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k的目标是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夜风扬知道,那个人现在一定也在船上。

    说不定,他就在大厅。

    这一次,是k对他最后的考验,如果他能通过这一次的考验,才能得到他真正的信任,进入组织真正的核心。

    案件需要,不到万不得已经,他不能暴|露自己。

    以他的推测,现在皇甫耀阳一定在某处,正在准备着营救冷小野。

    他的身份和地位,在a国的海域,如果调动人手不费吹灰之力。

    他只要尽量帮皇甫耀阳争取到时间,事情肯定会有转机。

    如果实在不行,他至少可以想办法放冷小野一条生路。

    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夜风扬含笑看着面前的冷小野,看看她的脸,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刀。

    暗示冷小野,有所准备。

    如果实在不行,可以用刀胁持他,想办法脱命。

    冷小野是聪明人,夜风扬相信她看得懂自己的暗示。

    冷小野哼了一声,抬起两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掌就悄悄做出一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夜风扬收到她的信号,转身退回来,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阿莲已经接过手下递过来的话筒,对着话筒笑着开口。

    “特蕾莎公爵,我很荣幸地告诉您,您最爱的那个小天使现在在我们手上。十分钟之内,我希望你能够主动来到宴会大厅,否则,您每晚来一分钟,我们就切掉她的一根手指。”阿莲的视线扫过冷小野的左手,在她戴着钻戒的无名指上停下来,“我决定,从她左手无名指开始!哦……或者,在我劝手之间,我应该先摘下她的那枚戒指……这么漂亮的手指,切掉可真是可惜……让我们来看一下时间,现在是8点12分……”

    整个游轮所有的音箱里,都响起阿莲的声音,她的威胁也是清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卑鄙!”女大公气骂出声。

    朱蒂忙着拥住她的肩膀,轻声安慰,“coco,冷静一点,不要冲动,king一定会有办法的!”

    二人身侧不远处,司空月冥懒洋洋地盘腿坐在地板上,脸色表情平静,深色镜片后的眸子在阿莲的身上停留片刻,又移过来,落在冷小野的身上。

    粉红色双眸里,瞳孔微缩。

    “已经是8点13分了,公爵先生。”

    “我很荣幸地提醒您,现在是8点15分,你已经用掉了3分钟,我希望你不要耽搁得太久!”

    ……

    时间一点点地推移,阿莲的声音亦是一次次地响起。

    “哦,现在是8点18分,您还有最后的四分钟。”阿莲笑着走到冷小野面前,像记者采访一样将手中的话筒递送到冷小野面前,“看来,你的公爵先生似乎要逃掉了,冷小姐,我现在很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你的公爵先生说呢?!”

    冷小野看看她手中的话筒,一声不吭。

    至少,眼下他是安全的,只要她不出,皇甫耀阳就不会轻易相信她在这里,也就不会赶过来。

    这样,他的危险就会少上一些。

    …

第580章 门猛地被人踢开(1)    眼前突然有一道金光闪光,阿莲本能地抬手格挡,一个硬物砸中她的胳膊,然后向旁边弹开。

    那道金光落地,不是别的,却是冷小野断了鞋跟的那只鞋。

    借着阿莲挡鞋的时机,冷小野旋身飞腿,一个漂亮无比的侧踢。

    赤足嘭得一声击中阿莲的侧脸,阿莲只觉得眼前一阵金光闪过,齿间泛起一股甜腥味,人就摔出去,跌落在地。

    冷小野抓着另一只鞋冲过来。

    四周的几个手下立刻就抓着枪,跑过来,将枪口指住她。

    其中两个就走过去,将手伸向摔倒在地的阿莲。

    “滚开!”阿莲一把踢开那个伸手想要扶她的手下,利落地飞身而起,抬起手背抹掉唇角血迹,不甘示弱地喝道,“再来!”

    k就在这里,如果她这次输了,必须会在他的心目中大打折扣,她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冷小野!”阿莲伸手从一个手下身上拨出他的刀,一把推开挡在她面前的手下,“滚开!”

    几个手下退开,阿莲右手一挥,手中的刀带着呼啸的风声削向冷小野的脸。

    冷小野的身体猛地向后一折,刀尖擦着她飘起来的长发掠过,将她的发丝削断几根。

    嘭!

    宴会厅一侧的门猛地被人踢开。

    众手下齐齐转脸。

    阿莲也是本能地停下动作,冷小野手中的鞋却已经扔过来。

    啪得一声,正砸到她的脸上。

    转过脸,冷小野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外的男人。

    修长身形,只套着一件白衬衫,金棕色长发在灯光下,灿烂耀眼。

    目光注视着握着刀,站在冷小野面前不远处的阿莲,皇甫耀阳的脸色阴沉,一如暴雨前的天空。

    看到皇甫耀阳突然出现,所有人都是一惊。

    几个手下立刻就迎过去,用枪指住他。

    夜风扬从椅子上跳了下来,阿莲后退一步,握紧手中的刀,黑人杀手抬手抓过了桌上的枪。

    没有理会那些顶着他的枪,皇甫耀阳迈开右足,一步步地向前走着。

    他的眼睛谁也没有看,甚至都没有去看那些指着他的枪,他只是看着冷小野。

    将她从头看到脚,注意到她****着站在地板上的两只白皙的足,他的目光又冷了几分。

    用枪指着皇甫耀阳的家伙,完全被他的气势所迫,虽然手里握着枪,却只是一步步地后退,那种感觉,就好像握着枪的不是他们,而是皇甫耀阳。

    一步一步走过来,皇甫耀阳的视线扫过地上冷小野断了根的鞋子,走到她面前。

    他缓缓蹲下身,然后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伸过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鞋带,然后,解开了鞋子。

    那些用枪指着他的手下,都是紧张地握紧枪托。

    k说过,这两个人他都要活的。

    他们并不敢贸然开枪,可是皇甫耀阳突然去解鞋带,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一个个都是紧张得要命。

    相继解开自己的鞋子,皇甫耀阳将套着袜子的脚从鞋子里褪出来,然后就用手提住鞋子,放到她脚边。

    “穿上,别着凉!”

    …

Comments are closed.