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咔嚓!

    鲨鱼的尖齿在半空中撞击在一处,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冷小野轻笑出声,“莉莉安,你不是不怕死吗,怎么又爬上来了?”

    莉莉安粗重地喘息着,“他……他叫夜风扬,是……是一个国际走私集团的老大,代号叫k!”

    在这样的威胁面前,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实话。

    “那么,你们见他是想做什么?”皇甫耀阳继续问。

    “我们……”莉莉安再次犹豫下来。

    如果她说出,父亲走私军火的事情,那么查理公爵就完蛋了。

    她虽有公主之名,却并没有爵位,如果父亲完蛋,她的权力大厦也会瞬间倒塌。

    那样,就全完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她的回答,皇甫耀阳淡淡地将下巴扬了扬。

    两个保镖上前一步,各自踩住莉莉安紧紧抓着投食口的手指,莉莉安吃疼松开,两个人就再一次将她塞进投食口。

    两只鲨鱼都已经注意到她,再一次冲过来,其中一个一口咬住了她的头发。

    头发吃疼,莉莉安差点吓晕过去。

    “我说,我说!”

    两个保镖将她拉上来,她一侧的头发已经被硬生生扯掉,头皮上都扯出数道血口。

    头皮疼得钻心,莉莉安整个人的精神也是随之瓦解。

    “我说……我全说,你们不要丢我下去,我可以给你做证人,我全说……”她的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只要你们不把我丢下去,我全都告诉你们,我爸爸他走私军火……这一次,k来这里,就是来拿货的。我们约好了,三天之内将货送到公海上,送到k的船上……国王号就是k的船……我知道的全说了,求求你,king,我们可是兄妹啊,你不要杀我,我全向法庭全部坦白,我宁可去做牢,king……我求你,我求求你!”

    脚被两个保镖抓着,莉莉安只是用两只手掌吃力地向着皇甫耀阳伸过来。

    “求你,求求你……king,我们小的时候还一起玩过的,king……不要把我丢下去……”

    “闭嘴!”

    皇甫耀阳皱眉喝住她。

    莉莉安立刻就闭上嘴,不敢再说一个字,一对灰蓝色的眼睛,只是恳求地看着皇甫耀阳。

    冷小野此时,亦已经收起脸上笑意,有些担心地看向皇甫耀阳。

    转过脸,从莉莉安身上收回视线,皇甫耀阳皱眉下令。

    “把她带进底舱,刚才的所有证词,再重新录一遍。”

    冷小野暗松口气。

    不管怎么样,莉莉安都与他有血缘关系,二个人儿时还是玩伴,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杀了她,他自己也不会好过。

    保镖将莉莉安拖起来,带向底舱。

    皇甫耀阳就转过身,走到船舷一侧,注视着远处已经渐近的陆地,他抿紧唇一言不发。

    跟着他走过来,冷小野在他身侧停下,看看他的侧脸,她伸过手掌去,扶住他的胳膊。

    “我有点冷,能……抱一下吗?”

    转身,伸过手臂,皇甫耀阳轻轻拥她入怀。

    冷小野就伸过去,环住他的背,安慰地拍了拍。

    知道他心情不好,她只能如此,希望能给他一些安慰。

    …

第590章 能……抱一下吗(1)    莉莉安俯下身去的时候,一只鲨鱼恰好从水底张着大嘴从水下游下来,尖利的齿闪烁着刺止的寒光。

    寒毛瞬间根根竖起,莉莉安猛地撑起身子,连滚带爬地退到一边,远远地离开那个投食口。

    “你……你要干什么?!”

    因为害怕,她的声音也是显得格外地干哑,还有点哆嗦。

    冷小野明白皇甫耀阳的意图,迈步走到投食口一侧,向里看了看。

    “这两个家伙好像饿了?”

    皇甫耀阳淡淡地扬扬唇角,“它们习惯晚上进食。”

    “那还等什么?”冷小野抬脸看向莉莉安,“把她拖过来呀,别把我的小宝贝饿坏了。”

    两个保镖立刻就走过来,一左一右抓住莉莉安的胳膊。

    “不要……你们放开我……”

    莉莉安拼命地挣扎着,反抗着,想要从二人手中挣脱,既然如此,还是没能阻止两个人将她一点点地向着进食口拖近。

    情急之下,莉莉安只是急急地怒吼起来。

    “king,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杀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爷爷也不会放过你的……”

    “有谁看到公爵先生杀人吗?”冷小野笑眯眯地问。

    一名保镖很配合地说道,“小姐,我们只是看到莉莉安小姐,失足掉进鲨鱼缸。”

    冷小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想,莉莉安小姐一定是对这些家伙太好奇了,才会不小心落下去的。”

    另一个保镖笑起来,“或者,是她的高跟鞋太滑了!”

    ……

    几个人的声音轻松无比,听到莉莉安耳朵里,却是如同一个噩梦。

    整个游轮上都是皇甫耀阳的人,不要说他将她丢进鲨鱼缸,就是他把她的皮剥了,也没有人会出卖他一个字。

    该死!

    真该死!

    莉莉安又气又怕,人几乎要疯掉。

    “你们……你们……你们……”

    连说了几个你们,她却不知道下面想要说什么。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一直沉默的皇甫耀阳,再次开口。

    莉莉安听到他提问,又看到希望。

    “king,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说的!”

    没错,他不会杀他,他不过就是吓吓她而已,如果他真得想要杀她的话,以他的性格,跟本就不会等这么久。

    只要她死咬着不说,他就没办法。

    皇甫耀阳侧脸,视线冰冷地落在她的脸上,“你确定?”

    “我……”莉莉安害怕地咽了一口吐沫,咬牙吐出两个字,“确定!”

    冷小野轻挑眉尖,看不出来,这位还有点胆色。

    皇甫耀阳的目光在莉莉安脸上停留了两秒,迅速收了回去,“丢她下去。”

    两个保镖立刻就又将她向前拖了拖,提起她的腿,不客气地将莉莉安的头塞入喂食口。

    这样的威胁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干,当然也是经验十足。

    身体倒垂,莉莉安的长发立刻垂下来,落到水面上。

    一只鲨鱼还以为是食物,立刻就游过来,大嘴一张,一口咬向她的头发。

    “啊!”

    莉莉安尖叫出声,双手抓住投食口,猛地将上半身退出投食口。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