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啧啧啧……”阿莲轻轻砸着嘴,“还真是让人感动,宁可自己被切掉手指,也不去责怪你的公爵先生是吗?”

    抬起踩着高跟鞋的脚,她狠狠地砸住老管家受伤的胳膊,用力捻踩。

    老管家的额上,立刻就溢出冷汗来。

    疼得钻心,他只是咬着牙,大吼出声。

    “公爵先生,不要过来,这是一个圈套……千万不要过来……小姐不在这里……”

    “该死的老东西!”

    阿莲气愤非常,一脚过去,直接将老管家踢晕。

    冷小野迈步冲上来,一旁的几下手下立刻就抬起枪指住她。

    咬了咬牙,冷小野目光冰冷地注视着阿莲,抬起右手,在颈间轻轻一划,做了一个要杀人的手势。

    “杀我?”阿莲大笑,“你以为你杀了修罗,就能杀了我?”

    “阿莲!”夜风扬轻笑出声,“不如,衬着公爵大人还没有来,你们两个比划比划,我还真得想看看,你们两个谁更厉害。”

    时间已经不多,他也在极力地分散着阿莲的注意力。

    从身上摸出钱包,他一把抓出几秒钞票,“约翰,赌一把!”

    将手中的钞票丢在桌上,夜风扬抬起一脚,踩上桌上。

    “我赌……冷小姐赢!”

    黑人杀手看看二人,也摸出一把钞票来。

    “我赌阿莲赢!”

    阿莲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对着话筒再次开口。

    “公爵先生,还有三分钟,如果不想看到你的小天使被我揍得鼻青脸肿的话,你最好快一点!”

    伸手将话筒交给一个手下,她迈步走到冷小野面前,轻轻挥手,示意手下退下。

    几个手下都是抓着枪退开,阿莲踩着高跟鞋的脚向前一步,猛地挥拳,砸向冷小野的脸。

    她快,冷小野却比她更快。

    阿莲的拳头刚刚挥出手,冷小野的身子已经腾空而起,踩着金色水晶高跟鞋的脚不客气地踢向阿莲的侧腰。

    裙摆飞扬,她的脚重重地踢上阿莲的身体。

    阿莲侧退两步,才稳住身形。

    “哇哦!”夜风扬轻笑出声,“冷小姐,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阿莲脸上怒色越浓,伸过手掌,一把将裙摆撕开,她急行两步,右腿弯起,一计漂亮的飞踢。

    冷小野后退三步,让过她的脚尖,脚下的纤细高跟在地板上轻轻一滑,啪得一声断裂。

    阿莲稳稳落地,冷笑一声,再次向冷小野冲过来。

    冷小野再次飞出一脚,踩着断跟鞋子的脚立刻就阿莲飞过来,阿莲抬手抓住她的腿,用力一拉。

    双腿分开,冷小野裙摆裂开,整个人直接以一字码的姿态坐到地上。

    阿莲抬脚踢向她的头,冷小野躺到地上躲过,手在地板上一撑,已经重新站起身来,用右臂架住阿莲的拳头,同时拳头击向她的胸口。

    阿莲急退,冷小野一拳击空,阿莲右臂一挥,击在她的侧肋,冷小野侧退一步,因为鞋子损坏,她的身体又是一阵晃动。

    看看脚上的鞋,冷小野弯下身去,将鞋子脱了下来。

    “就算你脱光了也没用!”

    阿莲冷笑一声,再次向冷小野冲过来。

    ……

    摸

    …

第578章 就算你脱光了也没用(1)    k的目标是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夜风扬知道,那个人现在一定也在船上。

    说不定,他就在大厅。

    这一次,是k对他最后的考验,如果他能通过这一次的考验,才能得到他真正的信任,进入组织真正的核心。

    案件需要,不到万不得已经,他不能暴|露自己。

    以他的推测,现在皇甫耀阳一定在某处,正在准备着营救冷小野。

    他的身份和地位,在a国的海域,如果调动人手不费吹灰之力。

    他只要尽量帮皇甫耀阳争取到时间,事情肯定会有转机。

    如果实在不行,他至少可以想办法放冷小野一条生路。

    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夜风扬含笑看着面前的冷小野,看看她的脸,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刀。

    暗示冷小野,有所准备。

    如果实在不行,可以用刀胁持他,想办法脱命。

    冷小野是聪明人,夜风扬相信她看得懂自己的暗示。

    冷小野哼了一声,抬起两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掌就悄悄做出一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夜风扬收到她的信号,转身退回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阿莲已经接过手下递过来的话筒,对着话筒笑着开口。

    “特蕾莎公爵,我很荣幸地告诉您,您最爱的那个小天使现在在我们手上。十分钟之内,我希望你能够主动来到宴会大厅,否则,您每晚来一分钟,我们就切掉她的一根手指。”阿莲的视线扫过冷小野的左手,在她戴着钻戒的无名指上停下来,“我决定,从她左手无名指开始!哦……或者,在我劝手之间,我应该先摘下她的那枚戒指……这么漂亮的手指,切掉可真是可惜……让我们来看一下时间,现在是8点12分……”

    整个游轮所有的音箱里,都响起阿莲的声音,她的威胁也是清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卑鄙!”女大公气骂出声。

    朱蒂忙着拥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coco,冷静一点,不要冲动,king一定会有办法的!”

    二人身侧不远处,司空月冥懒洋洋地盘腿坐在地板上,脸色表情平静,深色镜片后的眸子在阿莲的身上停留片刻,又移过来,落在冷小野的身上。

    粉红色双眸里,瞳孔微缩。

    “已经是8点13分了,公爵先生。”

    “我很荣幸地提醒您,现在是8点15分,你已经用掉了3分钟,我希望你不要耽搁得太久!”

    ……

    时间一点点地推移,阿莲的声音亦是一次次地响起。

    “哦,现在是8点18分,您还有最后的四分钟。”阿莲笑着走到冷小野面前,像记者采访一样将手中的话筒递送到冷小野面前,“看来,你的公爵先生似乎要逃掉了,冷小姐,我现在很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你的公爵先生说呢?!”

    冷小野看看她手中的话筒,一声不吭。

    至少,眼下他是安全的,只要她不出,皇甫耀阳就不会轻易相信她在这里,也就不会赶过来。

    这样,他的危险就会少上一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