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听到冷小野的声音,夜风扬也就放心地没有反抗。

    看看浴室门的方向,冷小野小心开口,“到斜对面的房间去,我们很快就会回航,等到靠岸,你再想办法下船。”

    夜风扬轻轻点头,冷小野走到门边看了看,确定门外没有保镖,这才向他招招手。

    夜风扬立刻就从衣柜里钻出来,躲进斜对面的房间。

    向他摆摆手示意他藏好,冷小野回到衣柜前,将衣柜上他不小心弄上的水渍仔细擦干净,这才帮皇甫耀阳取出要换的衣服。

    片刻,皇甫耀阳走出浴室,冷小野只担心他再发生什么,故意耍赖。

    “我好累,你帮我洗澡好不好?”

    抬手,将她抱进浴室,帮她脱掉身上的脏裙子,皇甫耀阳温柔地帮她洗掉脸上的污渍。

    “小野……对不起。”

    “又来!”冷小野白他一眼,“说不定对方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我的呢,你是不是也要我向你道歉?”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伸臂拥住她湿漉漉的身体,“我不该带你上船的。”

    如果当时听她的,不坚持参加拍卖会的话,她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意外。

    虽然整个事件下来有惊无险,可是他的心情却依旧是无比懊恼。

    “如果他们要针对的是我,我不上船,他们就不会动手了吗?”冷小野抬起脸,笑眯眯地看着他,“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次我们收获还是不小的。至少,你妈妈现在不是那么讨厌我了不是吗?我还找到了一张很珍贵的唱片呢……”

    说到这里,她扶着他的胸口直起身子。

    “皇甫耀阳,你当时就没有想到,你可能会死吗?”

    明知道她处在危险中,明明知道他一旦出现会是何等的凶险,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宴会厅。

    微皱着眉,皇甫耀阳抬起手掌,轻轻地摸摸她的脸。

    “骑士是不会让他的公主直面危险的,哪怕是死,他也会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冷小野扬唇,笑起来。

    “皇甫耀阳,我不是公主,也没有你那样高贵的身份,但是……”她缓缓竖起自己的右手,“我,冷小野,以我的生命发誓,我此生都属于皇甫耀阳一人,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灵魂。”

    此生,拥有一个可以为了她而死的男人,她冷小野这一辈子都值了。

    “小野!”

    皇甫耀阳轻轻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就将她再次拉到怀里来,紧紧抱住。

    她也同样伸出手,紧紧地拥着他的腰身。

    心中,满是劫后余生的欢喜,还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她要和他结婚,给他生孩子,陪着他玩,陪着他做所有他想做的事情,陪他看每一个日升日落,云卷云舒……

    一辈子,两个人!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抓住那个k。

    这样才能解除危机。

    想到这里,冷小野缓缓地松开他的腰身。

    “你说要帮我洗澡的,不会忘了吧?”

    他笑,然后就伸过手掌,小心地帮她把头发上的夹子取掉,帮她清洗……

    从头到脚,把她洗得干干净净,皇甫耀阳这才拿过毯子裹住她的身子。

    …

第586章 衣柜里的人(1)    莉莉安看了一眼上面的夜风扬的照片,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的神色。

    本想着,与夜风扬春风一度之后,她就回自己的房间,莉莉安跟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睡死在对方床|上,还被皇甫耀阳抓了一个现行。

    “我……我怎么知道他是谁,不过就是一时兴起而已,睡个男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没事的话,我去换衣服。”

    拉拉身上的睡袍,她转身要走。

    皇甫耀阳却只是轻扬下巴,两侧的大兵立刻冲过来,再次抓住莉莉安。

    “你们……你们干什么吗?”莉莉安不悦地怒吼着。

    皇甫耀阳冷冷下令,“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任何人见她。带走!”

    他可不会相信莉莉安的鬼话,莉莉安会和夜风扬搞在一起,这其中必须不简单。

    冷小野看着莉莉安被拖走带上巡逻舰,也是微微皱眉。

    夜风扬曾经说过,k一直与a国皇室有联系,难道说得就是莉莉安?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莉莉安绝对不会睡到夜风扬的床|上。

    不过……

    冷小野看着莉莉安的背影,微微皱眉。

    夜风扬那个家伙,不会真得把她睡了吧?!

    她也知道,为了破获一些案件,做卧底的这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赢得对方的信任,有时候必须要做一些违心的事情。

    想象了一下夜风扬与莉莉安亲热的样子,冷小野不由地对夜风扬升起几分同情。

    这么恶心的女人也要讨好,夜风扬这卧底当得可真不容易。

    离开的士兵再次归队,结果依旧只有一个——没有找到。

    像上次一样,夜风扬再一次从皇甫耀阳的重重包围中逃掉。

    冷小野知道夜风扬安全逃离,暗松口气。

    皇甫耀阳也知道,夜风扬不可能还在船上,当即带着冷小野回到他的私人游轮。

    二人重新踏上他私人游轮的甲板,冷小野就向他晃晃自己的脚。

    “这鞋子怎么样?”

    皇甫耀阳看看她脸上的那双暗红色高跟鞋,诚实地做出评价。

    “不适合你。”

    那双鞋子很华美,不过太过成熟,并不适合这个年龄的冷小野。

    “这可是你妈妈给我的哟!”冷小野笑道。

    皇甫耀阳的眼睛里露出惊异的神色,他原本以为,她是随便从哪里找了一双鞋来穿,哪想到一向看她不顺眼的妈妈,竟然主动把自己的鞋让给她?

    这时,冷小野注意到他衬衫一侧的血迹,担心地抓住他的胳膊。

    “你受伤了?”

    皇甫耀阳侧脸看看衬衫,“是别人的血。”

    她到底是不放心,拉开他的衬衫仔细看了看,确定他身上并没有伤口,这才安下心来。

    “公爵先生!”助理快步迎过来,“现在回航吗?”

    皇甫耀阳点点头,“全速回航。”

    助理去传达命令的时候,他就扶住冷小野的手臂,将她带进电梯。

    “走吧,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

    经过这一战,两个人现在都很狼狈。

    她身上的裙子裙摆上满是血渍,还有不少地方已经撕裂,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