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而皇甫耀阳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白衬衫上也不知道沾了谁的血,裤子上也满是污迹。

    二人一起乘电梯上楼,走出电梯走向主卧。

    皇甫耀阳伸手扶住门把手,手指触到门把手上的水渍,立刻就停了下来。

    轻轻扶住冷小野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他的另一只手就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枪。

    他的卧室门上,绝对不应该有水渍。

    看他表情紧张,冷小野也是屏住呼吸。

    皇甫耀阳轻轻地拧开门,一把将门推开。

    门内。

    月光从只垂着帐蔓的落地窗外投进来,将房间里映得一片银亮。

    皇甫耀阳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碰碰他的手掌,冷小野向他做了一个分头查看的手掌,嘴里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你先去洗澡,我拿衣服给你。”

    知道她的意思是二人分头行动,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将枪递到她的手里,他随手抓住门侧挂着的一把装饰性的配剑,轻手轻脚地走向浴室,冷小野就抓着枪走向衣柜。

    嘭!

    皇甫耀阳一脚踢开浴室的门。

    与此同时,冷小野亦已经将衣柜的门拉开,看一眼衣柜内挂着的衣服,她一手握着枪,一手就伸过去,抓信一件皇甫耀阳的衬衫,猛地拨开。

    衬衣后,露出一张脸,一对墨眸正深沉地看着她。

    看到藏在柜子里的夜风扬,冷小野惊讶地瞪大眼睛,转脸看看走出浴室的皇甫耀阳,她忙着将那件衬衫从衣柜里取出来,随手将柜门闭紧。

    “看来,是我们太敏感了,跟本没人……”将手中的衬衣送到他面前,冷小野笑着开口,“你先洗吧!”

    “可是……”皇甫耀阳抬起自己的手指看了看,“门把手上怎么会有水渍呢?”

    “大概是海上湿气太重了。”冷小野耸耸肩膀,将衬衣送到他手上,“好了,快去吧,看你这一身,脏死了!”

    皇甫耀阳到底是不放心,又将卧室四下查看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重新走到她面前。

    “你先洗吧?”

    冷小野将枪丢到床|上,叹了口气。“我有些累,想先休息一下,你先去吧!”

    说完,抬手推了他一把,“快去呀!”

    皇甫耀阳接过衬衫,走进浴室。

    看着他关上房门,冷小野这才暗松口气,重新将柜门拉开,看着柜子里的夜风扬,她抬眉向他做个鬼脸。

    夜风扬扬扬唇角,笑得很无奈。

    他原本想要找一艘快艇离开,可是他下楼的时候,军队已经开始登船,跟本没有给他机会。

    无奈之下,他只好跳入大海,游到这艘私人游轮上,就是想要搭个便船。

    他原本以为,这会是某个参加拍卖会的贵族的船,哪想到竟然是皇甫耀阳的船。

    衣服都被海水弄湿,他全部丢进大海,随便在楼上找了一个毛巾擦擦头发就上楼来,想要找套衣服穿穿。

    谁想到刚刚摸进这间卧室,偷了一套皇甫耀阳的衣服穿上,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慌乱之中,他只好躲进衣柜。

    …

第585章 请保护我的孩子们平安(3)    “他……他不是坏人!”冷小野忙着跑过来,挥手示意士兵放开他,“司空先生,您怎么没有和大家在一起?”

    司空月冥晃晃手中的钱包,“里面有我妈妈的相片,是唯一的一张。”

    说着,他就抬起右手,将手中捏着的那张黑胶唱片送到她面前。

    “这是你的,但愿还没有损坏。”

    冷小野移过目光,一眼就看到司空月冥西装上的血迹,鲜血正从他的手臂上滴下来,唱片盒子上都有血迹。

    “你……受伤了?”

    “没什么。”

    司空月冥向她抬抬手掌。

    双手接过他手中的唱片,冷小野郑重开口。

    “谢谢。”

    这功夫,皇甫耀阳亦已经走过来,看看司空月冥手臂上的伤,他立刻下令,“送司空先生去接受治疗。”

    立刻就有医护人员走过来,将司空月冥引到一旁,为他包扎伤口。

    士兵们陆续回来,可疑人员也全部都被带上甲板,那名上尉舰长立刻就跑过来报告。

    “报告将军,所有的俘虏和可疑人员都已经在这里。”

    闻言,皇甫耀阳立刻转身,走过去,冷小野也是跟在他身后一起走过去。

    k说不定就在这些人之间,她当然也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枪手大多都已经被击毙,被带下来的除了几个侥幸活下来的家伙之外,大多都是一些看上去比较可疑的乘客。

    皇甫耀阳走过去,目光一一地扫过在场的每个人,并没有发现夜风扬的影子。

    “重新搜索整个游轮,我要找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亚裔男子,黑发、身高大约185左右……”

    “重新搜索游轮!”

    那名上尉舰长立刻重复命令,十几个大兵立刻就抓着枪走开,继续一层一层地搜索。

    片刻之名,一个士兵急急地奔过来。

    “将军阁下!我们在顶楼的豪华客房里发现了莉莉安小姐。”

    莉莉安?!

    她在这里做什么?

    皇甫耀阳皱眉,“带她下来!”

    “将军阁下……”士兵略一犹豫,“您……大概要等一下。”

    皇甫耀阳不悦地挑起眉尖。

    那名士兵立刻解释道,“我们冲进去的时候,莉莉安小姐没有穿衣服,她的精神状况不太好,我们试着叫了好久,她都没有清醒。而且……那间房间不是她的房间。”

    皇甫耀阳厌恶地皱了皱眉,“她睡在谁的房间?”

    “房间登记显示,是一个亚洲男子。”士兵递过一张纸来,“这是登记者的资料。”

    接过那张打印纸,皇甫耀阳一眼就认出,上面夜风扬的照片,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她带下来见我,马上!”

    “是的,将军阁下!”

    士兵转身跑开。

    片刻之后,一脸倦色的莉莉安已经被拖下楼来,身上只裹了一件睡袍,胸口和大腿都是若隐若现,很明显,除了这一件睡袍之外,她什么也没有穿。

    “混蛋,你们放开我!”莉莉安用力甩开抓着她的士兵,“你们为什么这样要对,我可是莉莉安公主殿下!”

    皇甫耀阳抬手,将那张夜风扬登记游轮的资料表递过来。

    “他是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