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安俯下身去的时候,一只鲨鱼恰好从水底张着大嘴从水下游下来,尖利的齿闪烁着刺止的寒光。

    寒毛瞬间根根竖起,莉莉安猛地撑起身子,连滚带爬地退到一边,远远地离开那个投食口。

    “你……你要干什么?!”

    因为害怕,她的声音也是显得格外地干哑,还有点哆嗦。

    冷小野明白皇甫耀阳的意图,迈步走到投食口一侧,向里看了看。

    “这两个家伙好像饿了?”

    皇甫耀阳淡淡地扬扬唇角,“它们习惯晚上进食。”

    “那还等什么?”冷小野抬脸看向莉莉安,“把她拖过来呀,别把我的小宝贝饿坏了。”

    两个保镖立刻就走过来,一左一右抓住莉莉安的胳膊。

    “不要……你们放开我……”

    莉莉安拼命地挣扎着,反抗着,想要从二人手中挣脱,既然如此,还是没能阻止两个人将她一点点地向着进食口拖近。

    情急之下,莉莉安只是急急地怒吼起来。

    “king,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杀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爷爷也不会放过你的……”

    “有谁看到公爵先生杀人吗?”冷小野笑眯眯地问。

    一名保镖很配合地说道,“小姐,我们只是看到莉莉安小姐,失足掉进鲨鱼缸。”

    冷小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想,莉莉安小姐一定是对这些家伙太好奇了,才会不小心落下去的。”

    另一个保镖笑起来,“或者,是她的高跟鞋太滑了!”

    ……

    几个人的声音轻松无比,听到莉莉安耳朵里,却是如同一个噩梦。

    整个游轮上都是皇甫耀阳的人,不要说他将她丢进鲨鱼缸,就是他把她的皮剥了,也没有人会出卖他一个字。

    该死!

    真该死!

    莉莉安又气又怕,人几乎要疯掉。

    “你们……你们……你们……”

    连说了几个你们,她却不知道下面想要说什么。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一直沉默的皇甫耀阳,再次开口。

    莉莉安听到他提问,又看到希望。

    “king,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说的!”

    没错,他不会杀他,他不过就是吓吓她而已,如果他真得想要杀她的话,以他的性格,跟本就不会等这么久。

    只要她死咬着不说,他就没办法。

    皇甫耀阳侧脸,视线冰冷地落在她的脸上,“你确定?”

    “我……”莉莉安害怕地咽了一口吐沫,咬牙吐出两个字,“确定!”

    冷小野轻挑眉尖,看不出来,这位还有点胆色。

    皇甫耀阳的目光在莉莉安脸上停留了两秒,迅速收了回去,“丢她下去。”

    两个保镖立刻就又将她向前拖了拖,提起她的腿,不客气地将莉莉安的头塞入喂食口。

    这样的威胁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干,当然也是经验十足。

    身体倒垂,莉莉安的长发立刻垂下来,落到水面上。

    一只鲨鱼还以为是食物,立刻就游过来,大嘴一张,一口咬向她的头发。

    “啊!”

    莉莉安尖叫出声,双手抓住投食口,猛地将上半身退出投食口。

    …

第588章 衣柜里的人(3)    因为听到冷小野的声音,夜风扬也就放心地没有反抗。

    看看浴室门的方向,冷小野小心开口,“到斜对面的房间去,我们很快就会回航,等到靠岸,你再想办法下船。”

    夜风扬轻轻点头,冷小野走到门边看了看,确定门外没有保镖,这才向他招招手。

    夜风扬立刻就从衣柜里钻出来,躲进斜对面的房间。

    向他摆摆手示意他藏好,冷小野回到衣柜前,将衣柜上他不小心弄上的水渍仔细擦干净,这才帮皇甫耀阳取出要换的衣服。

    片刻,皇甫耀阳走出浴室,冷小野只担心他再发生什么,故意耍赖。

    “我好累,你帮我洗澡好不好?”

    抬手,将她抱进浴室,帮她脱掉身上的脏裙子,皇甫耀阳温柔地帮她洗掉脸上的污渍。

    “小野……对不起。”

    “又来!”冷小野白他一眼,“说不定对方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我的呢,你是不是也要我向你道歉?”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伸臂拥住她湿漉漉的身体,“我不该带你上船的。”

    如果当时听她的,不坚持参加拍卖会的话,她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意外。

    虽然整个事件下来有惊无险,可是他的心情却依旧是无比懊恼。

    “如果他们要针对的是我,我不上船,他们就不会动手了吗?”冷小野抬起脸,笑眯眯地看着他,“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次我们收获还是不小的。至少,你妈妈现在不是那么讨厌我了不是吗?我还找到了一张很珍贵的唱片呢……”

    说到这里,她扶着他的胸口直起身子。

    “皇甫耀阳,你当时就没有想到,你可能会死吗?”

    明知道她处在危险中,明明知道他一旦出现会是何等的凶险,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宴会厅。

    微皱着眉,皇甫耀阳抬起手掌,轻轻地摸摸她的脸。

    “骑士是不会让他的公主直面危险的,哪怕是死,他也会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冷小野扬唇,笑起来。

    “皇甫耀阳,我不是公主,也没有你那样高贵的身份,但是……”她缓缓竖起自己的右手,“我,冷小野,以我的生命发誓,我此生都属于皇甫耀阳一人,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灵魂。”

    此生,拥有一个可以为了她而死的男人,她冷小野这一辈子都值了。

    “小野!”

    皇甫耀阳轻轻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就将她再次拉到怀里来,紧紧抱住。

    她也同样伸出手,紧紧地拥着他的腰身。

    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欢喜,还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她要和他结婚,给他生孩子,陪着他玩,陪着他做所有他想做的事情,陪他看每一个日升日落,云卷云舒……

    一辈子,两个人!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抓住那个k。

    这样才能解除危机。

    想到这里,冷小野缓缓地松开他的腰身。

    “你说要帮我洗澡的,不会忘了吧?”

    他笑,然后就伸过手掌,小心地帮她把头发上的夹子取掉,帮她清洗……

    从头到脚,把她洗得干干净净,皇甫耀阳这才拿过毯子裹住她的身子。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