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安看了一眼上面的夜风扬的照片,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的神色。

    本想着,与夜风扬春风一度之后,她就回自己的房间,莉莉安跟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睡死在对方床|上,还被皇甫耀阳抓了一个现行。

    “我……我怎么知道他是谁,不过就是一时兴起而已,睡个男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没事的话,我去换衣服。”

    拉拉身上的睡袍,她转身要走。

    皇甫耀阳却只是轻扬下巴,两侧的大兵立刻冲过来,再次抓住莉莉安。

    “你们……你们干什么吗?”莉莉安不悦地怒吼着。

    皇甫耀阳冷冷下令,“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任何人见她。带走!”

    他可不会相信莉莉安的鬼话,莉莉安会和夜风扬搞在一起,这其中必须不简单。

    冷小野看着莉莉安被拖走带上巡逻舰,也是微微皱眉。

    夜风扬曾经说过,k一直与a国皇室有联系,难道说得就是莉莉安?

    一定是这样,要不然,莉莉安绝对不会睡到夜风扬的床|上。

    不过……

    冷小野看着莉莉安的背影,微微皱眉。

    夜风扬那个家伙,不会真得把她睡了吧?!

    她也知道,为了破获一些案件,做卧底的这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赢得对方的信任,有时候必须要做一些违心的事情。

    想象了一下夜风扬与莉莉安亲热的样子,冷小野不由地对夜风扬升起几分同情。

    这么恶心的女人也要讨好,夜风扬这卧底当得可真不容易。

    离开的士兵再次归队,结果依旧只有一个——没有找到。

    像上次一样,夜风扬再一次从皇甫耀阳的重重包围中逃掉。

    冷小野知道夜风扬安全逃离,暗松口气。

    皇甫耀阳也知道,夜风扬不可能还在船上,当即带着冷小野回到他的私人游轮。

    二人重新踏上他私人游轮的甲板,冷小野就向他晃晃自己的脚。

    “这鞋子怎么样?”

    皇甫耀阳看看她脸上的那双暗红色高跟鞋,诚实地做出评价。

    “不适合你。”

    那双鞋子很华美,不过太过成熟,并不适合这个年龄的冷小野。

    “这可是你妈妈给我的哟!”冷小野笑道。

    皇甫耀阳的眼睛里露出惊异的神色,他原本以为,她是随便从哪里找了一双鞋来穿,哪想到一向看她不顺眼的妈妈,竟然主动把自己的鞋让给她?

    这时,冷小野注意到他衬衫一侧的血迹,担心地抓住他的胳膊。

    “你受伤了?”

    皇甫耀阳侧脸看看衬衫,“是别人的血。”

    她到底是不放心,拉开他的衬衫仔细看了看,确定他身上并没有伤口,这才安下心来。

    “公爵先生!”助理快步迎过来,“现在回航吗?”

    皇甫耀阳点点头,“全速回航。”

    助理去传达命令的时候,他就扶住冷小野的手臂,将她带进电梯。

    “走吧,先去洗个澡,换件衣服。”

    经过这一战,两个人现在都很狼狈。

    她身上的裙子裙摆上满是血渍,还有不少地方已经撕裂,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

第587章 衣柜里的人(2)    而皇甫耀阳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白衬衫上也不知道沾了谁的血,裤子上也满是污迹。

    二人一起乘电梯上楼,走出电梯走向主卧。

    皇甫耀阳伸手扶住门把手,手指触到门把手上的水渍,立刻就停了下来。

    轻轻扶住冷小野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他的另一只手就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枪。

    他的卧室门上,绝对不应该有水渍。

    看他表情紧张,冷小野也是屏住呼吸。

    皇甫耀阳轻轻地拧开门,一把将门推开。

    门内。

    月光从只垂着帐蔓的落地窗外投进来,将房间里映得一片银亮。

    皇甫耀阳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碰碰他的手掌,冷小野向他做了一个分头查看的手掌,嘴里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你先去洗澡,我拿衣服给你。”

    知道她的意思是二人分头行动,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将枪递到她的手里,他随手抓住门侧挂着的一把装饰性的配剑,轻手轻脚地走向浴室,冷小野就抓着枪走向衣柜。

    嘭!

    皇甫耀阳一脚踢开浴室的门。

    与此同时,冷小野亦已经将衣柜的门拉开,看一眼衣柜内挂着的衣服,她一手握着枪,一手就伸过去,抓信一件皇甫耀阳的衬衫,猛地拨开。

    衬衣后,露出一张脸,一对墨眸正深沉地看着她。

    看到藏在柜子里的夜风扬,冷小野惊讶地瞪大眼睛,转脸看看走出浴室的皇甫耀阳,她忙着将那件衬衫从衣柜里取出来,随手将柜门闭紧。

    “看来,是我们太敏感了,跟本没人……”将手中的衬衣送到他面前,冷小野笑着开口,“你先洗吧!”

    “可是……”皇甫耀阳抬起自己的手指看了看,“门把手上怎么会有水渍呢?”

    “大概是海上湿气太重了。”冷小野耸耸肩膀,将衬衣送到他手上,“好了,快去吧,看你这一身,脏死了!”

    皇甫耀阳到底是不放心,又将卧室四下查看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重新走到她面前。

    “你先洗吧?”

    冷小野将枪丢到床|上,叹了口气。“我有些累,想先休息一下,你先去吧!”

    说完,抬手推了他一把,“快去呀!”

    皇甫耀阳接过衬衫,走进浴室。

    看着他关上房门,冷小野这才暗松口气,重新将柜门拉开,看着柜子里的夜风扬,她抬眉向他做个鬼脸。

    夜风扬扬扬唇角,笑得很无奈。

    他原本想要找一艘快艇离开,可是他下楼的时候,军队已经开始登船,跟本没有给他机会。

    无奈之下,他只好跳入大海,游到这艘私人游轮上,就是想要搭个便船。

    他原本以为,这会是某个参加拍卖会的贵族的船,哪想到竟然是皇甫耀阳的船。

    衣服都被海水弄湿,他全部丢进大海,随便在楼上找了一个毛巾擦擦头发就上楼来,想要找套衣服穿穿。

    谁想到刚刚摸进这间卧室,偷了一套皇甫耀阳的衣服穿上,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慌乱之中,他只好躲进衣柜。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