

    女大公脚上早已经套上助理拿过的鞋子,看着冷小野递过来的纸袋,她犹豫了一下,向助理扬扬下巴。

    助理立刻伸手过来,将鞋子接了过去。

    此时,皇甫耀阳亦已经转过脸,视线落在女大公脸上,他嘴唇嚅动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和她说话。

    只是转过脸来看向朱蒂侯爵。

    “您没事受伤吧?”

    “我没事,coco的脚磨伤了一些。”

    “多嘴!”女大公不悦地沉语出声,“我去看看其他人。”

    说完,她迈步走向门口。

    保镖和助理忙着跟上去,朱蒂就抬脸向二个年轻人一笑。

    “不用担心,只是磨了两个水泡而已,没有大碍,你们与管家呆一会儿,我到旁边的病房看看其他伤者。”

    朱蒂也迈步离开,皇甫耀阳就伸过手掌,将老管家拉了拉被子。

    冷小野想起夜风扬的事情,到底是有些放心不下,当即开口道,“你陪管家呆一会儿,我去一趟洗手间。”

    皇甫耀阳立刻就向保镖扬扬下巴,“陪她过去。”

    冷小野知道他是担心她,没有回绝,带着保镖走出病房,迈步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保镖留在门外,冷小野就走进洗手间,取出手机,给夜风扬发了一条短信。

    “情况如何?”

    夜风扬的短信很快就回过来。

    “顺利离开。”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是关于查理。”

    “如果你是想要找他的罪证的话,最好去他的兵工厂查查看,这一次,我们订的话是m-2型巡航导弹!”

    道了声谢,冷小野迈步从洗手间走出来,正准备去提醒皇甫耀阳查一下查理公爵的兵工厂。

    迎面,就见司空月冥正裹着绷带从处理室里走出来。

    ……

    摸

    …

第591章 能……抱一下吗(2)    咔嚓!

    鲨鱼的尖齿在半空中撞击在一处,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冷小野轻笑出声,“莉莉安,你不是不怕死吗,怎么又爬上来了?”

    莉莉安粗重地喘息着,“他……他叫夜风扬,是……是一个国际走私集团的老大,代号叫k!”

    在这样的威胁面前,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实话。

    “那么,你们见他是想做什么?”皇甫耀阳继续问。

    “我们……”莉莉安再次犹豫下来。

    如果她说出,父亲走私军火的事情,那么查理公爵就完蛋了。

    她虽有公主之名,却并没有爵位,如果父亲完蛋,她的权力大厦也会瞬间倒塌。

    那样,就全完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她的回答,皇甫耀阳淡淡地将下巴扬了扬。

    两个保镖上前一步,各自踩住莉莉安紧紧抓着投食口的手指,莉莉安吃疼松开,两个人就再一次将她塞进投食口。

    两只鲨鱼都已经注意到她,再一次冲过来,其中一个一口咬住了她的头发。

    头发吃疼,莉莉安差点吓晕过去。

    “我说,我说!”

    两个保镖将她拉上来,她一侧的头发已经被硬生生扯掉,头皮上都扯出数道血口。

    头皮疼得钻心,莉莉安整个人的精神也是随之瓦解。

    “我说……我全说,你们不要丢我下去,我可以给你做证人,我全说……”她的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只要你们不把我丢下去,我全都告诉你们,我爸爸他走私军火……这一次,k来这里,就是来拿货的。我们约好了,三天之内将货送到公海上,送到k的船上……国王号就是k的船……我知道的全说了,求求你,king,我们可是兄妹啊,你不要杀我,我全向法庭全部坦白,我宁可去做牢,king……我求你,我求求你!”

    脚被两个保镖抓着,莉莉安只是用两只手掌吃力地向着皇甫耀阳伸过来。

    “求你,求求你……king,我们小的时候还一起玩过的,king……不要把我丢下去……”

    “闭嘴!”

    皇甫耀阳皱眉喝住她。

    莉莉安立刻就闭上嘴,不敢再说一个字,一对灰蓝色的眼睛,只是恳求地看着皇甫耀阳。

    冷小野此时,亦已经收起脸上笑意,有些担心地看向皇甫耀阳。

    转过脸,从莉莉安身上收回视线,皇甫耀阳皱眉下令。

    “把她带进底舱,刚才的所有证词,再重新录一遍。”

    冷小野暗松口气。

    不管怎么样,莉莉安都与他有血缘关系,二个人儿时还是玩伴,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杀了她,他自己也不会好过。

    保镖将莉莉安拖起来,带向底舱。

    皇甫耀阳就转过身,走到船舷一侧,注视着远处已经渐近的陆地,他抿紧唇一言不发。

    跟着他走过来,冷小野在他身侧停下,看看他的侧脸,她伸过手掌去,扶住他的胳膊。

    “我有点冷,能……抱一下吗?”

    转身,伸过手臂,皇甫耀阳轻轻拥她入怀。

    冷小野就伸过去,环住他的背,安慰地拍了拍。

    知道他心情不好,她只能如此,希望能给他一些安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